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一章 燕雀

第三十一章 燕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锦簇花团,各类繁花争奇斗艳。在这一望无际的花田中,有一所静寂的庭院。燕雀轩布局优雅,一看便知是女儿家的院落。

    雀飞多抵达了燕雀轩,推开庭院的大门,径直来到正厅。正厅一人独立,宽大的灰袍将整个人掩藏其中,灰袍的兜帽遮蔽了那人的脸庞,身上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就这样负手而立,似乎正在等着某人。

    雀飞多进入正厅,看到神秘人便跪拜曰:“参见主人。”

    看不清的面容微动,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事情可办好了?”

    雀飞多从怀中取出一把长生锁双手奉上:“回主人,主人要的东西奴婢已成功取得。”

    神秘人伸出手来,长生锁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很好。那齐天疆现在如何?”

    “回主人,齐天疆伤势尚未痊愈,但奴婢仍不是他的对手。”

    “嗯……”神秘人沉吟片刻道:“此间事了,你与燕宫巢随时待命。”说着,神秘人消失在原地。雀飞多低头应到:“是!”

    静谧的廊亭中,微风轻抚,掀起阵阵花香,亭中清澈的池水上漂浮着片片花瓣。香薰缭绕,幔帐红纱间雀飞多卸去了那身黑色的行装,放下了那及腰的长发,披上了一层薄纱,脚步轻移来到池水旁边。薄纱之下肌肤隐约可见,雀飞多素手在水中试了试温度,便起身褪去身上那唯一的遮蔽之物,露出了那近乎完美的胴体,轻抬玉足进入池水中。美人入浴,妙不可言。

    撩水声中,雀飞多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人的身影。那人救了自己,为自己疗伤。二人一起离开九环山地界的路上,那人还给自己讲了不少前所未闻的笑话和美丽的故事,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这或许是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这时候,一双柔弱无骨的臂膀将雀飞多从背后抱住,打断了雀飞多的思绪。

    雀飞多笑了笑轻声道:“燕姐姐,你又来了。”

    燕宫巢细语轻喃,在雀飞多耳边问道。“我的好妹妹,在想什么呢?”不知何时,燕宫巢也赤身裸体的出现在雀飞多身后。

    “没什么,只是刚刚完成了主人交托的任务,现在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知为什么,雀飞多没有向这个无话不谈的姐姐说出真相。

    “这也难怪,毕竟是妹妹第一次出任务。”

    雀飞多轻轻应了声。

    燕宫巢看到雀飞多背后和左肩上有些淤青,那是齐天疆和萧云所伤。虽然司马台笑为雀飞多治好了大半的内伤,但是被伤到的地方还尚有些轻微的淤青之色。

    燕宫巢焦急道:“好妹妹,你伤得怎么样?疼不疼?”

    “燕姐姐,我没事,一些小伤而已,姐姐不用担心。”看到这个自小以来便相依为命的姐姐如此担心,雀飞多连忙转身回道。

    燕宫巢将雀飞多抱在怀中,轻抚着雀飞多的头。雀飞多的脸颊感受着来自姐姐双峰的温暖,幸福的笑了:“燕姐姐,我真的没事。”

    燕宫巢捧起雀飞多的脸,慢慢吻了上去。四瓣红唇相贴,雀飞多的脸色渐红,突然感到一只手攀上了自己的前胸,另一只则是摸向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姐姐,不要……”

    燕宫巢没有停止,轻喘娇喃之声渐起。红纱幔帐,水气缭绕,一片缠绵旖旎……

    “大哥,浪子自作主张约战杀旗……”

    魔迹乱窟内月见无华找到天魔大化,天魔大化没等月见说完便将其话语打断:“本座已经知晓,本座自会处理。这个浪子越来越猖狂,早晚让他知道本座的厉害!这事三妹无需多管,仍照看好魔卵便是。”

    掌天殿内,“智柱”亮起,发声而问道:“杀旗,此战可有胜算?”

    “杀柱”回道:“那浪子不回头的邪功不凡,确实是个对手,但是杀旗的杀名也非浪得虚名!智宰勿虑,此战本旗必胜!”

    “杀旗果然不虚‘杀’字称号,但是此战本相要你不可胜。”

    见杀旗不作回应,“智柱”便道:“怎么?你不愿意?”

    “智宰,本旗既掌杀旗便容不得本旗有输,不然岂非弱了天旗的威名!”

    这时“梦柱”亮了起来,出言道:“杀旗莫急,想必智宰有后续之计划。再言者,智宰要你不可胜也非是要你输。”

    “然也。本相要藉此一役杀遍群雄!”

    却说司马台笑向决死原赶去,一路上见到了不少武林中人,都是去观看这一场大战的。独自轻装前往的的司马追上了两队人马。这两队人马分别是任平生所带领的仙灵剑派众人和段山岳带领的拳宗众人。

    任平生与段山岳获悉浪子不回头与杀旗约战决死原,立即商议在双方大战之时,或许是一举杀除二人的最佳时机。后二门各领一干精英汇合,共同奔赴决死原。

    “看来这次的事闹得挺大的,届时恐怕难免一场大战。”为了避免麻烦,司马台笑一路上低调前行,远远的吊在大队伍身后。

    “这不是司马公子吗?偷窥的老毛病又犯了?”

    司马台笑一路暗中跟随二门人马,任平生与段山岳众人正在树林中休息,司马便躲到暗处,这句突兀的话语让司马吓了一跳。

    “嗯?被发现了?不对,这声音听着耳熟啊。”司马回身望去,袖红雪的一双美目颇具笑意的望着自己。

    司马看到袖红雪,哀道怎么又碰上了这女人,转念一想自己身上被袖红雪下了“蝶影留迹”。司马有些懊悔,在渡仙山之时怎么就忘了让师尊把这什么“蝶影留迹”给除掉呢?

    司马笑呵呵道:“袖馆主这是什么话?在下不过是与他们同路,也想在这休息而已。”这女人出现在这里,难道也失去决死原?

    “我看公子一路上都在跟踪他们吧。”

    “哈哈,什么‘跟踪’,多难听。是‘跟随’是‘跟随’,在下不是不知道路吗。”

    袖红雪听着司马的狡辩就觉好笑,“是红雪误会公子了,请公子见谅,红雪给公子赔罪了。”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