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二十一章 三方围困 踏桥渡仙

第二十一章 三方围困 踏桥渡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司马台笑,说出魔源下落便可得全尸!”天魔大化目露杀机。

    司马台笑闻言顿觉好笑,说出来是死,不说出尚能活命。司马台笑望去,月见无华正对自己怒目而视,而天魔大化则是面无表情。

    “在下不知魔源下落,二位白来了。”

    “哼!多余的狡辩已无意义,本座劝你乖乖说出魔源下落,否则,你真的会死的很惨!”

    “在下可以对天发誓,在下绝对不知道魔源下落。别看我与水木老头挺熟的,但也只是见过两面而已,他怎么可能将魔源下落告于在下知晓。”

    月见无华听到司马台笑的言语,冷哼一声道:“哼,誓言尽是骗人骗己的废话,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

    天魔大化将目光移向司马台笑背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的源儿道:“你若不知,想必这个洞天机的孙儿一定会知晓吧。”

    司马台笑连忙握紧背后名刀,戒备着对面二魔:“源儿也不知道,不可对源儿出手。”司马台笑低沉的声音宣示着自己的底线。

    源儿晃着脑袋从司马台笑背后走出,指着天魔大化呲牙咧嘴道:“丑八怪,爷爷从没告诉我什么破魔源。”

    司马台笑明显看到天魔大化的青筋在跳动,正要将源儿拉到自己背后,源儿却将目光转移到月见无华身上,细声细语道:“这位漂亮姐姐,哥哥不是故意要摸你胸的,源儿已经训斥过哥哥了,你不要再生哥哥的气了。”

    “我去你个臭小鬼,你的语气变化也太大了吧,他们都是敌人好吗,难道你对敌人划分的依据就是好看与不好看吗!”司马台笑一边在心里吐槽源儿,一边将源儿再次拉到自己身后。

    源儿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迅速挑起了月见无华的怒火,当即就要拔剑。天魔大化挥手示意月见无华冷静,月见无华才止住了拔剑的冲动,但司马台笑看的分明,这魔女的眼神简直就像要吃了自己一般。

    “既然你们不肯招,那么必须带回好好询问一番才是。”

    天魔大化话音刚落,天边再现两道遁光。遁光落地现出两条人影,正是任平生与段山岳。

    “哈哈哈,司马小兄弟,上次多蒙你相救了!”段山岳首先对司马台笑拱了拱手,而后又对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道:“少了一个浪子不回头,没了魔阵的加持,你们又能发挥多少战力。演武崖之仇,今日老段我定要讨回!”

    任平生亦开口道:“魔物!魔源绝不会交给你们!”

    司马台笑虽然对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帮手感到开心,但是他真的想大吼一声:“老子真的不知道魔源在哪里啊!”司马台笑心知多说无益,没有人会相信的,便只得不再多言。

    “哼,强据他人之物,恐怕也只有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才做的出吧。”

    “休得狡言!魔城若得魔源,恐怕会再次挥兵中原。若要寻回魔源,须得问问任平生手中之剑!”话语间,任平生已然化出烟雨江南。

    “放心吧司马小兄弟,老段我欠你一命,此番必倾尽全力护得你们周全。”

    司马台笑想不到,这堂堂的拳宗之主竟然如此重义。

    段山岳战意盎然,天魔大化道:“哼,那便战吧!”

    天魔大化甫出招便是全力的一掌,对面段山岳毫不退缩,挥拳应战。天魔大化魔威赫赫,即便功体被限,一招一式皆有开山裂石之威。段山岳越战越勇,面对魔城首将却是面带笑容,那是能与强者对战的笑,不负“武痴”之名。二人越战越激烈,拳、掌、指、腿,进招拆招间令人眼花缭乱。

    “不愧是魔城首将,若是功体俱全,老段我恐非对手。”段山岳忍不住一声赞叹。

    “你亦不差,再修百年当有新高。”

    这方面段山岳与天魔大化战得不可开交,另方面任平生说道:“同是用剑,任平生向魔城第三将请招。”手中烟雨江南出窍,场上顿时细雨绵绵。

    “要战便战,说什么废话!”月见无华倒也干脆,腰间斜月坠星瞬间出窍,伴随而来的不仅是那划破长空的拔剑声,还有一道锐利的剑气。

    任平生迅速划开来袭剑气,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双剑交击的声音。任平生的剑法如烟雨南下,柔软细腻,无孔不入。月见无华的却似流星赶月,快速锋锐,处处杀机。

    “烟雨绘平生!”任平生再现名招,竟踏雨腾空。任平生在空中尽纳雨气,飘落的雨滴在任平生周身汇聚,每一滴皆含细柔剑气。由上而下,任平生携剑雨攻向月见无华。

    月见无华剑气挥洒,越来越快,层层不绝的剑气与剑雨互相碰撞。就在月见无华将剑雨尽数抵消时,在剑雨包裹下的任平生显出其身,手握烟雨江南直刺月见无华心脏。

    月见无华迅速后滑,而任平生来得更快,烟雨江南越来越近。月见无华将斜月坠星双手而握,魔攻再催,只听月见无华一声冷哼,斜月坠星迅速变长,剑尖直刺任平生面门。任平生急忙躲开,剑尖划破了任平生的衣领。

    “哼!任平生,你忘了魔将皆使长兵么!”

