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五章 红雪再救司马

第五章 红雪再救司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时间回到现在。

    却说司马台笑四人被梦旗等三人拦住去路,司马观段山岳三人重伤在身,难以再战,遂挺身而出欲拖住梦旗三人。

    见任平生强行带走段山岳与萧云,梦旗哪里肯从,飞身就向着任平生追去,司马掀起一刀就将梦旗的遁光在空中劈散。

    梦旗愤怒,美目瞪着司马台笑,举掌向司马打来,司马手握非凡,与梦旗打在一起。旁边燕旗迅速金燕飞刀上手,瞄准司马的要害迅速出手,随着燕啼之声响起,飞刀向着司马飞去。司马耳边乍闻燕啼,心下大惊,奈何被梦旗缠住根本没有机会闪躲抵挡。

    危机之际司马看到两柄雀刃弯刀将金燕飞刀挡下,司马不禁高兴道:“多多,真的是你!”就是这一个分神,梦旗一掌拍在了司马的胸前,司马登时口呕朱红,不能再战。

    雀飞多撤下面具,扶住站立不稳的司马台笑,关切之声不断:“司马大哥,你没事吧!”

    司马台笑前后伤上加伤,已是重伤之身,面色惨白。饶是他恢复能力惊人,此刻也因伤势太重而十分虚弱,根本不能马上恢复过来。此时的司马台笑动弹不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雀飞多向着燕宫巢恳求道:“燕姐姐,你放过司马大哥好吗?我求求你了!”

    燕宫巢也扯掉了面具,目色冰冷道:“就算我肯放过他,天旗的梦旗也不肯,妹妹你还是让开吧。”

    雀飞多又看向梦旗,梦旗只作笑状并不言语,但是从眼中散发出了冰冷的杀机,雀飞多知道这个梦旗是不会放过司马台笑的。

    横刀于前,雀飞多厉声道:“我不会让你们杀司马大哥的!”

    燕宫巢见雀飞多坚持,而梦旗此刻愈见杀机,于是一脸担心道:“妹妹,你是救不了他的,莫忘了我们的任务,千万不要头脑发热把自己也赔了进去!”

    “我不管,我死也不会让你们伤害司马大哥的!”

    雀飞多瘦弱的肩膀将司马托起,司马台笑感觉得到那张俏脸上此刻布满了坚毅与无惧。

    “呵呵呵!看来小姑娘你是做好死的觉悟了!”话语刚落,梦旗就再次攻向司马与雀飞多二人。

    雀飞多哪里是梦旗的对手,更何况背上还负着司马台笑一个大男人,更难以发挥速度的优势。连番的攻击下,雀飞多为了护住背上的司马台笑已经多处负伤,但是那张沾了血迹的俏脸未有迷茫,她倾尽全力要为背上的情郎博得一线生机。

    司马不能动不能言语,只能眼睁睁看着雀飞多伤势越来越重,心中仿若针扎一般疼痛。

    然而梦旗却一直不下杀手,只是不停地攻击着,似乎看着对方为了活下来而拼尽全力很是高兴。

    “对对对!就是这样,就要这样全力求生才好玩啊!”

    “够了!”燕宫巢抓住了梦旗的手。

    梦旗杀意横生,转而看着燕宫巢:“怎么?你也想死吗?”

    “你要杀司马台笑我不管,但是这样虐待我妹妹我却不能不管了!”

    梦旗饶有兴趣地说道:“看来你们的主人将你们训练的很特殊啊,不知道该说你们主人是成功呢?还是失败呢?”

    金燕飞刀顿出,梦旗迅速闪过。燕宫巢怒道:“我家主人容不得他人讽刺!”

    就在梦旗与燕宫巢争执之时,旁边窜出一道白色身影,正是袖红雪。袖红雪快速赞出两掌,分别攻向梦旗与燕宫巢。那二人急忙之中挡招留下了空当,袖红雪抓住时机迅速将司马二人救走。

    “哼!功亏一篑,但看你那主人如何给天旗一个交代!”

    “你早杀了司马台笑不就完了,非得玩什么游戏,这时候倒来反咬一口!”这二人不欢而散。

    却说袖红雪救走司马台笑与雀飞多,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雀飞多将背上的司马台笑放下,自己身上满是伤痕,衣服也被鲜血染红了。

    “你是天旗中人?”

    察觉到袖红雪的冷漠与杀意,雀飞多本能地防备,同时摇了摇头:“不是。”

    袖红雪亦觉眼前的小姑娘不像天旗中人,这才放下了杀心,旁边的司马台笑也松了口气,直呼多谢上天保佑,多多不是仇人一方的人。

    这里不止袖红雪三人,还有一人身受重伤昏迷躺在地上,司马台笑定睛一看,正是被天魔偷袭失了邪骨的浪子不回头。

    司马对袖红雪与浪子的关系很在意,但是现在的自己说不出话无法询问,只得暗自运起木元疗伤。

    见司马自行疗伤起来,袖红雪来到雀飞多身边,帮雀飞多处理伤口。

    雀飞多不认识袖红雪,看到她还带着面纱,便好奇问道:“姐姐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们?”

    袖红雪一愣,旋即指着一旁自行疗伤的司马台笑说道:“他没告诉过你我是谁?”

    雀飞多再次摇了摇头。

    袖红雪一把撤下了面纱,戏谑道:“我是他的妻子。”

    这话一出不止让雀飞多心中咯噔一下,连一旁的司马台笑都差点行功走差而伤上加伤。司马想辩解,但是力不从心啊。

    雀飞多眼神有些暗淡,看着面前比自己的还要美的脸庞喃喃说道:“原来司马大哥已经有妻子了……姐姐武功那么高,生的又这般美,也只有姐姐才配得上司马大哥了。”

    雀飞多虽然眼神暗淡,有些失落,但是一脸认真,言辞衷心。袖红雪见对方竟然是这样一副反应,也不好意思再捉弄眼前的小姑娘了。

    “骗你的,看你这失落的样子,还真招人怜爱。”

    谁知这句话竟惹得绕在雀飞多眼眶多时的眼泪瞬间落下,袖红雪有些不知所措。或许这便是人经历大悲大喜后的典型表现吧。

    “好了,别哭了,我向你道歉还不成吗。”

    ……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司马终于有所恢复。早已与袖红雪互相认识了的雀飞多见司马台笑站起,便满带笑容奔了过去扑进了司马的怀中。

    司马接住雀飞多,但还是被这一下的冲击力弄得倒吸一口气。

    雀飞多连忙欲脱离司马的怀抱道:“啊!对不起,司马大哥,我一时高兴就……”

    司马没有让雀飞多离开怀抱,反而更紧地抱住了她:“我没事,只是有些疼而已。多多你呢?”

    “我也没事,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袖姐姐已经帮我运功疗过伤了。”

    看到二人亲密地相拥,袖红雪心中有些苦涩。二人温存了片刻便分开了,司马台笑冲袖红雪笑了笑:“多谢……”司马停了一顿继续道:“红雪,谢谢你,又被你救了。”

    袖红雪似乎对司马台笑这句话很满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公子客气了。”袖红雪转而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浪子不回头,伤心地道:“看在红雪多次帮过公子的面上,红雪恳求公子救一救浪子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