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三章 遇匪

第三章 遇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司马台笑离开司马山庄已经半个月了,司马台笑遇到过一些旅人,到过一些村庄,会过一些江湖客,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算多了一些。这个世界没有官府,大部分人皆修武,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上派别林立,明暗里纷争不断。其中有三大帮派,分别是撼天经纬,拳宗和仙灵剑派,这三大帮派实力最强。其中仙灵剑派参加过五百年前的正魔之战,帮主更是从大战中生还的一员。其他两派虽然是大战后才建立的,但在这五百年的发展中实力竟然在仙灵剑派之上。

    司马台笑也见过那些平凡百姓,他们有的对江湖之人心生畏惧,有的憧憬,有的厌恶。

    这半个月漫无目的的游历倒是让司马台笑心情舒畅了不少。看不厌的奇山俊石,鸟语花香,就连空气也比前世好了不知多少。望着这些秀丽的风景,司马台笑蹦出了一个想法:报得大仇,找到飘雪后,我要和飘雪遍览这个世界的大好河山。

    这一日,司马台笑不再是无目的性的到处乱跑,因为他要去一个城镇,名字叫“富春城”。听旅人们说,那是这个世界最繁华的地方。

    司马台笑哼着小曲,迈着大步行走在一片小树林。正在他惬意的时候,从路的两边跳出三个持刀大汉,生的是虎背熊腰,横眉竖眼。

    “林挂吾名,路从吾姓,若要通过,钱财买命!”那三名大汉怒目大吼。

    司马台笑看着这三个突然跳出的拦路虎,心知是遇到打劫的了。司马台笑虽然不害怕,但也不想多生事端,更重要的是身上哪有什么钱财啊,半个月里早把为数不多的银两花完了,身上的衣服还是穿了不知多长时间的,补丁都一块一块的。

    “各位好汉,在下身无分文,包袱中也只是些干粮,还望各位通融一二。”

    三个大汉也有些懵,刚才没看清楚就跳了出来,现在看清了司马台笑的模样,浑身破烂确实不像有钱的。正当三贼尴尬间,为首的大汉看到了司马台笑背上用破布包裹的非常严实的刀吼道:“将背后的刀留下你就可以走了!”

    这刀是司马台笑从司马山庄地下密室的奉刀架上带出的刀,正是当年灭门凶手索要的非凡刀,因为藏在密室中才没被抢走。司马台笑决定行走江湖,怕刀被仇人认出而惹祸才用破布包裹起来。家传宝刀,岂容他人觊觎。

    “想要这刀,只怕要三位之命来换。”司马台笑脸上已然布满冷色。

    “嘿,小子不识好歹,兄弟们,抢了!”为首之人大怒,招呼身侧二人动手。

    “虽然不愿多事,但也不会怕事。来得此界尚未有一战,今日不妨拿此三个剪径的小贼小试一番。”杀机毕现的司马台笑仍不忘吐槽自己一句:“嗯?来了这么久,自己说话也一道一道的了。”心思打定,司马台笑摆出一副自认为大侠的风范,左手负后右手抽出背后非凡刀笑道:“请了。”

    得令的二贼见司马台笑敢执刀抵抗,怒由心生,挥刀砍来。因为是初战,司马台笑不敢大意,凝神而战,闪过来袭几刀后便对二贼有了大致了解。

    “看来这二贼也只是会些粗浅的拳脚,就不知道那为首的贼人武功如何?”念及此,司马台笑不愿浪费时间在这种小毛贼身上,快速两刀就讲二贼砍翻,因为刀被布包裹,故而没伤二贼性命。二贼捂着伤痛不敢再上,那为首的贼人却骂着将二贼踹倒在地。

    “原来手上有些能耐,怪不得敢叫板本大爷,小子,本大爷来会会你!”

    贼人袭来,司马台笑亦挥刀相迎,招来招往间早已了然于胸。

    “这贼首虽然有些本事,但也不过如此,不如拿他试试内力。”

    司马台笑提元纳气,运劲于刀身,裹布瞬间化为碎片。只见刀身森白,锋利无比,刀上纹路清晰可见,在内力的作用下闪着微光。

    司马台笑一刀挥出,一道锋利气劲划破空气袭向贼人。贼人也运功欲挡,却不想刀气在半途中就消散于无。

    “臭小子,你敢戏耍本大爷!”贼人看的真切,明显对方功力不济,刀气看似十分威猛,却是中看不中用,自己竟然被这小子唬住了,不由恼怒。

    司马台笑亦是心下一凉,自己确实运气于刀中的,如何在挥出时突感内力后继不足,甚至突然中断,致使这一刀毫无建树,而那晚自己一试内力的时候,墙的距离比这还远,都能一掌将墙化为齑粉,究竟是为什么?

