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八章 演武崖上的落幕

第十八章 演武崖上的落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自从司马台笑带着源儿逃离灵翠山已经过了五日了,这五天里司马台笑二人一直向东而行,一路上渴了饮河水,饿了猎野兽,晚上宿山野,不曾靠近任何有人烟的地方。因为司马台笑知道,如今整个武林怕是都在寻找自己与源儿的下落。

    入夜,司马台笑寻到一处山洞。司马台笑看着在篝火旁熟睡的源儿就如看着前世自己的弟弟一般。就在这时,一只美丽的蝴蝶飞入山洞之中,轻轻落在司马台笑的肩头。司马台笑疑惑间,那蝴蝶又偏偏飞起,在司马台笑面前渐渐化成一个人。

    司马台笑警觉的握向了背后之刀,却听到那身影传来熟悉的声音。

    “公子倒是聪明,行迹于山野之间。”

    司马台笑定睛一看,那蝴蝶化成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袖红雪。

    “袖馆主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公子的身上被撒上了红雪独有的香料‘蝶影留迹’,红雪的蝴蝶便能循着香料找到公子。不过在公子面前的非是真正的红雪,而是蝴蝶所幻化而成的幻影。”

    司马台笑仔细望去,发现眼前的袖红雪的身影内确实有只蝴蝶正煽动者自己的翅膀。

    “你是什么时候在我身上撒上的香料?”司马台笑一直对袖红雪抱有警惕之心,即便如此还是着了袖红雪的道。

    “哎呀,公子何必动怒,红雪若想害公子,公子怕是早不在人世了。”

    “我去,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司马台笑知道袖红雪所言不假,更对自己有数次的帮助,司马台笑只是不明白,似袖红雪这般人物为何如此重视自己这般的小人物。想到这里司马台笑不禁想起那日袖红雪的话:因为红雪愿意。

    “难倒袖红雪对我……”这一念头刚刚冒头,司马台笑就果断否定了,打死自己都不相信天下第一美人会无缘无故看上自己。

    司马台笑定了定思绪问道:“袖馆主找我何事?”

    “红雪是想提醒公子,不过现在看来公子对自己的处境还是很了解的嘛。”

    “不止中原武林,怕是魔城与天旗都在搜索我和源儿吧。”司马台笑脸上露出担心之色,担心自己二人能否安然找到水木老头口中的渡仙山,担心自己能否保护源儿的安全。

    “是啊,公子现在是整个武林的中心呢!”

    “没看到我心情低落吗,你这幸灾乐祸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司马台笑心中骂道,不过被袖红雪这么一调侃,心情好了不少。

    “袖馆主,能否告知在下,那日我们离开后演武崖后事如何?”

    “公子就不先关心关心红雪那日为公子阻敌是否受伤之类的?”

    司马台笑有些尴尬,只得哈哈道:“袖馆主修为之高,那些毛贼岂是对手。”

    “哼!”袖红雪表示了下自己的不满后继续道:“红雪派人打听过了,那日我们离开演武崖后……”

    却说那日,司马台笑抱着源儿与袖红雪一起离开演武崖后,演武崖上战斗正酣。一者黑刀在握,刀刀威猛;一者杀气毕现,枪出如龙。当即就有人认出杀旗手中的黑金宝刀正是位列名品的黑屠。

    二人斗了十几招不分胜负,杀旗惊讶于对手刚历经大战,身上又有伤,还能发挥如此战力。

    “哼哼,小子不差,不如投靠于我……”未等杀旗说完,浪子不回头撗枪厉声道:“哈哈,收起你的废言,本大爷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杀旗见浪子对自己似乎恨之入骨,心中莫名,当下有些恼怒:“既然如此,那么本旗先杀你!”

    杀旗怒提真元,霎时间气震八方:“一斩岁月!”

    浪子不回头毫不示弱,不顾身上伤势,强行赞功:“九雷灭世!”

