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十章 约战决死原

第三十章 约战决死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却说那追杀雀飞多的十几个人无功而返,回到了撼天经纬。

    那为首之人不是别人,而是撼天经纬之主齐天疆的首徒,叫萧云,深受齐天疆器重。齐天疆待其如亲子,将自身绝学“正阳一气”悉数传授。萧云其人聪慧,勤勉有加,做事沉稳,为人耿直,在“正阳一气”上的造诣也颇有火候,如不出意外,撼天经纬下一任掌门非萧云莫属。萧云自幼孤苦,被齐天疆收为徒弟后对齐天疆敬若生父。

    “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去回禀师尊。”萧云对其他师兄弟说。

    “师兄……”

    那被救的三人还要说些什么,萧云摆摆手打断三人。

    “我知道师弟你们要说些什么,这次被贼人逃脱全怪我领导无方,与诸位师弟无关,切莫再言语,都回去休息吧。”

    众人见萧云坚持,只得回去。

    萧云来到师尊门前道:“师尊,徒儿前来领罪。”

    房门自动打开,传来齐天疆的声音:“进来吧。”

    萧云进到房内,见齐天疆一脸愁容,当即跪地道:“徒儿无能,让贼人脱逃,请师尊降罪!”

    “起来吧云儿,也不是什么十分要紧的东西,被偷就被偷了吧。”

    “但是师尊,那可是您最心爱之物啊!”

    被偷的是齐天疆平时一直带在身旁的长命锁,这长命锁是齐天疆送给他刚出生的儿子的礼物。天不遂人愿,齐天疆的儿子刚出生没两年便夭折,其夫人痛心疾首一病不起,没多久也随儿子去了。自那以后,这长命锁便时时伴在齐天疆身旁。演武崖一战,齐天疆身受重伤,欲闭关疗伤,疗伤之时身上不得有金器,便把长命锁留在了卧室,谁料被人偷去。

    “本来留着作一念想,现在丢了也该是为师放下的时候了。”

    萧云看着似乎苍老了几分的师尊,心中愧疚难当。

    “那贼人修为不弱,没抓到也在情理之中,只要你们没事便好。”

    听到师尊的话语,萧云更加内疚。

    “师尊,本来徒儿已经快要将那贼人拿下了,半路又杀出个人来将她救走。”

    “哦?看来是有人接应了。可有看清接应之人的模样?”

    “那人身法极快,修为不在徒儿之下,徒儿没有看清他的面容。那人一招分袭三人,趁徒儿为师弟们挡招的时候救走了贼人。”

    “你不必自责,做的很对。那女贼能轻易摸进撼天经纬,但她偏偏只偷了一把长命锁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现在魔城与天旗蠢蠢欲动,却不知这贼人又属何方,武林恐怕难有平静了。”齐天疆似乎伤势尚未痊愈,咳嗽了几声。

    “师尊你的伤……”

    “无碍,刚刚与那女贼动手将其打伤,动荡了真气,为师还要继续闭关,撼天经纬的事就交给你了。”

    萧云拜道:“师尊放心,徒儿会加强守备,处理好经纬的一应事物。”

    司马台笑出了九环山地界便与雀飞多分开了。

    来到一处小城,司马为了打探决死原的消息,首选了酒馆。

    “小二,来一壶小酒,几个小菜!”司马寻到一张空桌,开口呼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二哥应了声便进了后厨。

    司马环顾四周,这酒馆装潢虽然比不上袖红雪的近乡情馆,但也算得上干净。十几个酒桌坐满了八九桌,都是江湖中人,生意还不错。

    司马正等着酒菜,便听到旁边一桌的两人高声谈论着。

    “听说了没?决死原将有大战!”

    “这样的大事,江湖中谁人不知啊。”

    司马一听,自己想要什么这便来什么。司马移步到那桌,抱拳道:“小弟是江湖新人,对这江湖不甚了解,一看二位大哥便知是行走江湖多年的高人,不知二位大哥可否提点小弟一二。”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那二人被司马说得颇为受用。看了看司马不俗的打扮,二人只道是大家子弟新人出来历练的。

    “兄弟客气了,提点不敢当,请入座吧。”二人朝司马抱拳高呼。

    “如此多谢了,二位大哥既然如此乐助,此番当由小弟做东。”正说着,小二端着酒菜来了,司马招呼小二换上店中招牌酒菜送来。司马倒是不怕花钱,离开渡仙山之前敲了步逍遥不少银两,再加上自己抢劫匪的钱款所剩还不少,现在简直是小富翁一枚。

    二人见司马如此施为很是开心:“兄弟有何要问的,尽管提来,二位哥哥给你解答。”

    “多谢二位大哥!二位大哥刚才所言决死原的事能否详细给小弟说说?”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事。演武崖之变兄弟可曾听闻?”

    司马一听其中一人的问话,心道这事原来与演武崖一事还有关系。

    “这件大事小弟自然听闻过,只是不知这决死原与演武崖之变有何关系?”

    “演武崖之变最出彩的当属三人。一者是以一敌二力战顶峰二门之主的邪人浪子不回头;一者是五百年来屠灭十数个门派和世家的杀旗;最后一个便是同样以一敌二力战双魔的司马台笑。”司马听到这里心中窃喜,自己还真成了武林名人了。

    另一人接过话说道:“这次决死原决斗的双方便是那浪子不回头与杀旗。”

    “哦?是这两人?消息是什么时候传出的?”

    “就是昨天的事,浪子不回头怒然宣告天下,约战杀旗于决死原,好多人亲眼所见。这不,仅仅一天的时间,大半个武林都知道这事了!”

    司马台笑闻言惊讶万分,天机榜开榜是大约十天前的事了,不仅预测的不差,而且提前了九天。

    “原来是这两人要决斗,就不知浪子此为是魔城所授意的还是自己私自决定的?演武崖上浪子对天旗的态度表明二人之间似乎早有仇怨。天机榜上说‘家仇岂能共戴天’,难道浪子也是被灭的哪个门派或世家的遗孤?”司马越想越觉得可能。

    “那天旗可有回复?”

    “天旗野心极大,若不应战岂非落了下乘,当天杀旗就出来宣告接受约战。”

    “决战的时间呢?”

    “浪子说的是三日后,如今已过了一日了。”

    司马一听那便是两日后了,自己还不知道决死原在何处呢!

    “二位大哥可知决死原在何处?”

    二人闻言笑了起来,其中一人拍拍司马的肩膀道:“兄弟这个江湖新秀真够新的,没有一点准备就出来行走江湖。今日我兄弟二人蒙你请客,没有它物相赠,这张战域地图于你权当回礼了。”说着那人从怀中拿出一张有些破旧的地图。

    司马连忙挥手拒绝道:“这怎么好意思,我们相遇便是缘分,怎么还好意思收二位大哥的东西?”

    “哈哈,这只是一张随处可买的地图而已,贵重的东西我二人也拿不出,这东西于你有用,于我二人无大作用,你便收下吧。”

    司马生怕他们又说出什么“若是不收便是看不起我们”的话,便将地图收下。

    酒菜齐备,三人有说有笑,席间倒也开心。

    吃完告别二人,司马看着地图,决死原似乎是在西北,还挺远的。不过对司马来说这点距离两日的时间绝对够用。司马收起地图,朝着决死原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