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四十章 燕刀疾行

第四十章 燕刀疾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司马台笑在拳宗呆了三天后便辞别段山岳,段山岳大为不舍,直将司马送到关山山脚,看着司马离开才回返拳宗。

    虽然拳宗一行司马的修为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但是段山岳的一席话让司马的心境更加平固。司马的心情似乎不错,迈着大步哼着小调向九环山行去。

    “出了渡仙山没几天就回去是不是着急了些?”司马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回到渡仙山后就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再次出来,战域中原这么大,好多地方都没去过呢。

    想着,司马拿出了那张破地图,在地图上仔细观看。

    “自从得了这张地图,我还没好好看看熟悉战域中原的布局呢。”

    地图虽然破旧,但是注解很是详细。从地图上能看出,战域是一块大陆,中原之地也很好区分,画一个刚好能将三处灵地容纳在内的圆,这个圆便基本概括了中原所有地方。中原约占战域大陆的一半,在战域的东半段,地势平坦,其他地方多为蛮夷荒芜高原荒山之地,人烟罕至,是以地图上中原之外的地方少有详注。富春城地处中原偏东,旁边便是翠灵山仙灵派。九环山在中原的西南之地,与三灵地之一的华灯翠竹林倒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关山大约处在翠灵山与九环山中间。戮世魔城虽然不在中原之列,但地图上也有记载,魔城旧址在中原的西南方,距离中原地界倒也不算远。

    司马仔细看了片刻后,慢慢道:“三大灵地的飘渺云烟泽我已见识到了,快雪孤峰在东北方太远,这华灯翠竹林与九环山不太远,不如我去看看,虽然有些绕路,但权当作旅游了。”

    司马收拾好地图,再次哼着小调向华灯翠竹林方向行去。

    习武之人脚程很快,即便司马没有刻意加快速度,也行了不到两日便已快要抵达目的地。司马行走在一片树林当中,心中正在幻想华灯翠竹林会是一番什么景色,突然林间飒风摇曳。

    司马冷笑一声,心中暗道:“哼,跟了我两天了,终于决定动手了吗?”

    原来司马自从离开关山拳宗后就感觉自己被人跟踪,许是一路上未曾寻得合适的时机,那人便不曾动手。司马为了引出暗中之人,故意选择经过这片寂静的树林。

    司马冷声道:“按耐不住了吧!”

    树林中虽然不见敌人,但是慢慢浮现一层杀机。这时,飒风骤起,司马听到一声燕啼,一只金煌煌的飞刀眨眼而至。

    司马大惊,不想对方竟然是使暗器的高手。险险避过这逼命的一刀,司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否则命休于此。

    司马凝神戒备四周,看不见敌人的压力让司马的额头沁出淡淡汗渍。又是三声燕啼,竟是三把金燕飞刀从三个不同的方向飞来。司马见状,非凡早已在握,闪身避过一只燕刀,非凡挥洒挡下另一只,司马周身火劲爆发,冲击之下,第三只燕刀轨迹稍变,饶是如此,第三刀还是将司马的衣服划破。

    “难道敌人有三人?”司马思索片刻便否定了这个猜想,最初的攻击虽然是试探,但也可以看出对方修为不低,似这般修为的敌人若是三人,那在刚才第二轮的攻击下,司马已成尸体了。

    “就算敌人只有一人也不可小觑,刚才三刀几乎同时而出,却是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发出,可见对方身法之快。”

    司马心知不能再被动下去,否则被杀不过是时间问题。

    见对方隐藏的极为成功,让自己看不到分毫,司马苦笑道:“我真是为敌人选了个极佳的场地啊,究竟是谁要杀我?”