    司马台笑思索间却见贼首再次攻来,一刀架住对方攻势,后跃拉开距离。匆忙间司马台笑再次运劲于刀中挥出,一道锋芒再出,袭向贼人。那贼人也不闪避,只觉刀芒不可能飞这么远,却不想这道刀气并没有向先前那样消散,而是直劈贼人胸口,在贼人胸口留下骇人的伤口,鲜血飞溅。刀气在砍中贼人后竟然速度不减,穿体而出,甚至将贼人身后数棵树木劈断才消散不见。再看那中招的贼人,早已没了呼吸。

    “什么鬼!”司马台笑发出了郁闷的呼声。“这一刀却是没有出现内息不继的情况,虽然没尽全力,却有如此威力。难道是因为前任强冲绝脉而留下的后遗症,才导致自己内力时有断续?虽然自己的内力似乎强大了不少,但这后遗症真让人抓狂。幸亏此番对敌的是毛贼三个,若是高手,自己恐怕必死无疑了,必须尽快解决此事。”

    “大侠饶命!”

    二贼的求饶声将司马台笑的思绪拉了回来。司马台笑看着二贼,想了想还是挥刀解决了二贼。本来饶了这二人也无不可,但二贼见过自己的情况总归是个隐患,为了日后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做的彻底些比较好。对于杀过人也杀过自己的司马台笑来说,如今杀人也没什么负罪感,何况这个江湖本来就是杀人人杀的江湖,道理永远掌握在胜者手中。

    司马台笑从三个小贼身上翻出了一些碎银子和不少银票:“嚯,看来这三个刚干了票大的还没来得及销赃就栽在我手里了。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我这破破烂烂的样子,他们也不一定敢劫我。”司马台笑说着将所有的钱财塞到自己了身上。“怎么有种打游戏的感觉,打完BOSS后摸尸,虽然他们算不上BOSS。”

    收拾完一切后,司马台笑继续他的行程,哼着小曲,迈着大步向着富春城进发。

    又行走了几日,司马台笑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富春城。看到眼前这座古色古香,却又不失磅礴大气的城市,司马台笑迫不及待的迈了进去。

    街上行人颇多,街道两旁有不少店铺,还有不少小商贩沿街叫卖。人们各个衣着古朴,有的在和商家讨价,有的在沿街散步,有的在茶楼休息……行走在大街上的司马台笑,看着自己破烂的衣着不禁有些尴尬,因为大家都以为他是乞丐。司马台笑来到一间布坊前,决定换身新衣服。再次从布坊出来的司马台笑着装焕然一新,他拿出布坊赠送的手镜照了照,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有江湖侠客的风范,就是这乱糟糟的头发有些煞风景,找个客栈吃些东西,然后洗个澡梳理一番。”

    近乡情馆是富春城最大的客栈,内中富丽堂皇,奢华万千,住宿美食舞姬等等一应俱全,是江湖豪侠文人墨客经常光顾之地,即便在整个战域也极负盛名。

    “这位客官,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司马台笑踏进近乡情馆便有一位小二前来招呼。

    “一间上房。”司马台笑在三名贼人身上搜得不少银两和银票,一时间倒也不愁钱财。

    司马台笑从掌柜手中接过房牌,在小二哥的带领下住进了近乡情馆。房间装置精美,司马台笑看着渐晚的天色,遂复来到大厅用晚餐。

    大厅特别宽敞,几十桌做工精美的坐席有序的摆放在大厅四周,墙上挂着精美的字画,大厅中央有一高台,专门提供歌舞等娱乐表演,十几个小斯在大厅穿梭,忙着为客人添酒加菜。司马台笑要了几个精致的小菜和一壶小酒,便一边用餐一边欣赏着大厅中的歌舞表演。正当司马台笑感叹舞姬们样貌秀丽体态婀娜时,却听到邻座的两人的议论声。

    “十年一次的顶峰三门会快要开始了你知道吗?”

    “切,谁不知道顶峰三门会是武林一等一的大会,我会不知道?”

    所谓的顶峰三门会司马台笑也曾在半个月的游历中听其他人说过,就是每十年撼天经纬、拳宗和仙灵剑派会共同举办一次盛会,广邀天下英豪,对过去十年间的武林大事进行裁决,并商讨未来的武林大势。届时各门派之间如果有什么恩怨,可以通过三门的调解来化解,也可通过江湖规矩比武决斗来了结恩怨,生死不论,日后更不得再寻衅。这次的顶峰三门会是在仙灵剑派举办,而仙灵剑派就在富春城东南五十里的翠灵山上。

    “那你知道这次的三门会着重讨论的会是什么吗?”

    “你也太小瞧我了,江湖人都知道,近几年有不少门派的掌门被暗杀,是继灭门案后的又一悬案,当然是要讨论这个啊。”

    “你说的不错,不过恐怕对破案收效甚微。本来这三门会就是为了应对灭门案而成立的,但五百年来还不是陆续十多个门派和家族被灭门,至今没有凶手的任何线索?”

    司马台笑听到这里一惊:“难道他们所说的灭门案就是指司马山庄被灭的事情,不过听他们所说,这五百年来似乎不止司马山庄一家被灭,还有十几家。我去,什么组织这么大手笔?看来这什么顶峰三门会有必要一去了。”

    就在司马台笑沉思的时候,却见大厅中一人掀桌而起,醉醺醺的抓着一名舞姬的手拉扯着。
第二章 兵燹战域章节目录第四章 近乡红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