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四十一章 华灯下的倾诉

第四十一章 华灯下的倾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篝火旁,司马台笑不言不语。原本司马来华灯翠竹林心情极佳,半路被劫杀司马也不在乎,但是巧的是雀飞多竟然也在那时出现,这就不得不让司马怀疑,看着这个摆出一脸天真摸样的雀飞多,司马心中甚至有些厌恶。

    相比于司马的郁闷,雀飞多倒是开心得很。这是雀飞多第二次出门,从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她在竹林中华灯下赤足起舞,舞姿曼妙。即便司马正在气头上,也不免多看了几眼,不得不承认,此时的雀飞多确实美的不可方物。

    这时,林中响起一声不知是什么鸟的啼叫声。雀飞多停下了曼妙的舞姿,表情有些失落。

    “司马大哥,我想……我想去方便一下……”见司马点头,雀飞多一个飞身消失不见。

    司马不让雀飞多叫自己“大侠”,雀飞多便改口叫“大哥”。修为有成者皆驻颜有术,是以以年龄论大小对他们来说已无意义。雀飞多修为不低,想来修武也有一定时间了,搞不好比司马大也未可知。司马听她叫自己“大哥”也没什么排斥,何况人家看起来确实像二八之数。

    竹林之外,有一个美丽的身影,正是先前袭击司马台笑的人。不多时,一道遁光飘至,雀飞多从遁光中走出。

    雀飞多见到燕宫巢,心中十分歉意:“燕姐姐……”

    燕宫巢听到雀飞多轻柔的声音,缓缓转过了身子。

    看着燕宫巢有些生气的脸色,雀飞多轻声道:“燕姐姐,你收手吧。”

    “杀掉司马台笑是主人交给你我的任务,倘若完成不了,你该知道主人会如何惩罚我们!”

    “主人要是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绝不连累姐姐。”

    “你……”燕宫巢听到这个自己最在意的妹妹说出这番话来,心中一阵恨铁不成钢。

    “你不想插手就算了,姐姐一个人来完成任务。”

    “燕姐姐,你不是司马大哥的对手,还是不要去了,若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叫妹妹怎么办啊。”雀飞多一脸焦急之色。

    “那你就与姐姐联手,司马台笑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可是……可是……可是我不想司马大哥死。”

    燕宫巢闻言一把抓住雀飞多的手腕:“司马大哥!司马大哥!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药!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我……我……”雀飞多“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只得到:“司马大哥救过我。”

    “哈哈,好好好!”燕宫巢与雀飞多自小相依为命,互相最为了解,此时燕宫巢见雀飞多急中含羞,顾左言他的样子,自是不言而喻。

    “司马台笑非死不可!”

    燕宫巢怒然甩开雀飞多便要进入竹林,雀飞多连忙张开双臂拦住她:“燕姐姐,不要……”

    看着这个一直顺心的妹妹此时竟然坚定地阻拦自己,燕宫巢终于叹了口气妥协了。

    “好,到时主人若要处罚你,你可别怪姐姐没有提醒你。”燕宫巢化光离开,心中却恨恨道:“雀飞多是属于我的,司马台笑,咱们走着瞧!”

    见姐姐离开,雀飞多仿佛身子被抽空了似得瘫坐在地上,不住地气喘,这是她第一次反抗自己的姐姐。

    司马见雀飞多回来便道:“回来了,你也该对我说实话了吧。”

    雀飞多闻言,心中咯噔一下,表情暗淡下来:“原来司马大哥都知道了。”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我要伤了那女人时出现,难道天下间真有这样的巧合?以你的修为想必不在那女子之下,要想躲过那柄飞刀也不难,而你偏偏不闪不避,无非是要救那女子。”

    雀飞多自嘲一声,轻声道:“我还以为能瞒过司马大哥,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哼!”司马冷哼一声。

    雀飞多见司马台笑不再言语,便自顾自说了起来:“她是我的姐姐,叫燕宫巢,我们俩都是孤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们俩自小便相依为命,被主人收养,训练成杀手。日子虽苦,但姐姐对我一直无微不至。那日是我第一次外出,也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幸得司马大哥相救才得生天。与司马大哥相处虽然只有半日,但是我却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快乐……司马大哥,我……我喜欢你。”

    司马不料雀飞多竟然说出这番话,差点摔倒在地。

    “你不是吧,就是几个笑话和故事而已。”司马想到那日两人同行时,雀飞多确实满脸欢喜,一路上被逗得笑声连连,分别时还有些依依不舍。

    司马观雀飞多言语恳切,面色羞红,泪光在眼中打转,在火光与华灯的映照下端的是楚楚可人。对于雀飞多的话,司马信了七分。或许正如雀飞多所言,她才涉世不深,从一个异性身上得来许多快乐便自然而然心生好感,也正因为她的单纯,她才敢于说出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司马不得不吐槽雀飞多口中的主人,能把杀手训练成这样,他也算是极品了。司马还得出一个道理,那就是千万不要随便给单纯的妹子讲爱情童话故事。

    “咳咳,雀姑娘那个什么,我……”

    不等司马说完,雀飞多甩了甩眼中的眼泪笑道:“司马大哥不必烦扰,我喜欢你只是我的事,我只是想现在说出来而已。”雀飞多这句话只是说了一半,另一半没说出的是“以后怕是没有机会说了”。

    司马不知该怎么接话,他还是第一次被告白,前世他也只谈了飘雪一个女朋友,还是自己辛辛苦苦追到的,哪里有这样的经验。

    “司马大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不要叫我‘雀姑娘’了,就叫我……就叫我……”雀飞多思索了片刻道:“就叫我多多吧。”

    “呃……好吧,多…多多。”

    雀飞多笑了,笑得无比灿烂,竹林的万千华灯似乎也为之黯淡。

    司马看着眼前的雀飞多,竟是一时间呆住了。

    “司马大哥,上次的故事你还没有讲完,究竟白雪公主有没有得到王子的真爱之吻?她有没有从昏迷中醒来?”

    司马还有些懵圈,不知以后该如何面对雀飞多,听到雀飞多的询问,于是摇摇头不再去想,而是接着上次说到的地方娓娓道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