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二十四章 拜师

第二十四章 拜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靠近后,司马台笑看到那高崖上立有一座亭子,上书“观云亭”三字,司马台笑透过亭子看到了无边的云海。亭中坐一人,竖冠白衣,面若冠玉,俊美非常。那人面前置有一案,案上两段分别摆放着一把羽扇和一个正青烟袅袅的香炉,那人正在品尝摆在案中间的香茗。而那人旁边不远处立有一个孩童,正冲着那人喋喋不休。

    司马台笑感到有种违和感,那人气质不凡与穿着考究,面前各物也都是精美异常,唯独这观云亭颇显破败。

    “这人应该就是渡仙山的主人了,不过这人到底持有什么态度?虽然水木老头说这人是他的朋友,但难保这人没抱有其他心思,说不定也对魔源垂涎不已。”

    “哦?踏足至此,看来你是成功破了小五行阵中的金阵了。”

    正对着那人不停怒骂的源儿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人开口,源儿回头看到了身上满是破烂的司马台笑,当即泪汪汪道:“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源儿别担心,我这便来救你。”司马台笑看到源儿身体不能动弹,便知道是被点住了。

    司马台笑正要上前,那人随手一挥,锋利的气劲在司马台笑面前划了一条深深的沟壑:“有那么容易吗?看在老神棍的面子上,只要你们交出魔源,步某便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迫于对方的能为,司马台笑没有贸然前进。对方的目标是魔源,这点司马台笑也曾想到过。但此刻对方将话说明了,司马台笑反而觉得那里不太对劲。从踏上渡仙山开始,司马台笑在这里的经历差点要了他的命。司马台笑不禁怀疑,难道号称天言的洞天机也被这个所谓的朋友蒙蔽了,让自己才脱离狼群,又入了虎口?更或者说……

    “哈哈哈……”司马台笑不禁笑了起来。

    “笑从何来?”

    “晚辈所笑,是笑前辈的试探太过多余。前辈目的若是魔源,直接将我二人拿下严刑拷问不是来得更有效率?小五行阵的存在岂非太过多余?”

    司马台笑见那人不言语,便继续说道:“晚辈与天言前辈相识虽短,但对其能为却是颇为信服。”

    水木老头能算出沙漫天一行人的死劫,能算出演武崖之变,能算出渡仙山出现的地点,能算出自己会将源儿安全送到渡仙山从而放心将源儿托付给司马台笑,既然水木老头能算出这么多,没理由算不出自己引为好友的人实则包藏祸心,除非眼前之人是在演戏。

    “前辈你也无需扮黑脸,要问晚辈为何有如此结论,那便是因为晚辈相信天言前辈与前辈您的友谊!”

    “哈哈哈,友谊?你可曾看到山下界碑上的字?”

    司马台笑闻言想起了那块界碑上写着“老神棍与狗不得入内”。

    “看到了,不过男人间的友谊就是这么微妙。晚辈斗胆以猜,天言前辈早已将魔源托付于您!”

    “哈,小子不差。”那人随手一挥,一道柔和的气劲打入了源儿体内,源儿被封的穴道顺势而解。

    “哥哥!”源儿恢复了自由身,便扑进了司马台笑的身上,司马台笑也不由松了口气,感叹自己赌赢了。

    牵着源儿的手来到那人面前,司马台笑拱手而拜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晚辈不胜感激。”别看那人似乎与司马台笑年纪差不多,但司马台笑确信他必定是个修行数百年的高人。毕竟是水木老头的老朋友,而且救自己所展现的那一手功夫,或许有千年的修为也不为过。

    “哥哥哥哥,”源儿扯了扯司马台笑的衣襟道,“哥哥,我还以为这个人是个聋哑人呢,你没来之前我在他旁边骂了好久,他都没反应……”源儿正说着,却被人在头上敲了一下。

    “前辈恕罪,源儿还小,不懂礼数,晚辈代源儿向您赔罪。”司马台笑立马又拜了拜,源儿头上那一下分明是那人隔空打的。

    “小娃儿倒是与老神棍的性子有几分相似,老神棍既然将你交给我步某,步某也不会推辞,你便留下吧。”那人对源儿说完后,又盯着司马台笑淡淡道:“至于你,可以走了。”

    司马台笑顿时有些懵圈:“不对啊,这人设小五行阵应该是考验我才对吧,这样发展下去不应该是带着主角光环的我被这人相中,欲收归门下教导才对吧,怎么就叫我离开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离开你这飘在空中的山啊!”

