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四十三章 别离

第四十三章 别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话说司马台笑心系雀飞多生命之安危,不愿恋战,飞起一刀逼开月见无华,架起火红遁光带着雀飞多迅速飞离华灯翠竹林。

    天边渐渐转亮,宣告着那非比寻常的一夜已经过去。司马台笑寻到一处山洞,将雀飞多小心放下。

    只见雀飞多脸上毫无血色,嘴角带血,气若游丝,胸前被自己的鲜血染透了。司马管不了什么君子礼仪,动手将雀飞多上衣脱下,查看伤势。雀飞多眉头微皱,口中轻吟,显然在昏迷中也感到了胸前的疼痛。

    除去衣物,司马没有心思观赏眼前的美景,而是被雀飞多左胸触目惊心的伤口所震惊。雀飞多左胸被斜月坠星贯穿,血肉模糊,伤口处还有魔气侵蚀。

    司马心急万分,再不救治,雀飞多只怕回天乏术。

    “好险,只差分毫这一枪便贯穿多多的心脏!这伤口可以依靠我的木元救治,只是这魔气不好办啊。”司马虽然不怕魔气,但是他尚且不能像本能一样主动吸收华纳魔气,一时犯愁。

    “对了!”司马一拍脑袋,计上心来:“小五既然能吸收毒气,那或许也能吸收魔气,身为五帝神源,小五应该也不畏魔气。”

    司马想到这里,连拍发冠道:“小五,快醒醒!”

    见小五从发冠上飞下来,司马连忙对小五解释,让他将雀飞多伤口上依附的魔气除去。小五不愧是通灵之物,理解了司马的意思后,便在雀飞多胸前旋转起来。一丝丝黑色气息肉眼可见,被小五牵引着离开雀飞多的伤口,被小五化纳为己。

    司马见状喜形于色,来到雀飞多背后,双掌抵住其后背,运起木元,将源源不绝的疗伤内力输送进去。

    司马若是受了这般重伤,不到两日大概就能恢复的差不多,雀飞多没有司马那样特殊的破绝之体,恢复起来较之司马会慢很多。

    一日,两日,三日过去了,小五早已完成自己的任务重新回到司马的发冠上了,而司马此时面色苍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三日里,司马只有在小五吸收完魔气后为雀飞多穿上衣服时停止过运功,其他时间一直在为雀飞多输送木元。

    在第五日的时候,司马终于坚持不住了,好在雀飞多的伤口愈合的还不错,只是尚未醒来。

    司马停止了行功瘫倒在地,渐渐陷入了昏睡。

    昏睡的司马台笑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的心爱之人在轻唤自己:“笑哥,你要幸福……”司马想抓住飘雪,但是飘雪却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司马台笑!你不要太过分了,袖红雪只是袖红雪,不是他人,更不是什么人的替代品!”飘雪消失,司马背后传来袖红雪的斥责之声。司马看着袖红雪熟悉的面孔,一时说不出话。

    袖红雪也消失了,出现了一个神情落寞的小姑娘,正轻声说着:“司马大哥,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此刻。”司马看到完好无损的雀飞多,心中非常高兴,正要询问对方可好,雀飞多又消失了

    ……

    “司马大哥?司马大哥!……”

    清脆悦耳的声音将司马台笑从梦中拉了出来,司马缓缓睁开眼睛,一张可爱的脸映入眼帘。

    “多多,你没事了,太好了。”司马看到雀飞多,连忙起身,不料头还有些眩晕,想来是连日里不间断的运功,耗费过度导致的。

    司马运功调理自身,发现木元已经恢复差不多了,算来自己昏睡了大约一天。

    调理过后,司马感觉精神了不少。雀飞多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她转醒后发现司马因为自己疗伤耗功过度而昏睡,心中又是着急又是甜蜜,现在看到司马精神极佳,也便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你的伤愈合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再帮你?”

    雀飞多闻言脸色微红轻声道:“好多了,连伤疤也没有留下……”

    司马望着眼前这个有些害羞的小姑娘,心中别有一番滋味。一个肯为你去死的好姑娘,让司马如何不能接受。

    “多多,随我回渡仙山吧,别回你的杀手窝了,好吗?”司马抓住雀飞多的手询问雀飞多的意思。

    “可是……可是……”雀飞多有些吞吐,司马忙问道:“你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我若是不回去,燕姐姐会没命的。”司马倒是不在乎那个燕宫巢的死活,但是看到雀飞多担心的样子不禁有些为她心疼,要不是为了照顾昏迷的自己,她恐怕早就回去了。

    司马明知回去会受惩罚,哪里肯让雀飞多再回去,当下强硬道:“我不管什么燕宫巢,我现在在乎的只有你,我决不允许我所在乎的人再次离我而去。”

    听到司马台笑的话语,雀飞多幸福地哭了。

    ……

    司马越想越觉得月见无华出现在华灯翠竹林这件事不简单,而且月见无华能从翠竹林灵地地下引出强大的魔气,这点更让司马担忧。遥想当日在飘渺云烟泽,源儿也曾言湖水比以前黑了,昨晚魔气从地下冲出时,灯光明显黯淡不少。

    “看来魔城真的对地脉动手了。”

    司马知道事情紧急,决定明日一早便带雀飞多回反渡仙山,将事情告知师尊步逍遥。

    入夜,二人一起来到小山山顶上看星星。一道流星划过,司马连忙逗雀飞多,说现在许愿便能心想事成。雀飞多连忙双手合十闭上双眼,表情严肃认真。司马看了后不住发笑,心道我说什么这小姑娘都信。

    司马摸了摸雀飞多的头道:“许了什么愿?”

    雀飞多却轻轻吻上了司马的双唇,司马一愣,温润的触感是那么香甜。

    “我的愿望就是,愿我的真爱之吻能让司马大哥逢凶化吉,幸福快乐。”

    司马闻言便知雀飞多还沉浸在白雪公主的故事中,嘴上说了句“傻丫头”,心中却倍感温暖。

    “好久不曾有这种感觉了,原来被人爱着是那么温暖。”

    “司马大哥,我再为你跳一支舞吧。”

    说着,雀飞多起身,脱去了鞋袜,姣好的身段在星月下翩翩起舞,雀飞多玉足在青草上轻点,一挥一舞尽展女子之柔美。

    一直美丽的蝴蝶翩翩而起,飞向了远方。

    一舞罢,雀飞多看向司马台笑,问道:“好看吗?”

    “美极了!”

    “我有东西忘在山下的山洞中,我去拿,马上就回。”

    司马点头应道:“去吧。”

    待雀飞多离开后,司马越发觉得不对劲。雀飞多身上并无他物,唯有一对雀刃弯刀还是被化物之法隐去。

    司马连忙化光,转眼便回到山洞中,果然发现山洞中哪里还有雀飞多的身影。

    “唉!你终究还是回去了!”

    司马没有去追雀飞多,也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追,失落的他也不愿在这里多呆一刻,长叹一声,化光向九环山地界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