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第十一章 魔城出奇计

正文 第十一章 魔城出奇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观世古道地处偏僻,很少有人知道其所在,就连袖红雪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步逍遥在司马的旧地图上标明了观世古道的所在地。

    虽然有了步逍遥所画的路线图,但是找到观世古道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离开渡仙山已经有十日了,司马三人早就抵达了路线图所指示的地方,但是无论怎么找都没有发现什么观世古道,这让迫切的袖红雪很焦急。

    又寻找了一天无果的三人在山洞中过夜。篝火旁的袖红雪似乎很失落,司马理解她的心情,便出言安慰道:“红雪,师尊既然让我们来寻找凋芒古刹,就一定不会让我们做无用功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它的。”

    见司马出言安慰,袖红雪苦笑了一下:“连观世古道都没有找到,又何时能抵达凋芒古刹。”

    “红雪姐姐,你就别担心了,看到你这个样子司马大哥也会跟着心疼的。”

    连日来看着袖红雪越来越心情低落,司马确实感到揪心,眼前的丽人哪还有平时的镇定自若,现在的她是货真价实的无助。无论她修为多么高,行事多么老练,但毕竟是个女人。

    司马来到袖红雪对面坐下,温言道:“放心吧红雪,我们一定会找到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找不到凋芒古刹,我也会帮你将你弟弟的邪骨抢回来的。”司马的话没有虚假,或许他自己也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十分在乎眼前的袖红雪了,他发自肺腑地想要帮助她。

    司马的话让袖红雪的眼睛湿润了,她抹了抹眼角的泪,轻声细语道了声谢谢。袖红雪看着面前英俊的面庞,心思百感,起先自己不过是对这个人有些好奇而已,如今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子了吗?袖红雪不知道,当一个女子对一个男子产生兴趣的时候,极有可能就是女子陷入情网的时候。

    想起与司马台笑的过往,这个男子经常被自己戏弄得手足无措,给自己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欢乐,演武崖一役为救自己,他甘心服下来历不明的丹药进入半走火入魔的状态,虽然和自己吵过几次架,现在想想他也是在吃浪子的醋吧。如今这个男子竟愿意为自己闯戮世魔城,这让袖红雪心中感到甜蜜。

    袖红雪确定了,自己真的喜欢上了眼前的男子。若是不喜欢的话,从不与他人有交集的自己为何愿意三番五次相助于他?若是不喜欢的话,从不在意他人眼光的自己为何会因为他的错认而生气?若是不喜欢的话,从不示弱的自己为何在他面前数次落泪?若是不喜欢的话,自己为何会因为他此刻的话而心中感动?若是不喜欢的话,自己为何会在他的面前亲手撤去面纱?……

    美目流转,袖红雪静静地看着司马台笑。司马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刚刚那番话似乎有表白的嫌疑。

    “呃……红雪啊……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司马局促的样子让袖红雪笑了出来,眼前的男子时而犯傻时而聪明,自己或许就是被他的这种可爱吸引的吧……袖红雪的这一笑也让司马对她的担忧放了下来。

    雀飞多跑到司马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冲袖红雪道:“红雪姐姐,虽然你和司马大哥很配,但是不准你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雀飞多气嘟嘟的小脸很是可爱,司马有些尴尬,袖红雪却故意逗雀飞多,笑道:“姐姐我不抢你的司马大哥,但是姐姐也喜欢他怎么办?”

    雀飞多挠挠头:“姐姐也喜欢司马大哥,我也喜欢司马大哥……我们都嫁给他就好了啊,这样既不会让司马大哥离开我,姐姐也可以待在喜欢的人身边了。”

    袖红雪闻言笑开了花,不得不佩服雀飞多这一根筋的思考方式,哪有女子愿意让自己情郎的身边还有其他女人的存在?

    在雀飞多的要求下,司马又讲了几个故事,两个女儿家进入了梦乡,留下司马一人守夜,至此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司马与袖红雪便想再次去寻找观世古道,雀飞多则是有些欲言又止,司马便上前询问:“怎么了多多?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我是想说这附近不是有个村落吗,我们要不要去问问?”

