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五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变数

第五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变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昔日无数华灯的翠竹林如今已经半数被夷为平地。

    地脉之中魔气肆虐,大半的灵脉被侵蚀变成了魔能,不止翠竹林遭殃,这一夜中原的整个西南地区皆震荡不已。山崩、地震、洪涝之灾席卷了整个西南地,草木尽摧,鸟兽皆亡,人类也死伤无数,宛若世界末日。

    翠竹林内,司马为救段山岳与任平生使出最强的一招,在与天魔的对决下成了两败之局,都被对方所伤,暂时失了战力。月见无华见司马出招后有些动弹不得,迅速撇下萧云攻向司马,速度之快让人应接不暇。

    司马勉提内元,刀柄处的明珠再放龙威。明珠的龙珠自然不比赤眼金鳞,只能让对方暂时受制,即便如此也能为司马争得一线生机。

    果不其然,月见无华受龙威所制,一时速度大减,这让魔女更加愤怒。任平生见魔女有所停顿,为救司马台笑而举剑杀向月见无华。任平生虽然还能行动,奈何已耗费了不少内力,身上的伤势也不轻,动作略显僵硬。月见无华见有人来救,知道无法给司马台笑最后一击,转而将目标更换为任平生。

    任平生挥剑欲挡,奈何魔兵诡异难测,仍是被刺穿了右腿。

    萧云化掌凝指,正阳一气汇于指上,一指点落,直攻魔女要害。月见亦非易与之辈,伤了任平生后,继续指挥斜月坠星迎向萧云的“万气定一”。

    剑尖与气指相碰,两方皆被弹开,轨道有偏,月见被伤了肩骨,萧云也被魔剑刺伤了左腹。

    司马见二魔在越加浓郁的魔气中不断修复着受伤的躯体,己方的三人已无法应战,唯有自己在木元的支持下在慢慢恢复。知道分秒必争,示意众人互抵后背,司马盘膝坐于最后,运起木元为自己与众人疗伤,欲争取先于二魔有所恢复。

    浪子不回头与林夕云的战斗仍旧在僵持着,双方身上皆有所伤,但是伤势不重。

    这时天边已经泛白,灵脉亦被魔气蚕食殆尽,整个西南之地哀鸿遍野,生灵涂炭,死伤不断。竹林之中的天魔高呼一声:“浪子!是时候了!”

    只见浪子邪枪向天,运起了八雷之招。浪子一松手,狱龙邪枪如脱困之龙,怒吼而起,汇聚八雷之力,声势震彻天地。

    林夕云见状全神戒备,不料携八雷之力的狱龙在快到自己身旁的时候轨迹丕变,竟是嘶吼着钻入了地下。

    只见不多久八雷加持的狱龙再出,地脉下庞大的魔能竟也随着狱龙暴冲而出。林夕云大叫不好,知道浪子不回头这是在引渡被魔化的魔能。就在这一个分神,浪子邪电环掌击在了林夕云的后背,林夕云当即吐血,被强悍的一掌打得极远。众人看得分明,一条白色身影冲出将林夕云救走。

    白色身影带着林夕云来到一处僻静之地。

    “师父,你没事吧?”袖红雪满面担忧之色。

    “师父没事。”林夕云虽然受了浪子一掌,好在其根基不凡,并无大碍。

    “我还要再回翠竹林,只怕还有变数。”

    林夕云闻言亦点头道:“你去吧,千万小心,师父这边也要回返疗伤,怜儿你不必再回来寻师父了。”

    袖红雪点了点头化光消失。

    浪子一掌建功,随即身跃数百丈,收回了高空中盘旋牵引着魔能的狱龙邪枪。浪子再聚邪功,浑身紫电交加,魔能受邪电牵引,纷纷往浪子身上聚集。

    天魔大化似乎伤势有所恢复,见浪子施为,亦高跃而起,飞身来到浪子不回头身旁。

    “只要本大爷现在回返魔迹乱窟的魔潭,这被转化的魔能亦会跟着一起汇到其中,这样魔城便会解封了吧。我们之间的协议也便达成了,互不相欠。”

    “然也。只是本座怕你难以承受如此雄力,想来助你。”

    “不用!本大爷所承诺的便一定会做到!”浪子拒绝了天魔的好意。

    司马四人见状无不大惊,难道真的无能为力了吗?众人无奈,林夕云被救走,剩下的四人皆重伤在身,当真是入了必死之局?

    突然,天魔的举动震惊了在场众人。只见天魔的手穿透了浪子不回头的胸膛,血淋淋的手中多出了一物。

    “你!”浪子恨怒地咬出了一个字。

    天魔笑道:“即便没有了你邪功的牵引,只要有了你体内的‘邪骨’,本座同样能引渡魔能!”天魔继续道:“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保日后你不会向魔城刀剑相向,在这里除掉你才是明智之举!”

    原来浪子不回头原本是人类,因为修炼了魔功而自成邪身,体内多生一骨,谓之曰“邪骨”,浪子的紫雷邪电之力全在这截‘邪骨’之上。邪骨被夺,浪子瞬间功断,从高空中重重摔落下来。这时,先前那条白色身影迅速冲出将其接住,而后化光遁走,正是再次回返躲藏在暗处的袖红雪。

    司马四人不料事情竟然会发展至此,已经有些许恢复的四人起身,司马道:“段老哥,任掌门,萧兄,事已至此我们无能为力了,当务之需是要保存有用之身,速速离开吧。”

    三人亦知留下来只会徒增伤亡,便满怀不甘化光遁向九环山。

    月见无华见四人欲逃,急忙欲追,高空中天魔却道:“穷寇莫追,当务之急乃是将邪骨带回魔城旧址旁的魔潭中来解封魔城,只要魔城破封,何愁中原不灭!”

    月见无华点点头同天魔大化一起护着邪骨向魔迹乱窟遁去。只见二魔遁光后面拖着长长的黑色“尾巴”,正是因为在邪骨牵引下追随而来的无穷魔能,是以战域西南之地上出现一副骇人之景,强大的魔能不断从翠竹林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宽大的弧形跟着二魔的遁光。

    却说司马四人化光向着九环山撼天经纬奔逃,不料中途又有埋伏。四道掌气袭来,破去四人遁光。

    司马四人落地,看到拦阻的三人,一人带“梦”字面具,另两人分别带着“燕”“雀”面具,司马顿时心中咯噔一下。心知己方已无力再战,四人心中即惊且怒。

    “今日,顶峰三门不存矣!”梦旗口出判死之语。

    司马看着“雀”字遮面的女子,心中喃喃道:“多多,真的是你吗?你真是天旗中人吗?”

    那雀旗见到所拦之人中的司马台笑,心情甚是复杂,正要向司马跑去,却被旁边燕旗一把扯住。

    燕旗冲雀旗摇摇头,小声道:“不可轻举妄动!”

    雀旗无奈,只得作罢。

    看到雀旗的举动,司马更加确认心中所想,双目泛起了怒火!

    “段老哥,你们快走,我来拖住这三人。”司马知道只有自己尚能一战,说着便向天旗三人攻去。

    梦旗冷哼一声:“奴家好叫你知道什么是自不量力!”

    段山岳三人哪里肯从,当即便要参战。司马厉声吼道:“不可全折在这里!”

    见司马台笑如此坚持,任平生叹口气,将段山岳与萧云带走,留下司马台笑一人独对三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