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八章 关山拳宗

第三十八章 关山拳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离开近乡情馆的司马台笑非常失落,独自一人在富春城外发呆。

    司马想起自己举枪自杀后在异空间与飘雪见面的那一幕,想起飘雪那时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心中很伤心。

    “或许我一直在自欺欺人,飘雪永远的离开了,将我一人丢在了这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独自一人在那边不觉得孤单吗?”想着想着,司马的眼眶又湿润了,声声指责却是满含爱意。

    “笑哥,我不在你身旁,你要好好的……即使再次有了爱人,也请不要忘记我,我想永远在你心中,我爱你……”飘雪的最后一句话不断地回响在司马脑海当中,司马仰天大叫,激起鸟兽四散。

    “飘雪,我不会忘记你的,你在那边乖乖等着我,我们会再见面的……”

    司马重新打起精神,在这个世界他还有许多事要做,现在可不是消沉的时候。“既然飘雪给了我一个再生的机会,那我便不能让她失望,否则见到她时不得被她数落死……”

    此番下山事情已经了结,是时候回渡仙山了,若要回返渡仙山,首先必须回到琉璃天桥将他放下的地方,也就是九环山地界。

    司马翻开身上的旧地图,查找去九环山的路线。

    “嗯……路上似乎路过关山,关山不正是拳宗所在之地吗……”沉吟了片刻,司马决定去拳宗看看,反正顺路。

    难得下了渡仙山,司马倒也不急着回去,于是一路上不疾不徐,向着关山前进。大约用时两天,司马便抵达关山地界。

    远远望去,司马觉得这关山很平凡,至少与那翠灵山和九环山相比着实逊色不少。

    “应该没来错地方吧?”在司马的想象中,拳宗既是位列三门其二,那么它所在之地关山应该也是翠灵山和九环山那般的奇峰,不成想却是如此平庸,故而心中有此一问。

    司马看到山脚的界碑上写着“关山拳宗”四个大字,便大步向山上走去。行至拳宗山门前,一名弟子将司马拦住,礼貌地问道:“这位少侠,请问来弊派何事?”

    司马先是一愣,段山岳粗犷豪迈,不料其教出的弟子倒是谦逊有礼。司马亦还礼道:“在下司马台笑,前来拜会段宗主。”

    那弟子闻言大喜,忙道:“原来是司马少侠,少侠乃我拳宗恩人,请受我一拜。”

    司马连忙将那人拦住,那人继续道:“请少侠随我来。”

    司马随那名拳宗弟子步入拳宗山门,虽然关山比不上那翠灵山,但是拳宗的大气磅礴却不输仙灵剑派,司马看得咂舌不已。

    原来司马拜山的事情早有弟子报于段山岳,不等进入会客厅,司马就听到段山岳标志性的豪放笑声。

    “哈哈哈哈,司马兄弟你可来了,既然来了便不要急着离开,必须在我这里多住几日!”

    段山岳的快人快语让司马很喜欢,也开玩笑道:“那段宗主要悲剧了,在下可是很能吃的。”

    二人相视而笑,气氛颇为融洽。

    司马看到段山岳旁边还有一个熟人,便抱拳道:“任掌门也在啊。”

    “任某人前来与段宗主相商武林大势,没想到碰到了司马少侠,任某人再谢少侠当日之恩。”

    ……

    是夜,段山岳设宴款待司马台笑,席间珍馐佳肴无数,美酒佳酿成堆。

    “正想邀司马兄弟来我这关山坐坐,不成想兄弟自己来了,老段我高兴啊!来,老段我再敬兄弟一杯!”

    对于现在的司马来说,酒不过成了调味品而已,是很难喝醉的。见段山岳敬酒,司马也不推辞。

    “在下本来想回返渡仙山的,途经此处,便来一观拳宗的风采。”

    “哈哈,老段我这关山哪有什么风采,比任掌门的翠灵山差多喽!”

    任平生闻言笑道:“段兄此言差矣!”然后问司马台笑:“少侠可知这关山从何而来?”

    司马摇摇头表示不知,任平生继续道:“这关山乃是段兄亲手施为筑成的,独此一条,关山的气势便不弱于任何名山。”

    司马心中惊讶,这点司马真的没有料到,这也证明段山岳修为之高。

    段山岳摇摇头道:“这有什么好得意的,筑起这座不大不小的山也是耗了老段我数十年的时间,实在不值一提啊。”段山岳喝了口酒继续说:“如今的江湖,能人辈出,那杀旗的修为远在老段我之上,天旗其他成员的修为恐怕也不在杀旗之下。还有那魔城的浪子不回头,其修为便与杀旗相去不远,魔城的魔将们若是功体完全,其能为亦可匹敌杀旗。如此算来,老段我这点手段着实上不了台面。”

    段山岳所言非虚,司马也明白得很。

    如今的战域中原正值多事之秋,未来究竟会变成一番什么景象令人堪忧啊!

    说到魔城,任平生向司马台笑问道:“敢问少侠,那魔源的下落少侠可知?”

    “呵,果然还是问了。”司马心中暗笑一声道:“魔源一直都在师尊步逍遥手上,魔城与天旗想要从师尊手上夺走魔源,这可能性可谓是微乎其微。”

    任平生闻言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魔源绝不能落入魔城天旗任何一方的手中。”

    “好了,不谈这些扫兴的话题了!司马兄弟,老段我观你修为比之前在东海岸时精进了不少啊!”

    说起这个,司马倒是很自豪。当初在东海岸,自己还任人拿捏,如今自己修为虽然比在座的两人还有些差距,但前后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便进步如斯,正可谓是进步神速啊。

    “哈哈,段宗主过奖了,在下确实稍有进步。”

    “司马兄弟休要再称呼老段我什么段宗主,老段我蒙兄弟多次相救,也算是有缘,欲与兄弟义结金兰,兄弟意下如何?”

    司马看段山岳表情认真态度诚恳,加上对段山岳的为人作风也很喜欢,司马心想如果能拉近自己与拳宗的关系倒也不错,要是能从段山岳这学习到土属性内元的使用方法就更好了。念及此,司马便道:“如此甚好!”说着,司马端起酒杯跪地叫了一声:“老哥!”

    段山岳见司马应了下来,心中欢喜,也跪地道:“兄弟!”

    二人满饮杯中酒,相视而笑:“自此,我二人当同生死共患难!”

    旁边任平生无奈地摇摇头:“唉!如今中原形势如此紧张,亏你们俩还能这般乐呵。”

    司马看着不住摇头的任平生,心道这任掌门还真是有颗“忧天下”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