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七章 天旗

第十七章 天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乍闻水木老头身份,在场众人无不惊讶万分,司马台笑这才明白为何水木老头能算中所有人所有事。司马台笑疑惑解除后又不免为水木老头担心,人人都知道魔源在洞天机身上,水木老头这是要成为武林公敌的节奏啊。司马台笑担心的看了看水木老头,看到的却是水木老头悠哉的表情:“呸,这老头完全没有成为武林公敌后的自觉啊!”司马台笑不禁有些想骂这个老不正经的:“你这是在用生命玩耍吗!”

    水木老头摸摸自己的山羊胡:“五百年了,大家还是对老朽十分想念啊!”

    “感叹个屁啊,这是想念吗!等他们伤好了,保证不打死你!”司马台笑停止不了吐槽了。

    “想不到当年风华绝代的天言,如今却是一副垂暮老人的样子,是不是魔源用多了?”那面带杀字面具的人尖笑道。

    “五百年来,你们天旗灭了十多个门派和世家,只因他们知晓了天旗的存在。如今你又大方方的现身,想必你们的帝君终于准备入世了。不知老朽猜的对不对?天旗之杀旗!”水木老头的一席话惊起了一片哗然。众人惊讶的不仅是竟然无人知道天旗的存在,更惊讶与天旗的实力。五百年来悄悄灭了十几个门派与世家,竟然不留丝毫的蛛丝马迹。司马台笑向袖红雪抛了一个询问的眼神,袖红雪摇摇头表示对天旗一无所知。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清楚天旗组织。

    “嘿嘿嘿嘿,天言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过奖过奖,还是敌不过你们的帝君啊,不然老朽又怎会算不出你面具之下的身份。”水木老头走到司马台笑身旁暗中说道:“年轻人,一会有机会便逃,莫忘了与老朽的约定,一直往东而行便可寻到渡仙山。”司马台笑闻言一愣后便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杀旗告诫自己,此时不是报仇的时机。

    “天道不存,代天掌旗。天旗的成立应该很久了,恐怕五百年前的正魔之战便是你们挑起的吧。”

    “天言先生倒是明白的很啊,我们不过是杀了几个魔又杀了几个人,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我也很纳闷啊。”

    “你的语气倒不像是纳闷。”

    “嘿嘿,无所谓了,既然天言先生在此,便请先生随我回去吧。”杀旗尖锐的声音渐渐变冷。

    “在场这么多人都想得到老朽手中的魔源,更何况魔源的主人也在,你何不问问他们答不答应?”

    “啧啧啧,看看你们这些人的状态,恐怕无人是本旗的对手吧。本旗既掌天旗之杀旗,谁若不服,回之以杀而已。”杀旗目露杀机。

    天魔大化冷哼一声:“哼,杀旗倒是好大的口气!”

    “哦?功体不全又负伤在身,魔天将军要赐教吗?”

    “恐怕在本座之前,已有人找上你了!”

    就在这时,从一处废墟中猛地站出一人,身披紫色轻甲,手执狱龙邪枪,正是浪子不回头。原来在刚才的极招下,浪子不回头被废墟压在下面,这才刚从废墟中脱出。

    “哈哈哈哈,刺激!来来来,刚才出招的小子,再与本大爷过几招!”浪子不回头的血浸透了身上轻甲,而此时战意不减。

    司马台笑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你够了!老子现在哪里打得过你!”

    正当浪子不回头等待司马台笑的回应时,目光瞥见了场上的杀旗。面对那杀字面具,浪子不回头顿时战意再升三分:“哈哈哈!本大爷遍寻你不得,不想在此遇见你,你该死!”浪子不回头枪指杀旗,语气不同于先前的张狂,而是真真正正的杀机毕现!

