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五十三章 激战

第五十三章 激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翠竹林内,二魔现身,林夕云仍旧牵制着魔城一方最高战力,与浪子不回头不停周旋。另一方面司马四人与二魔对峙着,双方皆是战意高涨,杀意显露。

    心知再有拖延于己方不利,任平生出言道:“废言无益!天魔,妄图坏我中原之基,便该有身陨的觉悟!”

    段山岳亦是高呼:“来战吧!”

    天魔大化手持魔魇战戟,闻言一步一步慢慢向着任平生众人走去。随着天魔的步出,四周魔气乱窜,大地震动的更加激烈。

    “哈哈哈哈,本座允你!尽你们之所能,然后饮败!”天魔大化止住脚步,傲然魔姿独立四人面前,四周魔气汇聚其身。千魔之气加身,天魔修为瞬间提升,魔气形成护身之气罩包住魔身。只见天魔战戟横于身前,伸出一手作挑衅之状:“一起上吧!”

    虽然已料到魔人在魔气环绕下战力必会有所提升,却不曾想天魔竟然有依靠魔气短时间内强行提高修为的能力。事先商量好与天魔一战的任平生与段山岳暗自惊讶,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心中默契自生,齐齐攻向对面修为高升的天魔大化。

    司马对段山岳与任平生有些担心,按照事先的计划,由林夕云牵制浪子不回头,剩余四人战二魔,不论是人数上还是整体实力上司马一方都占优势,甚至有可能出去这魔城三人,但是此番看来胜负实难预料。事已至此已不容再作调整,想到自己的任务,司马当下收敛心神,看向旁边的萧云。见萧云点了点头,司马出言道:“月见姑娘,前日一剑之仇,司马今日必将讨回!”

    月见无华怒视司马台笑道:“今天便是你为演武崖的所做所为赎罪之日!”一语毕,月见无华怒然而起,向司马台笑攻来。

    虽然月见无华没有像天魔大化那般强行提升修为的能力,但是其能为亦不可小觑。示意萧云留心月见无华手中魔兵,司马二人便齐齐迎上。翠竹林内,战场三分。

    却说二门之主齐战天魔大化,战况甚是扣人心弦。

    段山岳身为主攻,首先出招,八极元功汇于手上一拳打出,天魔大化见状亦挥出一掌,拳掌交接,段山岳被击退数步,第一招天魔稳胜一筹。只见段山岳神态仍旧不变,八极元功运到极致,发起连番快攻。天魔立身不动,手中魔魇随意挥洒,亦是以快攻回招应对。段山岳一拳化爪,锁住魔兵,另一拳直直打向天魔胸前。强悍的一拳竟是被一层黑色气罩挡住,天魔后退半步,魔气爆发,将段山岳震退。

    游走周围的任平生抓住天魔首退气罩稍显紊乱的机会出招了,举剑快攻。天魔横戟格挡,旁边段山岳再起强悍之拳攻向天魔大化。

    天魔另起一掌,挡住段山岳的悍拳,嘴角上扬:“不差!”天魔脚下出招,踢向二人,段山岳与任平生齐齐后退闪避。

    段任二人拳剑合璧,攻守轮替,双双奇招再出。

    “八极怒开山!”

    “烟雨绘平生!”

    天魔面露凝神之色,再汇魔能,一方面凝塑护身气罩,一方面魔魇横扫而出,威势无匹。

    “接本座这招魔之威!”

    天魔护身气罩挡下双招,魔之威摧枯拉朽,重重击在段山岳身上,段山岳顿时口吐朱红。任平生没有停留,再次抓住魔身气罩被破之机,挥剑刺向天魔大化。天魔不闪不避,生生接下任平生锐利之剑,魔躯见血。这时,天魔一手汇聚魔能,重重拍在任平生身上,任平生吐出一口鲜血被击飞。只是一个瞬间,三人纷纷受创。