    “难道是我在自作多情?”即便如此司马台笑也不打算离开,好不容易碰到了个高人,虽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白胡子老爷爷的形象,那也一定要抓住这次的机遇。

    司马台笑当即跪拜:“恳请前辈收晚辈为徒!”

    “哦?”那人目光投来:“那你说说,步某为何要收你为徒?”

    司马台笑闻言大喜,既然没有将自己赶出去,那便表示还是有戏的,接下来便是如何让自己的一席话打动眼前人的问题了。

    司马台笑仿佛是在接受面试一样,自己要想“面试”成功,那必须将自己的优点放大,符合对方的要求并能切实给对方带来利益才行。

    想到这里,司马台笑摇了摇头暗道:“怎么搞的跟利益交换似的,我印象中的拜师收徒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司马台笑的脑海中出现这样一幕,一位世外高人老爷爷和蔼地对一个年轻人说道:“啊!好好好!年轻人,老夫观你骨骼惊奇,是千年一遇的练武奇才,不如拜入老夫门下,老夫当授你绝世神功,守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司马台笑又看了看亭中自顾自品茗的那人,感叹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之大。

    就在司马台笑思考怎么回答那人的问话时,源儿倒是抢先说道:“哼哼!我哥哥可厉害了,在演武崖独对两位魔将不落下风。”那人闻言没有任何反应,司马台笑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那一战实在没什么好炫耀的,总有种作弊的嫌疑。

    源儿见那人没反应便继续道:“爷爷说了,哥哥是命外之人,有破绝之体,神叹之元。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总之就是很厉害就对了,哥哥能拜在你门下你该高兴才对!哎呦!”源儿的一番话果然招来了对方的打。

    源儿双手捂着被敲了第二次的头,泪汪汪道:“哥哥,他又打我。”

    司马台笑摸了摸源儿,对亭中人说道:“前辈设阵以待晚辈,想必是对晚辈的一番考验,晚辈不负所望通过了考验。”亭中之人仍然不为所动,司马台笑继续说道:“前辈修为之高可堪日月,整个武林乃至魔城天旗能是前辈对手之人想必亦寥寥无几。”司马台笑此番话不是奉承,而是其心中所想。渡仙山是战域最神秘的四处地界之一,而渡仙山似乎只有亭中之人一人居住,这人能整天开着一座山在天上飘,其修为至少不在五百年前拔楼而起消失天外的天涯风雨楼楼主天授皇胤之下。司马台笑觉得水木老头指点自己来这绝不是将源儿送达这里那么简单,反而觉得水木老头在为自己指明前进的道路。司马台笑看了看亭中人,似这等人物,急需一位名师的他绝不会放过。

    “天言前辈对晚辈的三句批语,晚辈亦不甚明白,但晚辈自信晚辈绝非那池中之物!晚辈斗胆一言,能配得上做前辈徒弟者,唯晚辈一人;能配得上为晚辈之师者,唯前辈一人!”司马台笑认为自己言语虽狂但绝非妄言,身为穿越者的他怎么可能在这里碌碌无为一辈子。

    “小子未免太过自信!”亭中人终于开口了。

    “非是自信,而是事实!”司马台笑坚定道。

    亭中人闻言大笑道:“好好好!你这狂妄的性子步某倒是十分喜欢。”

    司马台笑闻言大喜,看来切中对方要害了,对付这样的绝世高人就要拿出绝对的自信。

    “不过步某没有收徒的打算,你离开吧。”

    “我去你仙人个板板!还是要赶我走,那你叫什么好啊!”正欣喜的司马台笑炸闻亭中人所言如坠冰窖,心中的骂言差点脱口而出。

    “凭什么别人穿越处处得意,而我就得处处碰壁!在袖红雪那也是,在这也是,到底是为什么啊!”司马台笑无言呐喊着。

    亭中人继续饮茶,不再理会司马台笑。司马台笑看着他悠哉的样子,心中苦笑道:“你好歹告诉我怎么离开你这飘在空中的山啊!”司马台笑虽然这样吐槽,但却没想过离开,他打定主意赖在这不走了。开什么玩笑,离开了渡仙山,外面那些人不得把自己“活剥”了。

    这时,源儿拉住了司马台笑的手冲着亭中人道:“你不收哥哥为徒,我就把你茶园里的雪澡茶树都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