    杀旗正乐得再看好戏之时,却不料那邪人竟将矛头指向自己,而且对方说打便打。

    浪子不回头邪枪来的飞快,甫出手便是直攻杀旗要害。杀旗亦是迅速出手,手中多出一把黑金宝刀。眨眼间,二人便战到一处。

    众人虽然对浪子不回头的突然发难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乐得二人相残。月见无华在天魔身边轻道:“大哥,浪子有伤在身,恐怕不是对手。”

    “无妨,且先测试下杀旗的能为。”

    二人正战得不可开交,水木老头对司马台笑说道:“年轻人,是时候走了。”

    司马台笑牵起源儿的手正要离开,却发现水木老头没有要一起离开的意思,不禁问道:“老先生,你不和我们一同离开?”

    “呵呵呵,老朽天命将尽,此时不便离开。年轻人你要好好照顾源儿,切莫忘了与老朽的约定。”

    司马台笑郑重的点了点头,又对一旁的袖红雪说道:“袖馆主,在下要离开了,袖馆主是否还要留下?”

    袖红雪笑道:“公子以为就杀旗一人在此吗,恐怕他带了不少人,已将仙灵派暗中包围了。”

    司马台笑当然也料到周围有埋伏,但是既然水木老头让自己在此时离开,自己便该赌上一把,迟些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司马台笑正要说自己硬闯过去,袖红雪的声音又响起:“算了,红雪就再帮公子一次。”司马台笑闻言感激的看着袖红雪。以袖红雪之能,想要离开此处恐非难事。有袖红雪相助,司马台笑求之不得。

    “爷爷?”源儿难过的叫了一声,希望水木老头能与他一起离开。

    水木老头摸了摸源儿的脸,嘱咐他要听司马台笑的话后给了司马台笑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快走。

    司马台笑抱起源儿同袖红雪一起快速离开演武崖。

    “放心,你爷爷是大名鼎鼎的天言洞天机,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皆在其算计之内。”司马台笑一边走一边安慰源儿,然而自己心中总感觉以后真的见不到水木老头了。

    待司马台笑一行人即将来到仙灵剑派山门处,看到山门处有不少先前从演武崖逃跑的人的尸体,袖红雪道:“他们恐怕就埋伏在山门处,不要停留,迅速通过。”

    司马台笑抱着源儿迅速通过山门,顿时暗器从两边飞来。司马台笑来不及抵挡,袖红雪早已挥洒飘带,将暗器纷纷阻截。

    “快走。”袖红雪提醒司马台笑,司马台笑不作停留,继续前行,袖红雪处理完暗器也迅速跟了上去。十几条头戴鬼纹面具的黑色身影迅速从两边跳出,也跟了上去。

    司马台笑三人脚步飞快朝灵翠山下奔跑,背后追兵紧追不舍。

    “我去,怎么一直追着我们,山上这么多人他们不去守着,为何一直对我们紧追不放?”

    “恐怕他们也知道公子与天言先生关系不一般,这些人应该都是为你而来。”

    司马台笑闻言心中苦笑:“老子不过是个临时保姆,与水木老头也就见过两次面而已啊。”不过司马台笑转念又想,演武崖上人人都看到自己与水木老头有交集,水木老头还给自己吃了兴奋剂,这下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到了山下公子自逃,红雪会为公子解决追兵的。”袖红雪细腻的声音响起。

    “如此岂非陷馆主于困境?”

    “凭这些人还不能将红雪怎样。”袖红雪自信道。

    司马台笑心中疑惑,恐怕现在不少人想拿住自己与源儿,借以要挟水木老头,难道袖红雪真的对洞天机与魔源不感兴趣才愿意帮自己?

    “在下若有冒犯还请袖馆主见谅,袖馆主为何肯如此帮在下?”

    袖红雪闻言笑了笑,一双美目看着司马台笑道:“因为红雪愿意。”

    司马台笑听到这个回答不禁一愣,这算什么回答?这不等于没回答吗?不过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正当司马台笑胡思乱想时,三人已经来到山下。司马台笑道:“多谢袖馆主相救之恩,他日必报。”司马台笑见袖红雪不作回答,便感谢的看了一眼袖红雪后抱着源儿离开。司马台笑刚走不远便听到背后传来打斗声音,司马台笑知道这是袖红雪在帮自己阻拦追兵。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