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第七章 淮城卿家

正文 第七章 淮城卿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淮城卿家是四百年前的一个颇负盛名的武林世家,家主卿飞扬行事光明磊落且急公好义,不仅对江湖同道慷慨相助,对平民之辈也是常有资助,故而卿家不仅在淮城一带名声响亮,在江湖中也是很有地位。

    兴许是上天对卿家的眷顾,卿家的主母也就是卿飞扬的夫人顾惜君怀上了双身之孕,这让整个卿家都笼罩在一片喜悦中。

    “夫君,为我们这一双儿女取个名字吧。”几近临盆,顾惜君依偎在卿飞扬怀中满含深情地说着。

    “还没生出来夫人就知道是一男一女啊?”

    “这是女人的直觉。”

    “嗯……让为夫好好想想……”

    看着卿飞扬一脸的认真,顾惜君心中满满的甜蜜。

    “有了。”

    “是什么?”

    “男孩的话,希望他能不忘我卿家家规本心,以弘扬正道为己任,就取名叫做‘本心’。”

    顾惜君口中念了数遍:“卿本心……卿本心……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他一定会尽到自己的本分,不会让夫君失望的。”顾惜君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问道:“那女儿呢?”

    卿飞扬轻抚怀中爱人的脸庞,温柔道:“希望咱们的女儿能像她母亲一样找到一个疼惜怜惜她的好归宿就可以了,就取夫人名字中的一字,唤作‘君怜’可好?”

    “夫君可是在借机夸赞自己?”

    “是又如何,难道为夫所言不真么?”

    顾惜君娇嗔了卿飞扬一眼,淡淡道:“卿君怜……卿君怜……君怜无是非,白首不相离。”

    ……

    果然如顾惜君所料,生出了一对龙凤胎,姐姐唤作卿君怜,弟弟唤作卿本心。二人在武学上都有姣好的天赋,就性格相比而言,姐姐更为外向。

    十年后的一个冬天,午后时分天上的大雪停歇了,整个大地披上了银装,两个小娃娃得见心情极佳。

    “弟弟,外面一定很好玩,不如我们偷跑出去玩吧。”

    卿本心虽然也喜欢姐姐的提议,但是有些担心:“可是父亲不让我们到处乱跑,如果被父亲知道了会怪罪我们的。”

    “放心吧,有娘亲在,爹爹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

    本心闻言也觉得很有道理,便与君怜一拍即合,偷偷溜出了卿家。二人玩的忘乎所以,直到天色转黑,天上再次飘下雪花才想起了回家。

    两个小娃娃手牵着手,来到了自家大门,看到了一场修罗地狱般的屠杀。

    一群带着奇特面具的黑衣人,个个手中握着长刀砍向两个娃娃所熟悉的面孔,卿家里遍布了尸体,有平时总是偷偷给两个小娃娃塞糖果的吴妈,有经常为两个小娃娃背锅的秦老管家,有经常将两个小娃娃抱在怀中蹭脸的佣人姐姐们……此刻他们都躺在了冰冷的地上,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白雪,显得触目惊心。

    “爹爹!”卿君怜看到了正与那群人的首领打在一起的卿飞扬,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卿飞扬见到两个心头肉尚在,心下宽慰了不少。众多面具客发现了两个小娃娃,纷纷举刀杀来,君怜连忙将本心护在身后。卿飞扬心中大惊,连忙舍了“杀”字面具人,前来相护,这又让他的身上多添了几道伤。

    卿飞扬身负重伤,奋身而起,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至少……至少……至少让怜儿与心儿活下去。”丢了兵刃,卿飞扬一手一个,携起两个小娃娃就跑。

    “杀”字面具客吩咐其他面具客尽快除掉卿家所有人,不留活口,自己则是去追袭逃跑的卿飞扬。

    “爹爹,娘亲呢?”

    “你母亲已经……已经……”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两个娃娃已明白自己父亲的意思。温柔的母亲不在了,被那群屠夫杀死了,两个小娃娃满脸的泪水,不住的哽咽。

    随着一道破空之声,卿飞扬的一条腿被锋利的刀气斩为两截,跌倒在地。

    “爹爹!”

    “父亲!”

    两位孩童急切从地上爬起来,呼唤着地上伤痕累累气空力尽的父亲。

    “怜儿,心儿,你们快走,快走!”

    泪如雨下,两名孩童只得埋头一直往前跑。“杀”字面具客来到卿飞扬身旁,尖锐的声音如死神的呼唤:“你放心,我很快就送那两个小鬼与你相聚。”在卿飞扬愤恨的注视下,杀旗挥下了手中的黑屠。

    慌不择路,俩个十岁的小娃娃竟然走到了一处断崖,而“杀”字面具客此时也追了上来。

    “你们两个臭小鬼,还真能跑啊,不过你们再跑我看看啊,哈哈哈!”

    前无路,后有狼,心知自己的父亲也已身亡,卿君怜对旁边的弟弟说道:“弟弟,回头必死,前行尚有万分之一的生机,姐姐想赌一赌这微乎其微的可能。”

    卿本心也点点头:“姐姐,本心也愿一赌。”

    “好弟弟,记住他们的面具,记住他们的声音,倘若我们谁能侥幸不死,就一定要为我们卿家上下一百多口的枉死者报仇。”

    “嗯!”

    就这样两个十岁小童手牵着手向着深不见底的断崖跳了下去,杀旗见状还不死心,奔到崖边冲着下落的二人就是一道极速的刀气。

    杀旗赶尽杀绝,不留寸机,就在巨大的刀气即将追上二人时,空中突来一道宏大掌气,将刀气抵消。强大的冲击之下,君怜与本心被冲散,一道遁光在空中捞起了最近的卿君怜,再欲相救卿本心已是失了时机。

    杀旗见那遁光速度极快,料想遁光中人的修为必不在自己之下,见其救走了女娃,杀旗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离去。

    待卿君怜从昏迷中转醒,看到了一张极美的面庞,一名美妇人正满面忧色,对自己嘘寒问暖:“小姑娘,你没事吧?对不起,只救下了你一人……”

    虽然伤心,卿君怜知道错不在其人。

    “多谢恩人相救,敢问恩人姓名,他日必报活命之恩。”卿君怜跪拜。

    “林夕云。”原来林夕云正好路过那处断崖,便出手救下了卿君怜。“你今后有何打算?”

    卿君怜听到林夕云的问话,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再次跪地不起:“请恩人收下君怜为徒!”

    “你想报仇?”

    卿君怜认真的点了点头,林夕云只得叹口气:“唉!你亦是苦命的孩子啊!此番也算是你我的缘分,我可以收下你,也可以传授你武艺,但是报仇之事须得你自己去完成。”

    卿君怜闻言大喜,当即三跪九叩:“谢师父垂怜!”

    “你这名字还得改改。”

    卿君怜也觉得应该这样,她想到了自己家里满地血光映红了飘落的白雪,又看了看手臂上母亲顾惜君亲手为自己绣的花袖,淡淡开口说道:“我以后就叫袖红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