    月见无华见状急切的对天魔大化言语道:“大哥,浪子九雷之招尚未练成,此时强行出招,恐怕凶多吉少。”

    天魔大化迅速来到浪子不回头身后,一掌之下尽封浪子内元。内元被封,浪子不回头忍受不住强行停功的反噬,陷入了昏迷。

    “天旗之名,戮世魔城记住了!”语毕,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带着浪子不回头顿时化作黑光消失不见。

    杀旗见天魔三人离开便收起了招式。

    “天言先生,跟我回去将魔源的下落交代一下吧。”

    此时任平生站出,怒道:“好一个玩弄天下的天旗!魔源绝不会交给你们!”

    “哦?你想死吗!”

    面对杀旗的威吓,任平生毫不退缩。水木老头摇了摇头道:“魔源你们是找不到喽,被老朽藏起来喽。”

    “哼,先生不怕本旗拿那小子和那个小孩开刀?你以为他们能逃出去?本旗早设下埋伏。”杀旗指的自然是司马台笑与源儿。

    “呵呵,老朽的卦象显示他们能平安脱逃。”

    杀旗怒然起身,黑屠瞬间架在水木老头脖子上。水木老头面不改色,依旧笑脸相迎。

    “如果老朽没猜错,你们的帝君煞费苦心的挑起魔城与中原的战争,目的应该就是魔源吧。”水木老头继续道:“若想从森严的戮世魔城盗取魔源,难似登天,所以挑起正魔之战无疑是最好的计策。魔人善战,有魔源加持便会有近似无限的战斗持久力,中原若想赢,便必须成功盗取魔源。当年双方决战葬天山,正是魔城守卫最为空虚之时,老朽入城盗魔源,虽然成功但也身负重伤。就在老朽逃离魔城后,却遭人袭击,想必就是你们的帝君吧。可惜啊,老朽早已知会那不出世的好友前来相助,这才逃过死劫,得以保全魔源。”

    一字一句,尽皆敲击着在场众人的心,他们根本想不到,当年的正魔大战其中还有如此秘辛。

    “嘿嘿,天言先生说的再多都已无意义,本旗这便强行将你带走又有何人能阻?到了帝君面前便不怕你不招。”

    水木老头叹了口气:“唉,无知啊!老朽既然敢现身,这演武崖上所发生的一切自然尽在掌握,你从老朽身上是得不到任何消息的。”

    只见水木老头盘膝而坐,整个身子开始泛出淡淡荧光。

    “老朽天命已尽,当再入轮回。”一语毕,水木老头化作点点荧光消散于天地之间。

    杀旗眼见此状,心中既惊且恨:“你!”

    谒天深修近千载,天命尽时一朝亡。昔日代天以言的风华绝代不再,洞天机正式离开了这纷扰的江湖。

    杀旗仰天怒吼:“洞天机,本旗奈何不得你,但是那小子与小娃儿休想逃过本旗的手心,本旗绝不相信那两人不知道魔源的下落!”杀旗怒视在场众人:“哼!算你们走运,本旗要去捉拿那小子与小娃儿,没空理你们!”说完,杀旗便化光而遁,离开了演武崖,众人不由松了口气。

    听完袖红雪的诉说,司马台笑表情渐渐暗淡下来。司马台笑思索着,演武崖上发生的事信息量太大,处处透露着疑点。那个浪子不回头似乎与杀旗有深仇旧恨,难道与自己一样是被灭门派的幸存者?水木老头应该早已算出了天旗的存在和意图,但是正魔之战已发展成不可阻止的地步,这才在盗取魔源之前知会好友前来相救。既然水木老头身死,那么他把魔源藏在哪里了呢?又有谁知道藏匿地点呢?是源儿还是水木老头所谓的友人呢?水木老头口中的渡仙山是不是就是他的好友的居住地呢?戮世魔城与天旗纷纷即将入世,这个武林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一系列的问题充斥在司马台笑的脑海当中,搅得司马台笑一个头两个大。

    “公子?公子?”袖红雪温柔的声音将司马台笑从繁琐的思绪中拉出。

    “在下没事,多谢袖馆主关心。”

    “还有一事,那日被浪子不回头打下演武崖的撼天经纬之主齐天疆竟然没死,不过救援队在崖下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然身受重伤,如今正在撼天经纬疗养。”

    司马台笑闻言心中笑道:“还真是应了那万年不变的老梗,掉落悬崖的不会死。”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第十七章 天旗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