    为寻对方踪迹,司马饱提内元,内息四散。这一招司马当初在袖红雪的百花阵中就曾用过,确实地寻到了袖红雪的隐身之地。这次的范围更大,司马虽然修为大增,但也不一定能捕捉到对方的行踪,但此时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司马扩大内息探查范围,表情有些痛苦,似乎很是吃力,但好在此计果然奏效。司马感觉得到,一条迅疾的身影不停在树林中穿梭,速度之快加上树木的遮蔽让人很难看到其身形。

    司马刀起燎原之势,元神锁定了那条极速的身形。那人刚察觉到自己被锁定,心下正惊讶万分,不料一眨眼的功夫,自己的猎物就冲自己迎面而来,手中还挥舞着红光热浪的大刀,

    司马使出的正是那避无可避之招,对付此等身法非凡的对手,燎原之势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一旦锁定对方,只要对方一动,便一定会中招。当然,除了梦旗那个“怪胎”之外,司马不认为此时的对手也会那般化身于无形的功夫。

    就在司马快要砍中对方的时候,又有一人大叫着冲了出来。

    “司马大侠,我来助你!”司马一听便知来人是谁,会叫司马为“大侠”的也只有当初在九环山被司马所救的雀飞多了。

    雀飞多速度也是不慢,挥着两把雀刃弯刀眨眼已到眼前。雀飞多快,那人更快,正愁没法避开司马的刀,见雀飞多冲来,那人起手就是一把金燕飞刀扔向雀飞多。司马见状恐伤了雀飞多,连忙更改目标锁定那柄飞向雀飞多的飞刀。砰的一声,司马及时将飞刀砍飞。那人见机,连忙化作遁光逃走了。

    雀飞多有些不好意思,怯懦懦地说道:“对不起司马大侠,都是我不好,让那人得机逃了。”

    “唉!”

    司马摇摇头也不说话,只是长叹了口气将非凡收了起来后转身离开。雀飞多见司马不理自己,只得怯生生地跟在司马台笑身后。

    ……

    临近黄昏,司马台笑抵达了华灯翠竹林,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大侠?”雀飞多细声细语叫了一声。

    司马听到雀飞多的声音,心中就有些烦躁与生气。司马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小姑娘最初还是有些好感的,虽然初救她时她对司马有些戒备,态度也不是很好,但是二人有说有笑地一起离开九环山时,司马为了调节气氛给这个小姑娘讲了不少笑话与故事,二人的关系也渐渐变得融洽。令司马没想到的是,当日文静可爱的雀飞多今日竟然做出这种事。

    司马看雀飞多的脸有些委屈,心道你还委屈,老子才委屈呢。想是晾了人家姑娘一天了,司马也有些不忍,便道:“我说了不要叫我‘大侠’,叫我司马就好,天快黑了,去找些柴火来生火吧。”

    雀飞多见司马有所回应,当下开心了不少,便去照司马所言捡柴火去了。

    现场留下司马台笑独自一人,置身在这一片偌大的竹林之中,司马心情舒畅了不少。这一棵棵竹子笔直高耸,有碗口般粗细,竹身碧绿通透,宛若翡翠,竹叶晶莹剔透仿若碧玉。夜幕渐渐降临,萤虫现身,在花草间飞舞,泛起点点星光,处于根部的竹节也亮了起来。司马得见惊讶不已,原来是到了夜晚就会发光的竹林。

    不多久,整个竹林的根部竹节皆亮了起来。

    这时,雀飞多抱着一堆柴火回来了。这竹林中皆是青草绿竹,哪有柴火可捡,司马让她去捡柴也就是说说而已,想她寻不到柴火自会回来,哪想雀飞多还真捡了不少回来。

    “看来是跑出竹林捡的。”司马看到雀飞多小脸微红,也动过真元,便知道这丫头是运功跑出竹林捡的柴,而后又运功跑回来的。

    司马见雀飞多还有点微喘,心中有些愧疚,但是一想到她对自己之所为,当下又有些生气。

    “哇!好漂亮啊,比我的花田美丽多了!”

    原来不仅只有根部的竹节能亮,随着时间的推移,发亮的竹节变成了第二节,慢慢又变成了第三节,然后是第四节……如此,亮光由下而上依次递变,宛若华灯渐上……

    “原来如此,‘华灯翠竹林’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