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二章 兵燹战域

第二章 兵燹战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是一方兵燹灾祸不断的疆域。长久以来,各方势力互为攻守,导致战火连天,故此方疆域名曰战域。五百年前,战域爆发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火。

    五百年前,戮世魔城之主龙辛大举挥兵战域中原。魔人善战,几番攻守下,战域中原各方势力渐渐败下阵来。

    魔祸之下,民不聊生。不忍天下苍生蒙难,一直避世潜修不出的中原武林圣地——天涯风雨楼入世了。天涯风雨楼楼主天授皇胤更请来其好友天言洞天机为军师,为己方出谋划策。其人洞天机通阴阳,晓命理,达天机,百卦百准,故有“代天以言”的名号,人称天言洞天机。

    终于,正魔双方在葬天山展开最后决战,洞天机则依照计策潜入戮世魔城并成功盗取魔源。魔人与常人不同,皆以魔城中魔源为生,魔源遭窃,魔军难以久战,魔主龙辛大怒,无奈只得兵退魔城。葬天山一役,以魔兵的败退而告终。

    葬天山一役后,洞天机与魔源双双失踪,正魔双方皆遍寻不得。魔族失去赖以生存的魔源,无奈之下只得完全封闭戮世魔城,隐去其踪,以求在时间的长河下修养积累,来日复出寻回魔源再战中原。虽然魔族败北,天涯风雨楼亦是伤亡惨重。天授皇胤深知魔族必会卷土重来,遂将天涯风雨楼拔地而起,消失天外,再度隐世不出,为再次对抗魔祸做准备。

    时光匆匆,正魔大战已是约五百年前的事了,但战域却没有因为魔族的败退而迎来和平。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在暗地里却是暗流汹涌。

    “夫人,快带笑儿走,快!我挡住他们!”

    “老爷!”

    “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司马山庄内,一名妇人满眼含泪的看着被数名头戴鬼纹面具的黑衣高手围困的夫君,无奈之下只得抱起旁边的七岁孩童向后院逃去。

    “司马天,识相的话交出你们司马家的非凡刀谱和非凡刀,我可以给你个痛快。”为首之人头上面具有一个触目惊心的“杀”字。

    那被围的人闻言从怀中取出一本刀谱,正是面具人所求的《非凡刀谱》。

    “哈哈哈,想要我司马家的《非凡刀谱》,哼,别妄想了,即便刀谱失传,我也不会把它交到你们手上去为非作歹!”司马天运气于手中,手中的刀谱遂化为尘埃。

    “至于非凡刀,你们永远也找不到!”

    “司马天,你不识好歹,死来吧!”杀字面具人眼见刀谱化为灰烬,怒由心生,招呼众人杀向司马天。司马天难以匹敌,最终满怀不甘与愤恨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首领,还有两人逃向了后院,其他人都被击毙。”

    “追!一个不留!”

    “啊!”那妇人被赶上来的黑衣人砍伤了后背,抱着孩童跌倒在后院的一口井旁。

    看着渐渐围上来的“豺狼”,心下一恨怒吼道:“你们这群刽子手,我们母子即便是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然后抱着孩童投进了水井。

    为首的黑衣人不放心,连忙向井中挥砍数刀。锐利的刀气切开水面,全数切在了极力护着孩童的妇人身上。黑衣首领看着被献血染红的井水这才带人离开。

    那妇人拼尽最后的力气拔开了井壁的一块石砖,一道石门在井壁上慢慢打开。妇人抱着孩童随着血水涌进了石门内。

    “娘亲,你怎么样了!”孩童哭叫着。

    妇人挡住了所有的刀气,早已是气若游丝。

    “笑儿,你爹怕是已经走了,娘也快不行了……”妇人脸色苍白,口中不断吐着鲜血。

    妇人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稚嫩脸庞,徐徐道:“笑儿,你才七岁,原谅爹娘不能给你一个幸福的家,不能好好陪你照顾你……今后,你要一个人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你才有机会报仇。在这间密室中多待几天再出去……记住,要活下去……”

    孩童看到娘亲关切的双眼闭上了,眼角还挂着泪珠,孩童发誓,一定要为司马山庄上下报得这血海深仇。

    “娘亲!”司马台笑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这场灭门恶梦已经缠绕着司马台笑十三年了,如今的司马台笑已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

