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五章 梦花魂

第三十五章 梦花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司马台笑倚仗神叹之元,小心翼翼步入山谷之内,寻觅小五的踪迹。

    “看来只要不吸入太多的毒气,于我便不会有碍,我这内元真是个宝啊!”

    山谷内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大部分已经身亡,还有些气的也是命不久矣。司马台笑再深入,毒气更浓,遮住了视线,能见度降低。朦胧中,司马看到前方似乎有人端坐。走近一看,一人盘膝而坐,正运功抗毒,这人周围规律地坐着约二十几个人。司马认得正中间之人,正是段山岳。拳宗众弟子排座有序,分坐段山岳四周,以段山岳为中心被其一人护住,毒气难侵。

    段山岳察觉有人走来,警惕地睁开双目,杀机闪现。

    “段宗主且慢动手,是在下!”司马感到来自段山岳的敌意,连忙出言相告。贸然靠近身处险境的高手,稍有不慎便会被对方当成敌人。

    段山岳闻言定睛一看来人,发现是司马台笑,当即疑惑道:“司马小兄弟,你为何在此?”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一闪而至。司马正寻他不得,不想这个小家伙溜了一圈来到了这里,这道金光正是先司马而入的小五。小五在空中飞舞几圈,然后急速旋转,原本的金色消失不见,此时身上五行之色交替变换不断。

    司马眼见小五施为暗道:“难道小五是要吸纳谷中毒气?”

    果不其然,小五越转越快,谷中毒气渐渐被小五吸入体内。司马连忙对段山岳道:“师尊远见,算得中原有劫。未免无辜惨死生灵涂炭,师尊便派在下前来搭救。”说着还指了指正在吸纳毒气的小五道:“此物是师尊赐下的宝物,此番多亏此物。”

    司马没有放过这个“刷声望”的机会,半真半假地诉说着,不多时,谷内毒气已被吸纳泰半,视线也变得清晰。

    “我拳宗众门人又被司马兄弟所救,司马兄弟且受老段一拜!”

    段山岳说着便要跪拜,司马不料堂堂拳宗之主竟然有此一举,连忙阻止道:“段宗主不必如此,江湖救急份所应当,只是在下来晚了,让诸多同道丧生。”

    虽然除去了毒气,但是仍有不少人身亡,一些功力稍高的熬了过去免去一死,拳宗门下众人被段山岳一人所护,倒是没有死去一人。对于这点司马很是佩服段山岳:“段宗主不顾自身安危一力护住门下众人,在下实在佩服的很!”

    “哈哈哈哈,没什么好佩服的,用司马兄弟的话来说,我这也是份所应当。”

    小五身为五帝神源,兼具五行,变幻莫测,能化纳毒气倒也在情理之中。司马摸了摸重新回到发冠上的小五心中叹道:“我什么时候能完全掌握这五行神叹之元啊?”

    “司马兄弟,尊师是……”

    听到段山岳的问话,司马答道:“在下的师尊乃是渡仙山之主——无常在握步逍遥。”说完司马还在心中暗语:“师尊,名声我给你打出去了,等回到渡仙山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司马环顾四周,不见任平生及门下众人的踪迹。

    “段宗主,任掌门呢?”

    “任掌门行进急切,应该是在前面。”

    司马向前望去,这个山谷并不大,如此算来任平生众人应该是在毒气出现之前便已经出了山谷了。

    “前面恐怕还有陷阱,任掌门一行人怕是凶多吉少。段宗主,天旗是设好了陷阱等待诸位,诸位现在身上有毒,不宜再进,还是回返门内疗伤驱毒吧。”

    “不行,既是同盟,岂能置仙灵剑派之生死于不顾?老段我是断断不会离开的!”

    司马暗骂这个死脑筋,同时也不得不佩服段山岳的为人,现在这个世道,似段山岳这般的人确实不多了。

    “段宗主,即便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门下众人考虑啊。至于任掌门之事,在下愿前去营救。”

    “老段我更不会让司马兄弟一人前去救人!”

