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第十章 魔城与中原

正文 第十章 魔城与中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天道有常,循环有序,万物皆有其规律。魔劫万千,圣人引渡,自古以来便有佛魔相克的说法。步逍遥告诉众人,西南地所残留的魔能与另两处的魔卵非同小可,不是简单可除,唯有凋芒古刹的圣佛子有那般修为能可将其完全净化掉。

    很明显,一行凋芒古刹是必须的了。任平生、段山岳与萧云需要固守三门以应不时之变,分身无暇,所以这个任务自然落在了司马的头上,当然为了救浪子不回头,袖红雪也会跟着司马一起前往寻找凋芒古刹。

    司马台笑有些疑惑,步逍遥的琅嬛玉府中藏有不少佛门玄功,除此之外还有儒道二门的,司马可以肯定,步逍遥精通三教之学,既然佛门圣功能净化魔能,那么为何他自己始终不愿亲自出手呢?

    送走了任平生、段山岳与萧云三人,支开了袖红雪与雀飞多二女,司马独自找到了步逍遥。

    “司马,找为师还有什么事?”

    “徒儿确实有些事十分不解,望师尊解答。”

    步逍遥始终背对着司马台笑,缓缓开口道:“问吧。”

    司马摸不准步逍遥的心思,自己的这位师尊行事太过匪夷所思,但是不问个清楚的话,司马也不能安心的待在他身边。

    “师尊通晓百家之长,想必对于佛门武学也知之甚精,那么为什么师尊你自己不愿出手以佛门圣功除去魔卵?倘若师尊能早些出手,那么或许翠竹林下的灵脉就不会被魔化,魔城也不会破封,西南之地的万千百姓也不会无辜而亡!”

    步逍遥缓缓转过身子,一双修长明亮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司马台笑,司马感觉自己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动弹不得,身上渐渐起了一层冷汗。

    “你怀疑为师有其他目的?又或者,你认为为师是似天旗那般的阴谋者?”步逍遥的威压又加重了几分,让司马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可否认,司马台笑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他既然敢问出这番话就表示他还是信任自己这个师尊的。

    司马没有回答步逍遥的话,而是十分坚决地说道:“请师尊回答徒儿……”在步逍遥的威吓下说出这几个字,司马已经有些气空力尽。

    步逍遥笑了:“哈哈哈,亏你敢问出口,老神棍看人的眼光果然不错。”

    威压消失,司马有些大喘气,疑惑地望着步逍遥。

    “若是以前的步逍遥或许会如你所愿,但是现在的为师……”

    司马闻言心中一喜,喜的是自己的师尊果然有隐情。

    “五百年前老神棍成功盗取魔源后在魔城之外被人拦阻,这拦阻之人便是天旗的首领帝君,为救老神棍为师与他互对了一招。天旗帝君修为不在为师之下,当时为师被其所伤,在身上留下了暗疾,至今尚未痊愈……如今的为师每日有三招之限……”

    司马闻言大惊失色,且不论天旗帝君修为之高,步逍遥的每日三招之限岂不成了他的致命弱点?

    难怪步逍遥没有阻止魔城的破封,看来将残留的小半魔能镇压下去已是他的极限了,更遑论除去另两处的魔卵。

    步逍遥见司马的担心之色,笑道:“当然那天旗帝君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否则天旗也不会沉寂五百载,只在暗中做勾当。你也莫要担心,天下间有能力让为师出第二招的又有几人?”

    “话虽如此,但若是您老被围攻了呢?又或是让天旗帝君这般的敌人知道了您老这个弱点呢?”司马不敢继续往下想。

    “其实为师没有阻止魔城破封还有另一个原因……”

    司马的思绪被步逍遥的话牵了回来:“还有一个原因?”

    步逍遥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转而反问道:“你认为魔城与中原的恩怨当如何才能了结?”

    对于这个问题司马倒是从没想过,据司马所知,魔城与中原的战争是天旗挑起的。如今魔城也知道了是天旗从中作梗,但是杀同胞之仇,夺魔源之恨,这一切的一切无法挽回,魔城与中原早已成了水火之势了。

    将魔源归还来换得和平?笑话!只怕重得魔源的魔城立马会灭了中原。

    司马没有答案,步逍遥继续说道:“在为师看来,魔人与人类皆为万物之一,不能为了救中原人类而让魔人灭族。”

    “所以师尊才坐视魔城破封?”

    “一味地压制一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顺势让魔城出世才能推动矛盾的车轮前进。”

    司马有些理解步逍遥的话,为救一方而毁另一方不是解决之道,把双方都摆到台面上来才有解决问题的机会。但是步逍遥的做法牺牲了不少的无辜之人,以后还有可能会牵连其他的人。如果最后中原与魔城的矛盾得以解决,那么这种做法可以看作是牺牲一小部分人来拯救更多人。司马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他也不会像前世自己看的动漫中的主角一样大声反对,口里还不停地嚷着自己要成为正义的使者,不认同你的做法。在这个世上解决问题需要的是方法,不能仅凭着自己的信念横冲直撞,这种人说好听点是坚持信念,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根筋的二愣子。

    这次的事件虽然死了不少人,但司马心中明白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即便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自己努力争取过了,无论他人怎么说,这就是无愧于心。司马不是什么伟大的圣人,能够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人就足够了,当然能顺便拯救下世界就更好了。

    “那么师尊,你有能解决中原与魔城矛盾的办法?”

    步逍遥没有回答司马的问题,只是自顾自地笑着。

    ……

    司马台笑与袖红雪准备第二天启程去寻找凋芒古刹,步逍遥给的时间限制是一个月,因为他说一个月后另两枚魔卵会同时孵化,时间紧迫。浪子不回头被安置在了渡仙山上,雀飞多不想离开司马台笑,言也要加入队伍,这点司马举双手赞成,他可不想自己的多多再与她那个什么“主人”、燕姐姐、梦旗搅在一起。

    离开渡仙山之前,司马找到机会与雀飞多好好谈了一下,所收获的信息不多。对于“主人”的真实身份,雀飞多也不知道,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那个“主人”并不是天旗中人,但是与天旗似乎是某种合作关系。司马问了雀飞多那日为何会被萧云等人追杀,雀飞多便将“主人”让她偷齐天疆的长生锁的事情说了出来。司马有些懵,若是偷什么贵重的东西还说得过去,偷个长生锁算什么?不过司马敏锐地从这件事挖到一条线索,虽然司马不知道这个长生锁对齐天疆有什么意义,但这东西毕竟是私人的小玩意儿,对齐天疆没有相当了解的人是不会知道这个长生锁的存在的,也就是说,这个“主人”极有可能是齐天疆的亲朋好友。

    ……

    第二天,三人整备妥当便出发了,目标是“观世古道”,步逍遥说凋芒古刹就在观世古道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