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二十五章 渡仙山

第二十五章 渡仙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因为源儿的一句话,司马台笑如愿以偿的被那人收为徒弟。结果虽好,但司马台笑的心灵却是受了成倍的伤害,自己还比不上他的茶树!

    事后,司马台笑找到源儿询问那个什么雪澡茶是什么,源儿告诉司马台笑他的爷爷曾经对他说过,雪澡茶是水木老头的这位朋友十分宝贵的东西,其泡出的茶味道香醇,唇齿留香,即便是水木老头前来也很难喝到一口。

    对了,司马台笑也知道了他的师尊的姓名叫步逍遥。一个人在渡仙山上品茗观云,是挺逍遥的。源儿则被步逍遥剃了光头,说是惩罚源儿曾经对他的谩骂。被剃了光头的源儿自然一脸的不高兴,叫嚣着要拔光步逍遥的雪澡茶,当然他并没有成功,因为茶园设有阵法,只要源儿对茶树实施“侵犯”,便会被阵法打出去。

    司马台笑由此也知道了步逍遥收自己为徒并不是因为源儿的话,而是本就有心将司马台笑收下,多次拒绝只不过是想多刁难司马台笑玩而已。司马台笑心中苦笑:“你倒是玩得开心了,可把我脆弱的心灵折磨的够呛。”

    源儿被步逍遥勒令管司马台笑叫叔叔,理由是不想比水木老头矮上一辈。司马台笑倒是无所谓,不管怎样他对源儿还是一样的疼爱,不过私下里源儿还是叫司马台笑哥哥。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世外高人何必也在意这些个细节!

    司马台笑与源儿在渡仙山待了数日,对渡仙山的格局有了深入的了解。他们三人所住的地方叫“闲云之境”,那是一所木制的小庄园,景色宜人,清静无垢。渡仙山上有不少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山顶之上一条白练倾泻而下落于后山的一条山涧,司马台笑常常想,这瀑布的水到底从哪来的?这条山涧叫作“藏龙涧”,步逍遥告诉司马台笑二人不得轻易靠近,这让司马台笑不禁联想难道这藏龙涧中真的有凶猛的异兽藏在其中?渡仙山上还有一处精致的木制小楼,曰“琅嬛玉府”,听名字就知道里面藏书必定丰富,说不定有不少绝世武学,但是没有步逍遥的许可,司马台笑也不敢擅自进入,只能望楼兴叹。

    几日来,源儿与山上的不少鸟兽成为了朋友,整日在一起玩耍,好不惬意。司马台笑时常感叹,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做到的?相比较于源儿,司马台笑的日子却是十分苦闷。师尊步逍遥没有教司马台笑任何的武功,而是将司马台笑扔到茶园里去照看他宝贝的雪澡茶树。

    初见雪澡茶树的时候,司马台笑惊呆了,他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茶树。那雪澡茶树棵棵如冰雕一般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看着那如冰晶般的嫩叶,鼻尖嗅着那敲击心灵的香味,司马台笑才知道师尊如此宝贝它们也不是没道理,整片茶园也不过方方正正一小块。

    来到渡仙山已经有数日的司马台笑与源儿从没喝过一口雪澡茶,这让源儿大呼步逍遥小气。看着步逍遥整日饮着香气四溢的雪澡茶,源儿对这茶的惦记越来越深,奈何自己却没法对茶树出手,这让源儿的心更加痒痒。终于有一天,源儿找到司马台笑,让司马台笑摘下一些尝尝。司马台笑经不起源儿的软磨硬泡,加上自己本身对这雪澡也颇为好奇便应了下来。但是在司马台笑准备摘下雪澡嫩叶时,师尊步逍遥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司马台笑二人身后,二人直感到背脊发凉。结果司马被罚三天不准吃饭,源儿的屁股则被步逍遥打的通红。这个小插曲让司马知道,渡仙山上发生的一切师尊都了若指掌。

    除了整日里照看茶园外,司马也在积极巩固自己对内元的修炼,原本浑浊的内元现在已经清明了两种颜色。因为身体自愈的本能,木属性内力会自发对受伤的身体进行治疗,这成为司马逐渐掌握自己内元的突破口,在小五行阵中的濒临死境让司马成功引出火属性。司马也曾试着能否引出其他三属性,但是事与愿违。不过他也不气馁,多而杂不如专而精,连日来的修炼让司马对火的掌握更加精熟。即便如此,司马觉得自己尚有欠缺,那便是配套的招式。

    对司马来说,他所掌握的招式不过是残破的非凡刀法,而这刀法不是火行专属的武学,仅仅是一套还算不错的刀法而已,更何况是残破不全的,对司马的帮助不大。司马台笑被师尊“散养”了数日后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于是便找到了观云亭中的步逍遥。

    每次看到观云亭,司马都有种满满的违和感。无论是闲云之境的清新脱俗还是琅嬛玉府的大气磅礴,都让司马感到身处仙境一般,就连雪澡茶园都是精美无比,相比之下这座观云亭着实破败不堪。

    “师尊。”

    “司马,寻为师何事?”

    看着悠闲的步逍遥,司马心中吐槽道:“你好歹尽一下做师傅的义务啊!”

    司马笑呵呵道:“师尊啊,你看我来这也好几日了,您是不是教我点什么?”

    “哦……”步逍遥意味深长的说道:“几日来你都没提这事,为师还以为你没有什么想学的呢。”

    司马闻言,心中吼道:“合着我不提,你就乐得清闲啊!”

    步逍遥看到自己徒儿像吃了苍蝇般的脸色,放下手中的茶盏拿起羽扇慢慢道:“徒儿莫气啊,为师且先问你,与人对敌当何以为胜?”

    面对这突兀的提问,司马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世界之大,能人无数。有人能一力降十会,有人能一招破三千,你当如何?”

    又是一声轻问,在司马的心中敲击着。司马琢磨着步逍遥的话,所为“一力降十会”应该是指雄厚的内力,单凭这雄厚的内力便可鏖战群雄,司马想起在演武崖上的经历便似有体会。当时独战魔城二将,凭的便是那五行之元,招式什么的根本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而“一招破三千”司马更是不陌生,想到前世金大大所著小说中的著名武学“独孤九剑”,那不就是仅凭招式破尽天下武学的典范吗。

    一念至此,司马台笑当即跪拜:“恩师在上,徒儿愿二者兼并!”坚定的声音宣示着司马的决心,迎风而立的步逍遥亦满意的点了点头。

    “为师再问你,你对武学究竟了解多少?”

    司马哑口无言,是的,他对武学的了解仅停在招式内力这些浅显的范围,说不出任何更深层的东西。

    “恩师慧眼,徒儿愿从头学起!”

    “不错不错!有远大的目标,又能直面自己的缺陷,接下来便看你是否能坚持,是否肯努力。”步逍遥羽扇轻挥,将一道气劲打入司马体内道:“如此你便可出入于琅嬛玉府,从明天开始你便去那里。”

    司马再次跪拜:“谢师尊!”完了司马台笑又试探的问道:“师尊……那个……今天……”

    步逍遥道:“哦,今天啊……为师的茶快喝完了,你去给为师再泡些来。”

    “你丫能正经超过三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