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九章 司马战八极

第三十九章 司马战八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昨日三人喝了一晚的酒,今日一大早任平生便辞别拳宗回返他的仙灵派,而司马台笑则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司马洗漱完毕步出客房,来到拳宗演武场,看到拳宗众弟子正在操练武功,声势浩大,段山岳也在其中。段山岳掌起千层浪,拳扫八方风,脚下龙行虎步,端的是威势赫赫。

    “好俊的功夫!”待段山岳一套打完,司马鼓掌高声赞道:“老哥对武学当真是毫不懈怠啊。”

    段山岳见司马到来,笑曰:“武学一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司马笑道:“老哥这句话让愚弟汗颜啊。”

    “老弟天资卓绝,老哥我是比不上的。”

    “老哥就别再挖苦我了。”

    段山岳仰头望天淡淡道:“现在的江湖容不得老哥我有半分松懈啊。”

    “老哥嘴上不说,但还是对江湖安宁很关心的。”

    “哈哈,老弟这话倒是错了。你老哥我非是在乎江湖的安定,只是想护得我门下众人的安定罢了。老哥我最见不得的便是那藏头露尾,暗下杀手的鼠辈,是以每日精修,与那天旗誓不两立!”

    司马不答话,他看得出段山岳言语行事虽然显得有些强势且我行我素,但这也只是他的性格使然,换句话说,段山岳的言行举止也是一种耿直的表现。

    “老弟来得正好,不如我兄弟二人切磋切磋?”段山岳摩拳擦掌问道。

    “好!”司马倒是没有拒绝,能与段山岳切磋一下他求之不得。

    “老哥注意来!”

    话音刚落,司马肩头一抖,非凡应势出鞘,携火热之气直飞对面段山岳。段山岳大叫一声“来得好”,八极元功已然上手,竟是以拳硬撼非凡。

    拳刀相撞,非凡不敌倒飞而出。司马快速挪移,眨眼间已将非凡握在手中,火元赞功,非凡红光大作,焰火大盛。招式连环,司马横刀快斩。段山岳不慌不忙,八极元功护体,让非凡难以近身。

    演武场上的拳宗弟子们见自家宗主与司马台笑切磋起来,纷纷停止操练,前来围观。只见一者刀势迅疾火势逼人,一者守势如山滴水不漏,看得众人无不拍掌叫好。

    司马暗道这土属性内力不愧是最强的防御属性,而段山岳的八极元功更是防御健体武学中的佼佼者,“烽火不动”的称号段山岳确实实至名归。

    快招难以奏效,司马决定力拼。只见司马饱提内元,再赞火势,一道道火蛇攻向段山岳。段山岳见司马欲以力拼,便守元回气,震散四周火舌。司马见机举刀力劈而下,砍向段山岳。段山岳再提元功,双手混元内力充盈不断,欲以徒手接刀。就在段山岳双掌将要接住非凡时,司马刀势陡变,竟是攻敌下盘。

    原来司马故作力拼之状,实乃诱招,目的就是要攻其不意,在场众人见状尽皆惊呼不已。

    反观段山岳却是嘴角上扬,竟是早已看透司马的一举一动。只见段山岳双掌化双拳,脚下稳而不乱,一拳护住下盘,将非凡震开,另一拳再赞三分功,直击司马正门。司马惊觉自己的算盘被段山岳看透,连忙回刀挡在胸口之间。饶是悍拳打在非凡之上,司马仍被击退数步,胸中动荡不已。

    司马收刀道:“老哥手下留情,兄弟我输得心服口服。”司马知道段山岳未尽全力,不然自己挨了这一拳非得吐口血不成。

    “哈哈,老弟不也同样没有使出全力,只怕再过不久就轮到老哥我甘拜下风了,哈哈哈……”

    一场精彩的比试,赢得在场众人的同声叫好。

    切磋完后,段山岳带司马参观拳宗,二人边走边谈,有说有笑。

    司马亲身见识了段山岳的八极元功后,心中赞叹不已,“老哥,你这八极元功攻守齐备,端的是强不可撼啊。”

    说到这里段山岳也颇为自豪:“兄弟有所不知,这八极元功是老哥我自创的功夫。配合我土属性的内元,近可安守方寸周身,远可奔袭四面八方。攻可化守,守可化攻,挥斥八极,神气不断也!”

