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二章 凄凄决死原 遍地枯骨堆

第三十二章 凄凄决死原 遍地枯骨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自从与袖红雪分开,时至今日也有差不多两个月了,此刻见到袖红雪,司马台笑倒觉得与袖红雪分开很久了。

    今日的袖红雪不同先前所见,身上所穿不再是华美的罗裙,代之以素装典雅。不变的是那姣好的身段和那双如秋水般的美目,以及脸上的一方轻纱。没有了往日的雍荣华贵,现在的袖红雪颇显清新,一时间司马看呆了。

    “公子可看够了?”

    司马台笑回过神来:“呃……袖馆主为何在此?难道也是去决死原?”

    “只许公子前往,红雪便去不得吗?”

    “袖馆主说笑了,在下只是好奇,任何事情都不放心上的袖馆主此番竟然愿意踏出近乡情馆。”

    “总是呆在情馆中难免有些沉闷,便趁此机会出来走走。公子不是在渡仙山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渡仙山现世与司马台笑被渡仙山接入的消息早已传遍武林,可谓是无人不知,故袖红雪知晓此事。袖红雪曾放出蝴蝶寻找司马,但是蝴蝶皆被渡仙山阵法所阻。司马下山后,袖红雪的蝴蝶有所感应。袖红雪本也不想参与此事,但知晓司马台笑离开渡仙山后就有些坐不住了,这才离开近乡情馆寻到司马台笑。

    司马听到袖红雪的问话,回答道:“蒙师尊相救,得入渡仙山并被收为徒弟。前几日师尊将在下打发出来历练历练,恰逢此事便来看看。”

    “公子给红雪的感觉似乎变了?”

    司马闻言心道这女人的眼睛也太毒了,自己修为大增可不是大变么。

    “感觉公子与红雪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袖红雪一脸哀怨轻声道。

    “合着你说的是这事啊!”司马在心中吼着。司马台笑一直认为袖红雪太神秘,本能的不想与她牵扯太深。

    “公子?红雪是否对公子有恩?”

    听到袖红雪的问话,司马台笑心中咯噔一下,极速思考着这女人问这话什么意思,又要对自己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虽然不愿与袖红雪过分深交,但人家确实帮过司马多次,由不得司马不认。先是带司马参加三门会,后又助司马逃离演武崖,在飘渺云烟泽还将司马从月见无华手中救出。

    司马想起这些,只得暗叹一口气道:“袖馆主之恩,在下不敢忘……”

    “唉!红雪无他求,只望公子莫要再疏远红雪可行?”袖红雪越说越显哀怨。

    司马心中直呼你千万别摆出一副哀怨的媳妇脸,越听心中越发毛。

    “在下何曾疏远袖馆主……”司马一语未毕,袖红雪的怨声再次响起。

    “公子一口一个‘在下’,一口一个‘袖馆主’,下山了也不去看看红雪,还不是在疏远红雪?”

    “你这是唱的哪出啊?”司马心中直范嘀咕。司马承认自己确实有意与袖红雪保持距离,实在摸不准这女人为何靠近自己。“唉!算了,人家帮了我是事实,我这样疏远人家确实说不过去,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怕人家惦记不成?”想到这里,司马便不再与袖红雪端着了。

    “那个……袖馆……红雪姑娘,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见到司马台笑认错,袖红雪便不再不依不饶,轻笑道:“公子知错善改,红雪便原谅公子了。红雪今日得遇公子,想与公子一同前往决死原可好?”

    司马只好生无可恋的答道:“好好好,红雪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到司马台笑的反应,袖红雪心中乐开了花。司马瞧着红雪的高兴劲儿,只道这女人是上天派来搞他的,是自己的克星。

    被袖红雪这么一搅和,司马也没心情慢悠悠跟在任平生与段山岳的队伍后面,不等他们启程,司马便起身向着决死原走去。

    二人一起上路,一路上有问有答。原本强势的袖馆主,此刻倒像是一个小姑娘,抓着司马台笑问东问西。

    “公子给红雪说说渡仙山吧?红雪曾让蝴蝶找过公子,但是都被阵法所拒。”

    “整天飘在高空中,空气稀薄啊。”

    “收公子为徒的是渡仙山的哪位高人?”

    “什么高人啊,就是一个吝啬鬼,连口茶都不舍得给。渡仙山上就他一人,自称‘无常在握步逍遥’。”

    “世事无常,命运多变,既敢自称‘无常在握’那便一定是高人了。源儿还好吗?”

    “好的很,都快成山大王了,山上除了师尊它最大。”源儿整日带着各类走兽飞禽满山疯,可不是山大王吗,这也是一种才能吧。

    ……

    战域西北之地有一去处,约有方圆数里之地。此处平坦无碍,杂草横生,枯木遍地,鸟兽不至,人烟全无。不知从何时起,武林中人为解决江湖恩怨,常常约战于此。此地的环境也确实适合决斗,渐渐的,此地便成为了武林中决斗的不二之地。江湖之中,但凡决斗便是死斗,此地便得名“决死原”。长年累月下来,决死原遍地枯骨,残兵废器多不胜数,为这原本就毫无生气之地更添加了一层阴森可怖之色。白日里阴冷袭身,入夜更是磷火点点,甚是瘆人。

    从未见过此等景象的司马台笑,此刻见到决死原不免心中发毛。身处这满地枯骨的决死原,行走其上简直是踏尸歩骸,感受着四周的阴冷之气,仿佛要钻入自己骨髓般。

    不少人已经到了,决死原的边缘地带站满了来自各地的武林人士,任平生与段山岳的人马也赶到了,决战之刻渐进,人人屏息以待。

    “公子,为何我们不与众人呆在一处,偏要独自躲在在这个偏僻的角落?”

    “红雪姑娘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这次的决战绝不简单,难保不会节外生枝,我可不想与他们一起抱团等死,还是呆在这里的好。”

    “公子果然大智,想必公子此行也不简单吧。”

    司马撇撇嘴没有回答袖红雪的话,而是在心中暗道:“什么不简单啊,我会告诉你师尊是想让我为他扬名才把我赶到这里来的吗?”

    就在众人凝息以待之时,天边一道遁光极速而来,遁光杀气浓厚,望之生寒。遁光落地,一人从中步出,红袍加身,头上“杀”字面具遮面,口中发出刺耳的尖细声音:“天道不存,代天掌旗。杀旗既出,尸骸遍地!”

    杀旗的话语有内力加持,让众人的气息也为之紊乱,众人皆皆惊骇于杀旗能为之高。任平生与段山岳严阵以待,细心戒备。

    不多时,天边雷声不绝,一道紫色雷光眨眼而至。浪子不回头轻甲罩身,狱龙邪枪在握,面上傲气与杀气交织在一起。

    “紫芒邪电追命亡,狱龙枪出无人还!”

    人群中再起波澜,纷纷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这二人比之红雪姑娘如何?”司马观二人之威可堪当世一二,便好奇地问袖红雪。

    袖红雪冷哼一声:“无可比!”

    司马闻听袖红雪自信的话语,感叹道果然还是那个袖红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