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四十七章 又起疑云

第四十七章 又起疑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因为渡仙山是在空中到处不停漂浮着的,所以琉璃天桥每次将司马投放的地方也不一样,这次司马被放在了一处荒野。眼看天色渐晚,司马满目无奈。

    “又把我放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话说这里究竟是哪里啊?”司马一时摸不准自己所处的位置,自然也不知该往何处去。

    司马正准备在荒野过夜,明日再启程去关山拳宗寻找段山岳,这时一个人影窜出。那人满身是血,步履蹒跚,似乎是从哪里拼命逃出的。那人奔逃至此,再也坚持不住,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司马快步来到那人身边查看,只见那人失血过多,身体渐凉,心跳奇慢,有进气没出气,显然是活不了多久了。

    那人看到身旁的司马台笑,伸出血手抓住了司马的衣服,口齿不清地说道:“沙……沙畏门……天……天旗……”话没说完,那人便一命呜呼。

    司马思考着这人的话,联想到沙畏门应该就在附近,这人还口出“天旗”二字,难道天旗袭击了沙畏门。

    对于沙畏门,司马并不陌生。沙畏门的前帮主沙漫天曾带领仇恩明、沙通与门下弟子们前往参加顶峰三门会,中途被魔城之人伏击而遇害。演武崖之变后,沙漫天的夫人继位帮主,帮中少了沙漫天与仇恩明坐镇,沙畏门从仅次于三门的一流门派变为了二流门派。

    “以前天旗屠杀各派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存在,如今天旗已经浮出台面,江湖中人人皆知,此时再开杀戒又是为了什么呢?”司马不知其然,便下定决心道:“前去一观。”

    打定主意,司马向那人逃来的方向化光而遁。

    果然没过多久,司马便看到一处帮派。撤去遁光,司马降落到沙畏门大门处,只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司马抬步进入沙畏门,眼见之景令他骇然,沙畏门一百多名弟子全数身亡。

    “来晚了一步,凶手已经离开了。”

    司马检查了尸体的伤口,发现与先前碰到的人身上的伤口一样。这些人的伤口有的细小而深,似是身中暗器而死;有的伤口薄而细长,像是被锋利的小刀毙命。

    司马心中浑然不是滋味,因为他知道,有那么一双姐妹所使的武器就与尸体身上的伤口十分吻合。

    这时,从帮派大厅中传来一阵充满恐惧与悲伤的声音。司马闻声进入大厅,看到一名妇人正满脸泪水匍匐在地。

    司马近前一观,那妇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似乎受了很重的打击,显得神智不清。

    那妇人见到司马台笑,眼中满是惊恐,双手抱头不停地哭嚎着。

    司马嗟叹一声:“唉!身处江湖,你我都是可怜之人!”

    不多久,那妇人又挣扎着站了起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口中念念有词:“通儿走了,漫天也走了……”看着满地的尸体,妇人一阵大笑:“都走了,你们都走了!留我一人独活还有什么意思!”说着,便一头撞在柱子上,当场魂归九泉。

    “唉,对你来说,死亡或许是一种解脱吧。”

    没有多做停留,离开沙畏门的司马台笑心情很复杂。以天旗的手段,断不会留下活口,况且天旗的鬼面杀客皆使长刀,而从现场看来似乎是两名擅使暗器与细刃之人所为,实在太不寻常。是他人假冒天旗之名行此肮脏之事?抑或是天旗的其他成员所为?司马一时无法确定,但是对于行凶之人,司马心中隐约有其人选。

    “多多,真的是你吗?”

    昔日的萍水相逢,如今已变成深深的挂念,把司马的心绪搅得满是不宁……

    至此一夜无话。

    知道了自己所在之地,第二日司马便依照地图的指示来到了关山拳宗。

    段山岳出门相迎,笑声豁达:“老弟这么快就再次来看望你老哥,老哥我甚是欢喜啊!哈哈哈!”

    看到司马凝重而愁闷的脸色,段山岳不解问道:“老弟你这是怎么了?”

    司马苦笑:“我没事,还是进去再说吧。”

    段山岳将司马引进拳宗大殿,问道:“看老弟你这般模样,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了吗?”

    “我在来的路上行经沙畏门,发现沙畏门被灭了……”

    段山岳闻言亦是惊讶:“可是天旗所为?”

    “老哥如何知道?”司马对这件事是否是天旗做的尚有保留意见,但是那名沙畏门弟子至少是这么认为的。听到段山岳一语即中,司马略感意外。

    “唉!”段山岳叹了口气道:“自老弟离开我这拳宗回返渡仙山后,江湖上又发生了多起灭门案,有不少幸存者说是两名自称天旗之燕旗与雀旗之人所为,她们分别带着‘燕’字与‘雀’字面具。”

    难怪段山岳口出“天旗”二字,原来还有其他命案。

    司马闻言大惊,不仅是因为像发生在沙畏门这样的事还有多起,更因为段山岳的话无形中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司马平复了下心绪:“天旗行事不留活口,当年我能幸存下来也全靠母亲拼死护佑,我只怕此番事件另有玄机。”

    “老弟认为有人假冒天旗之名行事?”

    “天旗之人皆戴独特面具,虽然能掩藏其真实面容,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么醒目的标志无疑很容易让人模仿。那个杀旗应该是为天旗专职造杀,手下有一票鬼纹面具,老哥你在决死原山谷也曾见到过。五百年里的灭门案都是杀旗及手下那一票鬼纹面具们所为,而这次却是两个人作案,实在耐人寻味,况且留有活口的作为也实在不像天旗的作风。”

    “老弟所言亦不无道理。”段山岳沉吟片刻继续说道:“但也不排除这两人确实就是天旗的成员。许是天旗内部有所变动,亦或是杀旗另有其他任务。至于留有活口这方面……老弟你也是知道的,以前天旗是为了隐藏自身的存在而造杀,如今江湖中人人皆知天旗,不留活口已无太大意义,是以……”

    司马明白段山岳的意思,段山岳的分析也颇有些依据,只是司马仍然认为这件事不单纯。

    “倘若真是天旗所为,那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为何?”

    段山岳答不上来,只得道:“这件事我们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老弟所忧虑者便是此事?”

    确实如段山岳所言,不论是不是天旗又开杀戒,司马与段山岳都猜不出他们究竟是要做什么。

    听到段山岳的询问,司马便将这事放在一边,转而用一种更加凝重的表情说道:“中原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