    司马与袖红雪闻言都一愣。

    “对啊!正所谓关心则乱,我们一直都在盲目寻找,却忘了这处关键。村落的人世代居住在此,或许会知道观世古道的什么线索,或许还会知道凋芒古刹的线索!”

    三人来到这个地方很长时间了,也远远地发现了这里有个村落,但是一直以来都在分秒必争寻找观世古道,所以才忽略了。这次听到雀飞多的提醒,司马与袖红雪都感到自己太过执着于眼前之物而被蒙蔽了眼界。

    司马摸了摸雀飞多的头:“多多真聪明!”

    袖红雪也道:“多亏了多多!”

    雀飞多本来还担心自己提了无用的建议,此刻听到二人的夸奖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三道遁光一闪,司马三人便来到了村口,村口的石碑上刻着三个字:观世村。三人得见后面面相觑,知道来对地方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村落,村子很小,也就几十户人家。

    司马三人进入,发现每户都闭门不出,路上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这几个人见到司马三人后显得特别慌张,也都急急忙忙回到自家屋内,不再外出。

    “他们为什么这么怕我们?我们很可怕吗?”司马很生气,老子虽然不是玉树临风,好歹也算是英俊潇洒,旁边两位也都是大美人,你们至于像见鬼似得躲得远远的吗!

    “虽然这个村落地处偏僻,但他们也不应该因为我们三个陌生人而怕成这样,看来这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心存畏惧的事。”袖红雪的一番看法很在理。

    ……

    话分两头,西南之地的动变,戮世魔城的破封震惊了整个中原,在中原掀起了巨大的洪涛。

    戮世魔城中,怪丞与三名魔将正在商讨日后的方针。天魔大化欲趁眼下动荡之机,率兵扫除西南之地不稳的各门派,怪丞却阻止了天魔的行动。

    “天魔将军勿急,眼下西南之地各门派虽然损失不小,但也容不得我们轻举妄动。”

    “怪丞何意?难道以我们的战力,还除不了这些残兵败将吗?”

    “老朽非是在质疑将军的能力,只是我们兵力有限,若是西南各派狗急跳墙,再加上中原其他门派相助,届时恐怕会两败俱伤,更何况那里还有座虚实不明的渡仙山,我们不得不投鼠忌器。”

    “难道我们要按兵不动?”

    “非也!”

    天魔大化听到老魔的话来了兴趣,“怪丞可是有何妙计?”

    老魔点点头:“然也!”那老魔笑了笑,继续道:“先前闻听将军对中原近日来所发生之事的详述,老朽确实心生一计。”

    “怪丞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眼下我们兵力不足,虽然中原暂时不敢轻举妄动针对我们,但我们也要保存实力来保护另两处魔卵。出兵不行,唯有攻心。”

    天魔听到老魔的解释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先前听将军所言,那撼天经纬之主齐天疆与天旗之杀旗似乎从没有同时出现过……”

    天魔灵光一闪,忙道:“怪丞认为齐天疆就是天旗?”

    老魔笑了笑道:“齐天疆是不是天旗老朽确实不知,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值得大做文章的机会。”

    旁边月见无华心有领会:“怪丞是要在中原散布消息,称杀旗的真正身份是齐天疆?”

    “然也!这消息一出,中原必定容不下齐天疆,中原自会乱成一锅粥,甚至窝里斗。若齐天疆不是杀旗,中原便是自相残杀,若齐天疆是杀旗,便会成两虎相争之局,无论哪种情况都对我们有利,我们不仅保存了实力,还会让中原无暇顾及另两处魔卵。”

    “怪丞好计策!”

    于是没过多久,便传出一则让中原炸开了锅的消息:五百年来屠灭了许多门派与世家的心狠手辣的杀旗,其真正的身份是顶峰三门之一的撼天经纬的掌门齐天疆。
第十章 魔城与中原章节目录第十二章 镜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