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二十章 再入险境

第二十章 再入险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入夜,司马台笑二人打了些野味充饥,吃饱喝足后源儿进入梦乡,留下司马台笑守夜。即便好几夜没有入睡,司马台笑也不觉得累,这便是习武的好处。经过这几天的领悟,司马台笑对自身的内力有了更深的了解。演武崖那一战,司马台笑体会到,身体本能对内力的运用更加精细,而自己则是一股脑的全部调用。因为自己内力与他人不同,似乎有多种性质,一股脑使出便会出现相生相克的反应,这也就是自己为何时常行功中断的原因。

    入夜的飘渺云烟泽另有一番美景。湖水倒映着明月星辰,湖边萤光点点,周围虫鸣不断。行功完毕的司马台笑坐在篝火旁嗅着清新的空气喃喃道:“以后一定要带飘雪来。”

    此时,一道微不可见的黑色光芒飘转到司马台笑身后,渐渐化成一条漆黑的身影。那黑影慢慢抽出腰间之剑,正要刺向司马台笑。突然,司马台笑肩上亮起一阵蝴蝶形的光芒。那黑影不料有此一下,当下一愣。司马台笑更是被自己肩头的亮光吓一跳,当即回身,司马台笑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劲装尖耳长发的人正拿着剑向自己刺来。

    那黑影被亮光所扰,失了时机。司马台笑迅速抽出背后之刀,挡下了黑影的一击。司马台笑定睛望去,那黑影不是别人,正是魔城四魔将之一的月见无华。

    司马台笑只觉浑身冷汗直下,差点栽在这里。司马台笑仔细观察月见无华,肤如玉脂,在月下更发出淡淡光芒,一张脸俏丽无比,再加上一双精致的尖耳,虽然是魔,倒像是自己记忆中精灵一般。

    “这魔女的眼神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司马台笑心中暗道。

    正思索间,月见无华开口道:“哼,小子,被我撞见算你倒霉!”

    司马台笑见月见无华又要动手,当即大叫:“月见姑娘且慢动手!在下实不知魔源的下落。”

    月见无华冷哼一声:“你若不知,那只能问他了。”说罢,月见无华冲向司马台笑背后的源儿。

    源儿刚从睡梦中惊醒,眼前正迷糊,司马台笑哪里容得下他人伤害源儿,当即挥刀与月见无华战到一处。战至十几合,司马台笑渐趋下风。

    “小子,没了药,你便是如此不堪。”

    司马台笑不理会月见无华的讽刺,正声道:“月见姑娘,我兄弟二人对天发誓,实不知魔源下落,希望姑娘莫要再为难。”

    谁知月见无华闻言怒意更盛:“且不论魔源,凭你小子在演武崖对本将做的事,你便该死!”

    司马台笑闻言道:“在下当时出手一为救自己的朋友,二为自保,所为之事实乃应当。”

    月见无华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俏脸盛怒:“你!”

    就在这时,司马台笑肩上飘下一只蝴蝶,旋即化作袖红雪的模样:“公子,月见姑娘指的是演武崖上公子当众袭胸之事。”

    司马台笑顿时觉得有些头大,转念一想,当时自己似乎的确一掌拍在了月见无华的胸口上。常言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走跳江湖哪能不发生这些个事?司马台笑挠挠头,试探地说:“江湖儿女当不拘小节。”

    司马台笑看着月见无华脸上杀机更盛的样子当即在心中骂道:“谁说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月见无华见事情被说破,怒上眉梢,霎时间魔气自生,斜月坠星光芒万丈。司马台笑眼见此景心中大惊:“我去,你来真的!”

    这时,袖红雪的身影复化为一只蝴蝶向月见无华飞去。蝴蝶近身,竟渐渐变大将月见无华包裹起来,月见无华顿时受制,一时间挣脱不得。

    司马台笑见状迅速抱起源儿,运起轻功,飞快离开。

    眼见司马台笑离开,不复得其踪,月见无华怒吼一声,爆冲的魔气将蝴蝶幻影震得粉碎。月见无华看着渐渐消失的蝴蝶碎片怒道:“袖红雪,你能救得他几次!”

    逃过一劫的司马台笑与源儿落脚在一处隐蔽的山洞中,想起刚才的凶险,司马台笑叹曰:“又被袖红雪救了一次。”

    “哥哥,你摸了那位漂亮姐姐的胸是你的不对,漂亮姐姐打你是应该的。”源儿的话语响起。

    司马台笑闻言举起手就在源儿的头上敲了一下:“打你哥我一顿,这事要能摆平,你哥我也就认了!好家伙,那分明是要取你哥我的命!”

    源儿摸着脑袋,瞪着大眼睛抗议道:“不许打我的头,会变笨的。”

    司马台笑立马又敲了一下:“卖什么萌,你已经够笨了。”

    “什么是卖萌?”

    司马台笑没有再理会源儿的问题,而是仔细思考刚才所发生的事。听月见无华所言,似乎是无意间撞见自己的,否则也不会就她一人。那么问题来了,月见无华为什么会出现在三大灵地之一的飘渺云烟泽呢?司马台笑嗅到一丝不寻常。难道是要对飘渺云烟泽下的地脉动手脚?但是地脉岂是人力可撼的?司马台笑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放弃。

    又经过数日,司马台笑与源儿仍是往东而行,即便司马台笑极力隐藏自己二人的行踪,但行走江湖怎么会不留下一丝痕迹?

    魔迹乱窟内,月见无华对天魔大化说道:“大哥,已寻到司马台笑的踪迹。”

    “嗯,我们即刻出发。三妹,莫要像先前那样意气用事。”天魔大化显然已经知晓那晚在飘渺云烟泽所发生之事。

    月见无华听到天魔大化的告诫,咬咬牙点头道:“是,大哥。”

    不知何处,一个头戴杀字面具的人拿着一张纸条发出了尖锐的笑声:“嘿嘿嘿!找到你了。”

    任平生与段山岳亦各自收到门下弟子消息,纷纷赶去。

    此时毫不知情的司马台笑与源儿正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发呆。

    “哥哥,我们是到了吗?”源儿问了一句。

    司马台笑有些欲哭无泪,说好的一直向东便能到达渡仙山的呢?你这是要老子出海吗?没听你说要出海啊。

    “老不正经的,你敢活过来,我非打死你不可!我信了你的邪!”

    原来司马台笑遵循水木老头的话,带着源儿一直向东寻找渡仙山,最终来到了大陆的东海岸。出现在眼前的没有什么渡仙山,只有那宽阔无垠的大海。

    司马台笑一屁股坐在海岸边,只觉心中有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

    “哥哥,我们要出海吗?源儿从没出海过呢!”源儿倒是觉得新鲜,开心的问道。

    司马台笑转过脸来,一双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蹦跳的源儿道:“累不爱……”

    源儿听到司马台笑半死不活的声音急忙道:“哥哥你怎么了?不要说源儿听不懂的话啊。”

    就在这时,天边两股黑光一闪而至,落地显身,一者青面独角,一者玉面尖耳,正是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

    “司马台笑,说出魔源下落便可得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