    这十三年以来,司马台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练功,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花了比常人多得多的时间去练功,但是武功却一直进境缓慢,这几年更是难有寸进。司马台笑知道自己是天生绝脉,真气内力难以在经脉中运行,所以修为一直未进半分。终于,司马台笑难以再忍受自己的无能,遂决定倾尽全力强冲天生绝脉。虽然九死一生,但如果成功,打通自己的天生绝脉的话,自己就可以功力大增,就有机会报仇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司马台笑虽然成功的冲破了绝脉的重重关卡,但是难以控制住瞬间暴增的庞大的内力。内力在体内乱窜,司马台笑支撑不住,全身是血的昏倒在地,渐渐地停止了呼吸。

    就在司马台笑刚死不久,一道幽幽青光射入司马台笑的尸体,不知过了多久,尸体渐渐有了呼吸,全身的伤口也渐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甚至未留下一点伤痕。一团光芒笼罩着司马台笑,随后又化为一团罡气,接着又变成阵阵气劲划破四周……

    又不知过了多久,司马台笑呼唤着“飘雪”转醒了过来。正是另一世的司马台笑的灵魂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司马台笑的尸体上再次活了过来。为何一个死去的人的灵魂会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死人身上,是因为那充满爱意的愿望吗?没有人知道。

    如今已是司马台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晚上,刚刚从恶梦中惊醒的他难以入睡,司马台笑走出了地下密室,来到破败的庭院,看着四周的残垣断壁,陷入了沉思。

    司马台笑已经完全整合了两世的记忆,知晓了这个世界是类似前世古代的武侠世界。八年里,司马台笑一直潜藏在破败的司马山庄修练武功,对整个战域的情报知之甚少。因为融合了两世记忆的缘故,司马台笑知道必须以这个世界的司马台笑的身份活下去,且一肩担下那灭门的血海深仇。

    “借尸重生了还要走复仇路线,我也是够悲催的。”司马台笑苦笑的自嘲着。

    再世的司马台笑不再有轻生的念头,不仅是因为不能辜负飘雪的苦心,更因为另一个信念。自己在这个世界重生了,那是不是飘雪也同样?如果是的话,那他必须找到她,虽然机会渺茫,但却不允许他放弃。

    “与我同名同姓的这哥们儿,你废寝忘食地练了八年功,最后把自己练死了,也是够悲催的了。放心,这仇我会为你报的。”

    “说起来你也真是的,死之前你至少查出是谁下的手吧,现在倒好,只知道是一群戴面具的人,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还有这个什么战域,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你丫的十三年来就不会出去走走,万一碰到了什么牛掰的老爷爷之类的拜个师,不比你一个人瞎练来的有效率。”司马不断的数落着已故的台笑,最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战域这么大,我要出去看看。

    “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试试这个所谓的武学到底是什么玩意。”说着,司马台笑捡起一根木棍练起了记忆中的刀法。

    练了大约一个时辰,司马台笑发现自己脸不红气不喘,大赞这身体素质比之前世好了不知多少。

    “虽然不知你这刀法在整个战域江湖排不排得上号,但这基础应该是不差的吧,不然还真对不起这十三年的时间。下面来试试你最在意的内功吧。”司马台笑想起前任强冲绝脉的自杀性行为,对内力更加好奇。

    “天生的绝脉应该是被强行冲破了,就不知道现在的效果怎么样了。”

    司马台笑依照记忆纳元提气,顿时感到丹田之处有微热之感,一股暖流从丹田散出,在身体内游走。“这应该便是内力了。”司马台笑运使内力于右掌,随后一掌拍出,只见一道气劲从掌心迸出,击中了不远处的墙壁,墙壁难以承受,顿时化为粉末。

    司马台笑见状吓了一跳:“我去,什么情况?”

    不怪司马台笑惊讶,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他的内力不过是自行修炼的基础内力而已,即便现在经脉皆通,运使起来毫无阻碍,也不应该有如此的威力,最多在墙上留下深深的掌印而已。

    “难道强冲绝脉使内力有变?”司马台笑想来想去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一掌挥出,司马台笑似乎有些累,想来是内力消耗有些大的缘故。“看来要控制内力的输出,不然对敌时先把自己耗死了。”

    司马台笑拖着气空力尽的身体回到地下密室,准备明天行走江湖。
第一章 白衣飘雪章节目录第三章 遇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