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二十九章 九环山上雀飞多

第二十九章 九环山上雀飞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是把我扔在了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走了一天了也不见半个人影。”司马台笑望着满天星斗抱怨。

    却说步逍遥让司马下山,司马应下,第二天便踏着琉璃天桥神采飞扬地离开了渡仙山。但是天桥着陆的地方漫无人烟,司马本来也没在意,谁知这地方地形太复杂,这不,天都黑了,司马还没走出去。

    “唉,这路痴属性是什么时候暴露的?我都不知道。”司马摇摇头自嘲了起来。

    “喂,小五,我们今晚就在这里露宿吧。”

    司马离开前,步逍遥让他把小五也带着,或许能派上用场。司马虽然不以为然,还是把小五带在了身边。小五是有灵识的灵物,司马怕他被江湖人觊觎惹起不必要的麻烦,便让小五待在了自己的发冠上。还别说,发冠上多了这么一个“饰品”还是挺漂亮的。

    本来源儿也吵着要和司马一同下山玩,但是被步逍遥无情的制止了,源儿那张小脸当时气得像包子似的。司马也不想源儿跟着,毕竟这次下山会发生什么事都无定数。

    发冠上的小五听到司马的话便动了动,表示自己无所谓。

    司马台笑捡了一堆树枝正想燃起篝火,远处几个人影互相追逐掠过。

    “嗯?什么情况?这一幕感觉有点眼熟啊。”难怪司马如此感慨,上次在近乡情馆就遇到类似的事。

    司马台笑这个好奇心爆表的人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决定跟上去一观究竟。

    明亮的月光让这个夜异常光亮。十几个人追逐着一名黑衣女子,那女子似乎身上有伤,没多久便被追上,被那十几个人团团围住。

    为首之人道:“你跑不掉的,快快束手就擒吧!”

    那女子不作言语,手中紧紧握着两柄细短的弯刀,表示决不妥协。

    这时司马台笑已经赶到,躲在昏暗之处。

    “嗯?虽然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群大老爷们围攻一个女人也太不像话了。”司马注意到,那群人身上的服饰有些眼熟。“撼天经纬的人?”司马想起来,演武崖上撼天经纬的子弟似乎穿的就是这样的服饰。

    司马当即就将这事定性为大门派欺负人家小女子,心中还嘀咕前世看的小说都是这类情节。

    那女子挥舞着两柄弯刀与撼天经纬的人打了起来。

    “啧啧,好功夫!”那女子双刀迅疾,处处攻敌要害,司马忍不住赞叹。

    “只可惜那为首之人修为亦是不低,再加上人多,这女子又身上有伤,情况不乐观啊。”那为首之人掌威赫赫,一招一式皆沉稳不落下风。司马看的替那女子着急,决定出手。

    那女子渐渐不支,左肩被为首之人拍了一掌,当场口吐朱红。众人齐上,要将黑衣女子拿下之时,一道火光冲天。众人大惊,高呼:“还有同党?”

    司马台笑非凡出鞘,刀身被熊熊火光包围,迅速切入战局。一刀三式,分别攻向离那女子最近的三人。

    这一招正是惑神策所载的其中一招,曰“三花焰南山”。此招一出,分击敌方上中下三路,让敌人难以闪避,是为杀招。司马不想多惹是非,便分袭三人,不为杀敌而在扰敌。

    那为首之人反应最快,提元纳气,连赞两掌,为其中二人抵消了司马的攻击,随后又迅速将最后一人推开,自己的手臂却被击中,鲜血不断。

    司马虽然讶于这人之能为,但没有停留,抓住空隙化光将那女子带走,这一切的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瞬之间。

    “师兄,你没事吧?”众人关切询问。

    “我没事,皮肉伤而已,只是人被救走了。”

    被救的三人忙道:“师兄是为救我们三人才让那女子逃走的,师尊若是怪罪,我三人愿领全责。”

    为首之人拍了拍三人的肩膀,叹口气:“你们没事就好,这事我会向师尊禀明的,你们别担心了。”

    司马寻到一处偏僻的角落,将那女子放下。那女子受了一掌,伤上加伤,正昏迷不醒,俏生生的脸蛋煞白,满脸汗渍,胸口起伏不断。

    “看来受伤不轻啊。”

