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六章 烟罗花魂 入梦玄机

第三十六章 烟罗花魂 入梦玄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梦旗闻听司马台笑嘲笑鄙夷之言,怒极恨极,当即就起杀心,誓要格杀司马台笑。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本旗让你死无全尸!”

    “哼,你有那个能为吗!”

    梦旗怒起赞招,一招毒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击司马胸口而来。

    经过在渡仙山上一个多月的锤炼,如今的司马可谓是脱胎换骨,早非当初的“吴下阿蒙”。面对梦旗狠毒的一掌,司马早有准备,肩头一抖,背后非凡瞬间出鞘。非凡来得更快,眨眼间已插在地上,非凡落地,火势顿起,拦住了梦旗的攻路。

    梦旗不料司马修为竟然超乎自己所想,看着面色平静,一脸无惧的司马台笑,梦旗心中开始盘算起来。初招被阻,心中的冲动倒也降了几分。

    “杀旗曾言这司马台笑修为平平,如今看来此言不实啊。难道在渡仙山上呆了不到两个月便能进步到这般地步?若真是如此,本旗还真得赞一声好一个司马台笑,好一座渡仙山呐!”

    这时,司马在眨眼间便握住了非凡刀柄,迅速向梦旗逼近。梦旗不料对方竟然毫无顾忌,敢主动发起攻势,一时间摸不准司马能为,不敢强缨其锋,从而极速后退。

    司马眼见梦旗选择后退,便知自己“出其不意”之计已然奏效。若论正常比斗,司马绝非梦旗的对手,此番若想取胜,司马心知自己必须玩点计谋。

    面对后退的梦旗,司马嘴角微翘,杀招上手了。

    刀悬身后,司马眼锁梦旗咽喉、心脏、丹田三处要害:“三花焰南山!”

    后退中的梦旗见司马即出之刀势已然锁定自己三处关键,心中大惊。既然难以全部躲闪,唯有提元运气强抗司马杀招。

    “十里烟霞!”

    梦旗混元饱提,身上烟霞遍照。三花之招对上烟霞十里,致使二人皆被震退。梦旗刚刚着地,却感觉杀机再次临身。原来司马早知道三花之招绝难破敌,两招相对时早已抽身,在梦旗落地未稳之时再出奇招。

    “燎原之势!”

    梦旗感到自己像是被猛兽盯上的猎物一般,走投无路,问生无门。

    司马这招正是《惑神策》中火之章的一招,以威势慑敌,让对方避无可避,避则必然中招。

    梦旗骇然,欲逃出司马杀招之势,这边刚一动,那边司马亦应时而动。司马似燎原之火,朝着梦旗吞噬而去。眼见非凡就要将梦旗的头颅斩下,梦旗却像烟霞一样消失幻灭,非凡斩了个空。

    烟霞再聚,复又变成梦旗的样子。梦旗笑道:“少侠好算计,好一个乱心计,好一套杀敌连环招!若非奴家功体特殊,岂非要死在少侠手中,少侠好生无情啊……”

    梦旗身怀独门奇功——烟罗梦幻,能让本体在一定时间内化作烟霞,无形无状却又杀人于无形,实难破解。司马燎原之招非是挥空,而是砍在了那无形的烟霞上面,致使无功而结。

    司马大惊,再挥刀向梦旗杀去,仍是难伤其真身。

    “哈哈哈,奴家这套功夫可不是只有这样而已……”梦旗得意的娇笑响起,同时身体再次化为烟霞,竟慢慢融入司马体内。

    “奴家这套功夫擅封杀元神,少侠放心,奴家不会在你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的。待少侠死后,奴家便将少侠这完美的身体收藏起来,日日观看夜夜享用……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梦旗渐渐融入自己身体,听着她变态的话语,司马台笑愈加心惊,奈何无计可施。

    终于梦旗完全融入到了司马体内,司马只觉头痛欲裂,意识动荡。

    “奴家会先封闭少侠的意识元神,然后将其灭杀,虽然会有些疼,但少侠只需忍耐片刻便结束了。”

    “啊!臭婆娘,你快给我出来!”司马痛得站立不住。

    “叫吧,骂吧,这样会舒服些的,哈哈哈……”

