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四十六章 魔计 人心

第四十六章 魔计 人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江湖再起风云,金榜复开天机。

    琅嬛玉府之内,天机榜上达天机,再次开榜,榜中浮现四句批语:

    华灯落尽,魔城破封;

    燕雀造杀,难辨真假。

    “看来为师所料不差,只怕这次魔城要正式入世了。”

    司马看到天机榜的预言,亦是心惊。司马不解,魔城在三大灵地暗地里频有动作,难道就是为解封魔城做准备?

    司马将自己的疑问说与师尊,步逍遥便道:“魔城自封五百载,若要解封便需足可匹敌魔源之能量,想来魔城之人便是想借三大灵脉之力破封。”

    司马听到步逍遥的推测亦觉有理,但心中尚有疑问:“灵脉之力不像魔源,无形无质且强大无比,非人力能控制,魔城之人只有两名魔将与浪子不回头共三人,如何能控制强大的地脉灵力?”

    “似你前翻所言,那月见无华能从华灯翠竹林地下引出强大魔气,此为其中关窍所在。若为师所料不差,魔城早已对三大灵脉动了手脚,企图魔化地脉灵气,若灵气皆被魔化,那便好控制了。”

    “难怪源儿说飘渺云烟泽的水变黑了。只是魔化灵脉谈何容易?”

    步逍遥反手而化,手中已多出一物。那物是四四方方的一个锦盒,锦盒上刻有复杂难辨的纹印,更甚者,有思思魔气从中溢出。

    司马眼见此物,心中隐约知道此为何物。

    “这难道是?”

    “然也,盒中所放之物便是魔源。”

    司马心道果然如此,却听步逍遥继续说道:“为师以六魄锁心阵将魔源封印在这锦盒之内,阵法虽强,仍是有魔气外泄,可见魔源能量之强悍。魔城中有一方魔潭,是存放魔源的地方,魔源是固化之魔气,那潭中之水是液化的魔气。若将大魔困仙阵所生之魔气视为百数之魔能,那么魔潭所蕴含的便是万数之魔能,魔源则含千万魔能。魔化灵脉虽然不易,但是若以魔潭之水为引,耗时五百年,那就另当别论了。倘若为师是那魔主龙辛,为师便会在自封魔城之前将魔潭之水提炼,分别至于三大灵地之内,以此侵蚀灵脉。灵脉之气遭魔化,必能产生匹敌魔源的魔能。”

    步逍遥不愧是不世出的先天高人,智慧非凡,所料竟是分毫不差。

    原来魔城丢失魔源,魔主龙辛为护同胞保存战力,只得自封魔城,为了日后能顺利解封,便将魔潭搬出魔城,并把魔潭之水提炼为三颗魔卵分别至于三处灵脉。历经五百载之久的孕育,魔卵终于即将孵化,届时孵化出的浓郁魔气必会一举侵蚀灵脉,将之转化为更加庞大的魔能。到那时不仅可以借这些魔能解封魔城,中原也会因为失了灵脉而遭灭顶之灾。魔城此为,正可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步逍遥继续道:“翠竹林距离魔城旧址最近,应该会最先魔化,这点从预言第一句也可看出。只是依天机榜所言,魔城解封看来是不可阻止了。”

    天机榜确实明确指出魔城破封,难道就因为这样便不去理会?司马不这样认为。倘若翠竹林遭魔化,中原整个西南之地都将尽归魔土,西南必成荒芜之地,生灵涂炭。

    “看来司马你已经有所决定了。”步逍遥看着司马坚定的表情轻笑道。

    “即便不能阻止魔城破封,徒儿也要倾尽全力将危害降到最低。”家破人亡的痛苦司马最是了解,他绝不能让魔祸造就更多的悲剧。

    望着早已归于平静的天机榜,司马想到了预言的最后两句句:燕雀造杀,难辨真假。此为何意司马虽然不甚了解,但是“雀”之一字让司马想到了雀飞多,这更让司马着急忧虑。司马不愿耽搁,当天便驾着琉璃天桥离开了渡仙山,连向源儿道别也没有,这让源儿嘟囔着小嘴不停咒骂司马是个坏哥哥。

    ……

    时间回溯到前几日,坐落于广阔花田的燕雀轩,景色怡人环境幽雅,谁也想象不到,这么优美的住所有一座地下监牢。

    雀飞多被巨大的锁链锁在地牢之中,身上满是酷刑后的伤痕,满身的血迹。这时燕宫巢走进了地牢,看到伤痕累累的雀飞多,心中隐隐作痛。

    “妹妹,你这又是何必呢?竟然求主人允你离开,妹妹若是再出此忤逆之言,主人真的会杀了你的!”燕宫巢轻轻为雀飞多清理伤口,略带哭腔地劝告着。

    “燕姐姐,我不想做坏事了,我想一直呆在司马大哥身边。”

    燕宫巢见虚弱的雀飞多仍不忘那司马台笑,当即怒道:“那司马台笑有什么好的?难道你就忍心离姐姐而去!”看着雀飞多受苦的样子,燕宫巢又平静了下来:“姐姐知道你在乎姐姐,若不然你也不会回来。”

    “燕姐姐,一直以来多谢你照顾我,我希望燕姐姐你也不要再杀人了,我真怕有一天你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好妹妹,你别说了,小心伤口再裂开了。”燕宫巢抹抹眼泪继续道:“想要脱离主人的控制谈何容易,姐姐我是不可能的了。”

    “为什么?只要我们离开这里,寻个主人找不到的地方……”

    燕宫巢素手轻抵雀唇,欲言又止。

    “主人对你做什么?”

    迎着雀飞多担忧的眼神,燕宫巢慢慢道:“姐姐服了主人给的毒药,倘若不定时服下解药,姐姐便会毒发身亡。”

    “怎么这样!燕姐姐你为主人做了这么多事,一直忠心耿耿,主人为何还要这样对你!”两行清泪从雀飞多眼中流下。

    “好妹妹,你愿意回来让姐姐免受处罚,姐姐已经很高兴了。姐姐这便放你离开……”说罢,燕宫巢便松开了捆绑雀飞多的铁链。

    “燕姐姐你呢?”

    “妹妹你好生活着便是了,不用担心姐姐,姐姐没事的。”

    “我不信!倘若我走了,姐姐一定会受苦的。一定有根治燕姐姐你所中之毒的解药,我去求主人!”说着雀飞多便欲离开去寻她口中的主人。

    燕宫巢连忙拦住雀飞多:“傻妹妹,你去岂不是去找罪受。其实主人交给我一项任务,允诺只要我完成,便把根治毒性的解药给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姐姐快说啊!”雀飞多急的直跳脚。

    “任务太难,姐姐恐怕独自完成不了。”

    “我来帮姐姐,燕姐姐你根除了毒性后,我们便能一起离开了!”

    雀飞多天真地叫着,快乐的心情让她连身上的伤痛也忘了,燕宫巢感动地抱住了雀飞多。雀飞多没看到的是,她那感动泪流的姐姐的脸上挂着的,是一副耐人寻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