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四十二章 再遇杀机

第四十二章 再遇杀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光的竹节已经变成最顶端的了,竹叶也在亮光的映照下泛起微光。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篝火旁边,女子似乎正在回味男子所讲的故事,小脸微红,一脸对爱情的憧憬,双目还不时偷看旁边的男子。男子装作看不到,而是抬头望着枝头的灯火。

    “司马大哥,真希望时间能一直停留在此刻。”

    雀飞多的轻声细语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司马望着眼前的可人问道:“今后有何打算?”

    雀飞多眼中黯淡,嘴上却强笑:“当然是过了今晚就回去了。”

    “你的那什么主人应该是把杀我的任务交给你们姐妹俩的吧,你这样回去一定会受到惩罚的,还是别回去了。”对于雀飞多口中的主人,司马没有多问,他相信眼前这个单薄的姑娘已经把能说的全说了,司马也不想强迫于她。

    雀飞多摇摇头没有说话,不过司马看得出,她还是要回去。

    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空气中只有那虫鸣声还在不知疲倦的响着。

    就在二人沉默之际,一道雄浑的黑色掌气从远处袭来,直奔司马台笑后心。司马惊觉而起,连忙回身挡招。奈何时间紧迫运气不足,司马被来袭的掌气击退数步,气血翻腾,几欲吐血。

    “我太大意了。”司马心中恨道。

    “司马大哥!你没事吧!”雀飞多来到司马身边查看伤势,一脸焦急。

    司马示意自己并无大碍,高声骂道:“臭婆娘!你没完没了了!”

    司马口中的“臭婆娘”可不是先前袭击他的燕宫巢,刚才那一掌分明蕴含雄厚的魔威,根本不是燕宫巢所能发出的。果然场中出现一道丽影,其人玉面尖儿,长发飘飘,英气十足,不是魔城第三将月见无华是谁?

    “司马大哥这个人是谁?”

    “魔将月见无华。”司马给雀飞多“介绍”了来人后高声道:“臭婆娘,我方现在有两个人,你不是对手,快快走吧!”司马这话说的也是有些心虚。

    司马疑惑月见无华为何会出现在此,难道自己的行踪暴露的这么彻底?不仅燕宫巢一方掌握了,魔城一方也知晓了。司马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魔城下手的最好时机应该是自己独行的时候,而不是在自己还有一个帮手在身边的现在。如此说来,在这里碰到月见无华和上次在飘渺云烟泽一样是个巧合?

    “不对,遇到同一个对手两次,而且同样是在同为三大灵地之一的地方,这怎么可能这么巧?”司马嗅到一丝不寻常。

    “月见无华虽强,但是功体受制,其实力仅在段老哥之列,此刻想要以一敌二胜过我和多多两人的话恐怕是很难。即便如此她还敢现身,是对我的恨意使然还是他处另有埋伏?”

    司马又将“另有埋伏”的设想否定,魔城能战者如今也只有二魔与浪子,浪子在决死原上身受重伤,此时怕是还没痊愈,所以最多多出一个天魔大化。若是天魔大化在此,他们二魔联手,司马二人绝不是对手,根本没必要埋伏,所以司马认为现场应该只有月见无华一人。

    司马迅速思考,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想到了多种可能。

    月见无华面无表情,只是那双明目闪烁着怒气。

    “这魔女还在记恨那日的那件事啊,我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吗。”司马心中暗自嘀咕,手上却是细心戒备。

    月见无华不作言语,腰间斜月坠星已然出鞘,直向司马台笑刺来。

    司马平复了动荡的气血,非凡握在手中,见魔女攻来,便挺刀迎将上去。

    刀剑相交,奏出金属相撞的脆声。司马刀势威猛,挥洒间火光四射;月见剑锋凛凛,疾疾如流星赶月。二人你来我往,一时间竟是难分胜负。

    月见无华心中惊讶,没想到当初的平庸之辈现在竟然进步到这般地步,更坚定了除掉司马台笑的决心。

    雀飞多见状,手上化出雀刃弯刀极速奔袭魔女,司马主攻,雀飞多雀刃疾驰扰敌,虽是首度配合,一招一式间二人默契十足。

    司马赞叹魔将之威,二人联手也仅是稍占上风。

    月见无华也没想到这个女孩看起来乖乖的,功夫竟然不差,其速度之快就连以速度闻名的自己也不得不赞叹。

    眼见自己渐趋下风,月见无华看准时机,将斜月坠星双手而握。司马见状大惊,这姿势他曾在东海之滨见过。司马看到魔剑所指正是极速中的雀飞多,当下不作细想就向雀飞多扑去。

    果然,月见一声轻喝,斜月坠星陡然而变,剑柄足有半臂之长,纤细的剑身也变为长枪一般。暴涨的斜月坠星直刺雀飞多面门,雀飞多哪料到会由此一着,已是躲闪不及。这时一个宽大的臂膀将雀飞多揽住,这才堪堪避过危机。司马在救下雀飞多的同时,非凡已然准备好,“三花焰南山”之招应式而出。

    月见无华手中异形的斜月坠星轻动,竟然像鞭子一样柔软扭动,尽挡来袭三处攻击。

    “擦!魔城的武器真变态!”司马心中骂道,眼前魔女手中的斜月坠星早已不是先前的细剑模样,现在看起来有人身那么长,似剑非剑,似枪非枪,似鞭非鞭。

    雀飞多被司马台笑揽在怀中,早已忘了先前的心惊,一脸的幸福。

    司马见状心中直呼这丫头现在还有这份心思,抬手在雀飞多脑门上轻敲了下道:“还有什么招式别藏了。”

    雀飞多摸摸脑袋点了点头。

    只见雀飞多迅速出手,竟将手中的两把雀刃弯刀扔了出去。飞出去的双刀没有落在地上,雀飞多双手凝指,脚行踏位,指挥着双刀削向魔女。月见也操纵手中之物,斜月坠星再次像鞭子一样挥舞起来,护住魔女周身。

    一瞬间“乒乓”之声不绝于耳,正是雀刃双刀与斜月坠星不断相撞的声音。

    司马暗自赞叹,凝神观察,以求寻到月见无华的空隙。

    “就是这里!”抓住破绽,司马刀起燎原之势,迅速锁定月见无华,然后就是一道迅疾的身影砍向魔女。

    月见无华迅速挑开雀刃,一手化爪插入地下。霎时间魔气不断从地下涌出,同时明亮的翠竹顿时暗淡了不少。那涌出的魔气无形有质,竟将疾驰中司马的手脚困了个结实。

    司马暗叫糟糕,果然见月见无华指挥着斜月坠星直刺自己的心脏。

    鲜血四溅,斜月坠星穿透了挡在司马面前雀飞多的身体。司马惊见眼前一幕是那么的相似,曾经的飘雪也是这般为护自己而奋不顾身。

    “多多!”

    司马惊怒交加地嘶吼着,丹田处的内元在司马激愤的情绪下似有所感,原本尚未完全脱离的火元此刻完全独立分出。前所未有的雄浑火元爆发,火之内力充斥司马全身,捆住司马手脚的魔气也为之冲散。

    司马急急挥出一刀牵制月见无华,迅速抱起雀飞多化光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