    二人正争论着,谷中出现一个窈窕婀娜的身影。

    “二位不用再争了,奴家会送二位到九泉之下与那任平生见面的。”

    听到这人妩媚的声音,司马二人循声望去:“什么人!”

    那人“梦”字面具遮面,衣着性感艳丽,举手投足媚态横生,司马二人连忙戒备来人。

    “奴家梦花魂,二位称奴家一声‘花娘’便可……二位不要这样看着奴家嘛,吓坏奴家了……”

    妩媚的声音,搅扰着众人心神,司马凝神守心不为所动,段山岳则是怒吼一声:“天旗妖女,何敢猖狂!”怒声如山崩,让心神渐泯的众人清醒过来。

    司马眼见来人的“梦”字面具,便知其人是天旗之人,其修为绝对不可小觑。

    “段宗主,这里怕是还有埋伏,还是速退吧,迟了恐怕性命不保啊。”

    段山岳明白司马所言有理,朝着山谷的另一端叹了口气道:“众人速退,老段我断后!”

    众人闻言纷纷原路撤退,这时梦旗一挥手,从山谷两侧杀出一群鬼纹面具。鬼纹面具们皆是高手,而这边众人皆身负毒伤,哪里是对手,一个交接,便被鬼纹面具们斩杀数人。

    “段宗主快走,在下来挡住这个梦旗。”司马与梦旗对峙起来,对不远处的段山岳道。

    鬼纹面具来势汹汹,能与之相抗的只有段山岳。段山岳明白现在是不走不行了,便护住众人渐渐退出山谷。

    梦旗一声令下,鬼纹面具们纷纷追逐段山岳众人而去。司马松了口气,一个梦旗自己就不是对手了,这些带着鬼纹面具的人要是留下来,自己还真不好办。

    “段山岳他们应该能逃过鬼纹面具们的追杀。”

    “司马少侠能破奴家的毒阵,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梦旗魅惑的声音再次想起,传到司马耳中。司马并不言语,而是暗中思考应对之策。

    梦旗轻启莲步,媚态百生,慢慢来到司马身边在司马身上到处打量。

    “少侠好生俊俏,看得奴家心中甚是欢喜,不知少侠对奴家有何感觉?”

    司马观梦旗体态婀娜,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与那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袖红雪比起来亦是各有千秋。“但是人家袖红雪好歹露出一双美目,让人一看便知是世上少有的美人。你倒好,一张面具将整个脸罩了起来,鬼知道你长的什么样?说不准是个‘背影杀手’呢!”

    “没感觉!”

    “唉!江湖传言少侠钟情于那袖红雪,看来是真的了。”

    司马听到梦旗的话语一愣,暗骂哪个多嘴的在江湖上乱嚼舌根!袖红雪从不容男人接近自己,突然身边多了个司马台笑,加上二人风头颇盛,这难免让江湖人对这二人说三道四。其实江湖上类似这样的传言多不胜数,往往不可信,不过是武林中人茶余饭后调节气氛的谈资罢了。

    “在下确实钟情于一人,但不是袖红雪。”司马所言钟情之人自然是他心爱的飘雪。

    “你们天旗灭我司马山庄,此仇当报,今日你我二人少不得一战了!”

    “少侠何必动怒,执行暗杀任务的是那杀旗,与奴家无关。”梦旗一只手轻抚司马的肩旁,脉脉含情道:“奴家对少侠甚为倾心,不如你我二人寻个无人之处……”

    梦旗慢慢将身体贴上司马,司马虽感到入怀之温润,心中却不为所动,双手用力将梦旗推开。梦旗“哎呦”一声,佯装摔倒,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少侠何故如此?叫奴家好生心痛!”

    司马冷眼紧盯梦旗,冷哼一声:“哼!梦旗,收起你的狐媚,爷是不会中招的。最重要的是,爷对老女人丑八怪丝毫不感兴趣!”

    梦旗最听不得他人说自己是“老女人”、“丑八怪”之类的,当即怒不可遏,厉声喝道:“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本旗让你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