    司马闻言暗赞不已。世人习武多为求学于前人,少有能自创者,而段山岳修为虽非顶尖,却能创出八极元功此等近可守远可攻的顶尖武学,其资质悟性不可不谓当世之翘楚。

    “看来八极元功的妙处我还没全然见识到啊。”

    “我还道自己是什么奇才,不过是个幸运儿捡了个神叹之元的便宜而已,哪像人家这般的货真价实……”

    知道段山岳的一身武功都是自身所创后,司马感触良多。前人之武学确有其精华之处,但也不是绝对适合他人。能创出一套适合自己的高超武功,可见其人对武学的理解有多透彻。念及此处,司马想到了自己的师尊步逍遥。司马不过练了《惑神策》火之章中的两招,就能望段山岳等人之项背,而《惑神策》不过耗费步逍遥短短的一个月时间,看来步逍遥之能为更加难测。

    听着段山岳对八极元功的介绍,司马越发佩服段山岳。满打满算,段山岳不过五百年的修为,而似杀旗魔将之辈该有近千年之功,如此看来,在武学上有如今之造诣的段山岳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想想当日在东海之滨天魔亦曾有言,段山岳再修百年,当会再筑新高。

    想起当日在东海之滨的见闻,司马向段山岳问道:“当日东海岸上老哥曾使出一招‘巍巍雄关’力抗天魔之威,却言那招尚未完成,未知现下可完成否?”

    “哈哈,你说那招啊。那招是老哥我自演武崖一役后偶有感悟,结合八极元功所创,至今仍有些晦涩不明,是以尚未完善。”

    司马闻言直道段山岳是个妖孽。

    “老哥我看兄弟你似乎不只有火元,可是想向老哥我求教一二?”段山岳带司马参观拳宗,司马却拉着段山岳大谈武学,所以段山岳有此一问。

    “老哥倒是把兄弟我看得透彻,兄弟确有此意,只是不好意思开口。”司马挠挠头笑道。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我既是兄弟,做哥哥的自然要相助于你,更何况兄弟你救了老哥我两次。”段山岳倒是颇为大度,拍拍司马的肩膀继续道:“老弟既是询问老哥我,想必兄弟体内尚有土元。”

    司马也不隐瞒,道:“不错,只是兄弟我尚不曾引出。”

    “天地诸般变,造化精气神。体为精,元为气,意为神,三者相辅相成,相应互化。体不健,意不察,则元难定。老哥我观兄弟之精与神皆不差,奈何兄弟身俱多元,即便精强神深亦是很难定元。是以兄弟未能引出土元,概因缺那‘机缘’二字。”

    司马闻言陷入了沉思:“精气神三者间的关系我在琅嬛玉府中已有了解,老哥所言精与神皆强方能定气。我这破绝之体早已致使我的‘精’的强大,无论身体素质还是经脉骨骼恐怕都是远超常人,不然也承受不了神叹之元。相比之下,‘神’似乎弱了些,还经常受本能所制,但也应该强于他人,看来症结就像老哥说的一样不在精与神。老哥的话难道是让我不必有所作为,听天由命?”司马越想越不懂,不作为又怎能有所获?旁边段山岳似笑非笑地看着司马,也不言语。

    “不对,老哥非是让我不作为,而是让我切勿贪功冒进,切勿执着。也不是让我听天由命,而是要抱有平常之心态面对。正所谓‘一朝开悟成仙得道’便是这个道理,顺其自然,静待天时。”

    “老哥之言令兄弟豁然开朗!”

    “哈哈哈,兄弟果然是通透之人,这个道理老哥我可是花了数十年才悟得,但须知既得所悟,便当为所悟,人们往往在‘为’之一字上有所欠缺。”

    “多谢老哥开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