    司马渐感意识模糊,元神遭封,疼痛之感也渐渐不察,慢慢闭上了双眼陷入昏迷……突然,司马双眼圆瞪,满是凶戾之色,而司马丹田内,内元瞬间五分,成金木水火土而分时化育,规律地运行着。

    司马全身内劲爆发,怒吼一声,从体内逼出一道烟雾。那烟雾离体,化作一个人重重摔在谷壁上。

    原来司马元神被封,意识渐息,破绝之体应时而作,本能之下,神叹之元也随之五行而化,将侵入体内的梦旗逼出。

    梦旗从谷壁上下来,擦去嘴角的血色,看着眼前似鬼神般的司马心中大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梦旗再次向司马攻来,毒气遍生,将司马包围。司马大张其口,大力一吸竟将毒气全部吃掉。

    “好厉害!”

    话音刚落,司马已然出现在梦旗身后,梦旗竟然没有察觉,心中骇然之下,结结实实地挨了司马台笑一脚,梦旗再次摔在谷壁上。

    “走火入魔了吗?”

    面对神志不清又威不可挡的司马,梦旗不愿再战,已萌生退意。心思打定,梦旗连赞数掌,绊住司马台笑后,一个闪身便化作遁光逃之无踪。

    失去目标的司马台笑似乎更加愤怒,连挥数刀,刀气砍在谷壁上竟是入石百寸,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无论多么的威风凛凛,司马毕竟是暴走了,也就是常说的走火入魔。这样下去绝对于己无益,反生百害。果然,司马的呼吸越来越重,喉头发出干涩的声音,似是已到极限。倘若无法重回意识,司马只怕是要自耗而亡了。

    就在这时,从山谷之上飘下一条绝代身影,白裙青纱,美若天仙,正是袖红雪。

    却说袖红雪放走浪子不回头后,便循着司马消失的方向追寻而去。路上袖红雪碰到了被鬼纹面具们围杀的段山岳众人,便顺手助段山岳等人击杀了所有的鬼纹面具。听段山岳说司马还留在前面的山谷,袖红雪便迅速追了上去。

    袖红雪到达山谷后并没有现身,而是藏身于山谷之上,观察着谷中发生的一切。从刚开始的交谈,到后来的战斗,一切都被袖红雪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梦旗逃走,袖红雪终于忍不住了,欲出手将司马制服,免得他自耗而亡。

    见袖红雪现身,司马先是一愣,然后怒吼一声向袖红雪攻来。袖红雪反手而化,幽谷寒涧应式而出。琴弦轻拨,悠扬琴声跃然而出,欲静面前狂躁的司马。

    琴声似有作用,司马不断摇头,欲将缠绕不休的琴声甩掉。袖红雪抓准时机,玉指连拨,数道气劲冲向司马,尽封司马要穴。谁知司马竟然再次爆发,冲破体内封穴的气劲。

    “真麻烦,这家伙清醒时怎么就不能这么厉害!”袖红雪恨恨地骂了声。

    袖红雪再起妙音,蝴蝶自生。这些由内劲化成的蝴蝶纷纷朝着司马飞去,将司马围了个滴水不漏,司马一时间难以突破。

    就在袖红雪想直接将司马丹田封住,待问题解决后再将它解封时,司马似有所感,怒吼一声竟是直接冲破蝴蝶的围堵,一只手像是铁钳般捏住了袖红雪的脖颈,将袖红雪抵在了谷壁上。

    强烈的冲击下,袖红雪的面纱掉了,一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在神志不清的司马眼前。司马看着面前的这张脸,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就在这一瞬的破绽,司马发冠上的五帝神源散出温暖光芒,将司马整个罩住。一股暖流在体内流淌,沟通了司马的精气神。

    被封在一片黑暗的司马台笑的意识正苦于无路可投时,前面亮起了温暖的光芒。司马伸手触摸光芒,瞬间意识回归,元神解封。

    意识回归的司马台笑眼前所见的便是自己一只手正掐着一个人的脖子,而那个人的绝美容颜自己是永远也忘不掉的。

    “飘雪……”司马温情呼唤一声后,再难忍耐,陷入了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