    司马在琅嬛玉府也学了些医理,为这女子把脉后便知其所受多为内伤。司马把女子扶好,运使木元为女子疗伤,不多久,这女子伤势好了泰半。

    月明星灿,篝火旁的司马抱着刀自言自语:“我救了她,她不会给我演什么以身相许的戏码吧?小说电视上都是这么个情节。这小妞长得是不错,但咱只钟情于飘雪啊……”

    司马正胡思乱想,旁边的女子轻呼一声,应该是醒了。

    “姑娘,你醒了。”

    女子听到司马台笑的声音有些戒备,看了看自己还算整齐的衣服才放下心来。感觉自己的伤好了大半,又看看旁边的司马台笑便知道自己是被这人救了。

    “多谢大侠相救。”女子虽然还有些戒备,但好歹自己被人家救了,道声谢还是应该的。

    司马闻言倒有些飘飘然:“哈哈,什么大侠不大侠的,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

    那女子又道了声谢便欲告辞,司马心道:“这就走了,剧本不对啊。咱虽然也没求你回报,但是你就这么走了也说不过去吧,好歹告诉咱你的名字吧。”

    “姑娘留步。”

    女子听到司马叫住了他,戒备之心更重:“大侠救命之恩,小女子来日必报。只是小女子尚有要事,不便多留。”

    “姑娘啊,那些人说不定还没离开,危险尚在,不如等天亮了在下陪你一起走吧。”

    女子想想这话也对,现在离开确实不安全,便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姑娘,追杀你的是撼天经纬的人吧,你是怎么得罪他们的?”司马好奇问道。

    女子闻言俏脸微寒:“无可奉告!”

    司马有些怒了,这小妞醒来后就没给自己一张好脸色看。

    “好歹咱救了你不是,不说就不说呗,寒着脸给谁看啊,我招谁惹谁了。”司马一边抱怨一边用手中的木棍猛戳篝火。

    篝火照佳人,粉妆玉颜红。司马看着女子在篝火映照下红扑扑的俏脸,叹口气道:“算了,江湖之事在下本不该多问,是在下失礼了。”

    那女子听到司马的抱怨也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大侠的救命之恩,小女子不敢或忘……”

    没等那女子说完,司马便挥挥手道:“行了,不要你的报答,你叫什么总能告诉我吧?”

    那女子低头思考了片刻,慢慢道:“雀飞多。”

    二人一夜无话,也都没有入睡。待天色渐亮,雀飞多起身告辞,司马连忙将她叫住。

    “大侠还有何事?”

    司马吱吱唔唔道:“那个吧,其实吧,我迷路了……”

    雀飞多“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宛若花开。司马见雀飞多发笑便道:“别笑了,这破地方地形太复杂了。再说了,要不是我迷路你会得救?我可告诉你,我不是路痴。”

    听到司马台笑的辩解,雀飞多更想笑,也没有了先前的拘束。

    “这里是九环山地界,地形确实复杂多变。”

    “原来如此。”对于九环山的复杂司马也略知一二,撼天经纬就在九环山之上,这九环山可谓是撼天经纬的天然屏障。司马没有看到九环山,这里想必是九环山边缘地带。边缘地带都这么复杂,那九环山上就更难想象了。这雀飞多怕是从九环山上逃出来的,能从天然要塞般的九环山上逃到这里,雀飞多恐怕不简单。

    “既然大侠不识路,大侠便跟小女子一起离开吧。”

    “一口一个大侠挺别扭的,我叫司马台笑,雀姑娘叫我司马就行。”

    雀飞多听到司马台笑的话,停下了脚步道:“你就是司马台笑?”

    离开渡仙山之前,步逍遥嘱咐司马台笑为自己扬名,那便不能用假名。人人都以为魔源在司马台笑手中,这让司马有些为难。步逍遥告诉司马不用怕,谁要是问魔源在哪里,就告诉他魔源在渡仙山步逍遥手中。司马道你开着山飘在空中,谁够得着你,还不是苦了自己这个当徒弟的。虽然口中这样说,司马也打消了使用假名的念头。

    “如假包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