    司马台笑望去,原来单手使用的细剑此时长如棍棒,其状似枪非枪,剑柄有半臂之长,剑身圆润细长而无锋。月见无华双手握着与她身高差不多长的斜月坠星,正冷冷的看着任平生:“再来!”

    天魔大化见不能轻易取胜,只求全力一击。天魔大化高高一跃,在空中化出魔魇戟。魔能汇聚,引得四周气流乱窜。天魔大化手持魔魇,瞄准下方段山岳猛然将魔魇掷出:“堕魔一击!”

    面对如此强悍的一招,段山岳喜色更盛:“好招!”不闪不避,欲接下此招。只见段山岳八极元功运到极致,双拳紧握砸向地面:“巍巍雄关!”段山岳足下地形丕变,一座巨大壮观的城关顿时出现在段山岳面前。

    威猛的魔魇钉在雄关门上,敲击出巨大的声响,在二者僵持一阵后,雄关竟渐渐出现裂痕,随后“嘭”的一声碎裂开来。魔魇继续袭向段山岳,段山岳再运八极元功,形成一张土黄色护罩。魔魇与护身气罩一交接,魔魇被反弹出去,气罩也破碎开来,段山岳被震得胸中动荡不止。

    “好一招巍巍雄关,挡下了魔魇八成威力!”

    段山岳舒展一下胸口动荡的气息道:“哈哈,老段我这招只俱雏形而已,尚未完成。”

    司马台笑闻言心中惊讶万分:“用只有雏形的招式对抗那夺命的一击,你疯啦!”

    四人战得正酣,突然又有一道遁光切入战场,而这道遁光的目标不是他人,竟直指司马台笑与源儿,欲带走二人。

    电光石火间,其他四人皆不及反应,司马台笑手中不知何时早已非凡在握。

    “就知道你藏在暗处……”司马台笑怒吼着一刀全力向来犯遁光劈下,遁光散去,显出一个头戴杀字面具之人,“杀旗!”

    原来司马台笑早有准备,既然魔城与三门都掌握了自己的行踪,没理由天旗不知道,唯一的解释便是天旗此时藏身暗处,欲坐享渔利。司马台笑想通此间关键,暗中戒备着。杀旗见双方大战,看准时机出手,欲迅速带走司马台笑与源儿,不料司马台笑竟早有戒备,被其破开遁光。

    显形的杀旗并不多言,迅速化出黑屠,当头向司马台笑砍去。司马台笑横刀挡住,只觉刀上传来千斤之重,脚下落足之地被杀旗这一击震得破碎,司马台笑当即吐出一口鲜血。

    修为差距太大,司马台笑虽然挡住杀旗这一刀,却被震得浑身乏力。杀旗撤去黑屠,司马台笑非凡拄地才免去倒下。

    “哥哥!你没事吧!”源儿焦急的问道。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司马台笑知道那四人没一个来得及回援,“难道真的要被杀旗带走了吗?”

    杀旗伸出两手向司马台笑与源儿抓去。

    就在杀旗即将触碰到司马台笑与源儿之时,天上一道白光切下,杀旗瞬间被弹飞十数步。

    杀旗时机已失,不由仰天怒道:“何人敢阻本旗!”停止争斗的四人亦仰天望去。

    司马台笑不敢相信,亦向那天上望去,只见九天之上风云涌动,一道霞光破开风云,飞出一座巍峨壮观的仙山。山上有祥云彩雾,更不时传出禽鸣兽啼,宛若仙乐。

    “世事如棋多诡辩,算尽无常步逍遥!”高亢的诗号从山中传来,使在场众人心神为之一动。

    司马台笑看着停在半空中的仙山,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渡仙山吗,终于出现了,老子找得你好苦啊!”完了还不忘吐槽一句:“自带背景音乐啊,格调要不要这么高啊!”

    一座琉璃色天桥从渡仙山延伸而出,落在司马台笑与源儿身边。司马台笑牵着源儿的手踏了上去。杀旗怎肯让到手的鸭子白白飞走,又向司马台笑抓去,然而迎接他的是从渡仙山上降下的另一道白光,杀旗再次被击退。

    司马台笑与源儿刚踏上琉璃色天桥,天桥便开始缩回渡仙山。杀旗怒气横生,化光追了上去。

    空旷的声音再次响起:“此为第三次,再来留命!”恢宏的一掌从山中飞出,生生击在杀旗身上。从空中坠下的杀旗狠狠地在地上摔了个深坑,杀旗艰难的从坑中爬出,浑身是伤。

    望着那渐渐没入渡仙山的天桥,杀旗怒道:“与天旗为敌,你准备承受天旗的怒火吧!”

    那空旷的声音道:“我意逍遥,世事何能劳?”

    待天桥全部没入其中,渡仙山再次向飞去,消失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