    司马这方面,战况亦是激烈。

    萧云得齐天疆之真传,正阳一气颇有火候。在正阳一气的牵制下,月见无华的奇特魔剑竟也一时奈何他不得。不是月见无华不够强,而是因为其身一直被外围的司马台笑锁定,为了提防司马突然而至的杀招,她手下不得不弱三分。这正是司马的考虑,由萧云在前线扰敌,司马不进战团,寻找魔女破绽,同时给她无形之压力,此计正是司马在演武崖从二魔身上学到的。

    看到自己曾经用来对付袖红雪的计策现在被司马用来对付自己,月见无华更加恼怒。看到月见无华破绽难觅,司马为了速战速决,心中再生一记,正是在决死原从杀旗身上学来的乱心之计。

    “那个什么,当时的手感还是很不错的,坚挺而柔软!”司马戏谑高呼。

    别人不知司马此言之意,但是月见无华却十分清楚,盛怒之下已是乱了节奏,司马抓准时机,刀起燎原之势,砍向月见无华。

    逼命之刻,月见无华指挥手中魔剑,魔剑向司马卷来,将非凡刀卷个严实,即便如此,锐芒刀气还是伤了月见左肩。萧云再赞一掌,打在魔女右肩,魔女嘴角溢出血色。

    月见被击退的同时,怒喝一声,周围魔气遂化作无形有质之态将司马二人包裹起来。魔女手中魔兵不停,仗着剑身之长,以诡异的角度刺向被束缚的司马二人。

    司马再提火元,浑身火光滔天,争得了一时之脱,举起非凡将魔剑的攻势划开。萧云得救,亦是运起正阳一气冲散捆住自己的魔气,向司马投来感谢的目光。

    段山岳一方面战况进入另番情景。

    眼见天魔有护身魔气,着实难撼,段山岳挺身而出,仗着强悍的防御以自身作盾,为任平生创造机会。

    天魔与段山岳缠斗在一起,段山岳既要应对魔魇杀机,又要应对天魔强硬之掌,多处负伤。

    天魔看准段山岳接下自己一掌已有些力不从心,旋即魔魇横扫,生生打在段山岳后背,段山岳再吐鲜血。受创的瞬间,段山岳气沉丹田,至极之招发出。

    “一式山河破天关!”

    天魔不料对方还有战力,所出更是其至极之招,连忙凝聚护身气罩。冲击之下,至极之招攻破刚刚凝聚起来的护身气罩,天魔顿时受创。任平生抓住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再出名招。

    “织雨!”

    数不清的牛毫般的连续剑气在护身气罩未复之时穿进天魔之身,天魔顿时浑身是血,单足跪地。

    天魔吐出一大口血艰难道:“好一个烽火不动段山岳,好一个一蓑烟雨任平生!五百年前本座也没有受如此重创!但是,有这么轻易吗!”

    天魔再次回纳林中魔气,流血的伤口渐渐复合。眼见天魔再次站起身来,雄威不减,任平生心中大惊。

    “不好!这源源不断的魔气还能为其疗伤,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中原!”

    任平生心中哀叹,段山岳极招发出加上身上多处重伤已力空气尽,天魔秉承除敌务尽,再现“堕魔一击”!

    另方面,司马见天魔决杀二门之主,果断丢下负伤的月见无华让萧云一人抵挡奔赴段任之战场。

    天魔虽然伤口恢复,但是所受伤害还有残留,此时强行赞招亦是倍感压力。魔气汇于魔魇战戟,威势比之前弱了不少,天魔怒吼着将魔魇掷出。

    这时司马已然来到段山岳与任平生身前,收刀回鞘,火元饱提,霎时间星火释出。比之渡仙山上一对赤眼金鳞,星火数目更多。

    “星火连城——”

    数百枚星火瞬间将来袭魔魇包围,并纷纷爆炸。爆炸中,魔魇亦遭阻拦,被震到一旁。司马招式未尽,拔刀斩应式而出。

    “一刀万杀!”

    眼见司马功力不高,竟有如此之能为,天魔心中既怒且惊,一挥手魔魇再次出现在手上。

    “嘭!”

    司马左肋被魔魇刺伤,天魔胸前也出现了一条骇人的伤口,这一翻对决竟是两败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