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六章 天言 天机

第十六章 天言 天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袖红雪看着挽住自己的司马台笑,那原本就英俊不凡的脸上此刻却挂着无比的威严,俨然一副竞天下的姿态。

    “和那一日刀破百花阵时一样全凭本能所发挥出的实力吗?可惜了,如果能……”袖红雪正感叹时却发现司马台笑望向自己的眼神中的关切。“与那日不通,此时的司马还有一丝意识。”

    袖红雪离开司马台笑的臂弯,来到水木老头与源儿身旁:“先生给司马吃的什么药?还请先生给个解释!”袖红雪言语之间颇有质问的语气。

    “哈哈,小姑娘放心,老朽是不会害司马小朋友的。”水木老头一边捋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边道:“这丹药能激发人的本能,让司马小朋友的本能优先于意识作出反应。司马小朋友的内力之雄厚与多变或许远超我们的想象,可惜他不会使用,相比之下他的本能似乎更能熟练运用。当然这丹药还让司马小朋友保留一丝意识,或许通过此战他能依靠这一丝意识学到不少。若有一天他能完全掌握自己的一身内力,必将成为人上之人。”

    袖红雪听到水木老头的解释放下了心中的担忧,这时源儿跑了过来道:“姐姐你没事吧?姐姐别担心,哥哥会打败那些大坏蛋的。”袖红雪心中有些想笑:“你对他毫无根据的信心是哪来的?”面对源儿的关心,袖红雪捏了捏源儿的脸蛋,示意自己没事。

    “先生的身份怕是不简单。”

    “呵呵,老朽不过是即将入土之人罢了。”

    袖红雪一边运功平息自己翻滚动荡的气血,一边观看场中的傲然而立的司马台笑:“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威风的时候。”

    场中三人斗得不可开交,一者剑似流星一者悍戟扫空,而执刀以一敌二的司马台笑每一挥每一砍全凭本能而作,尽是无招之招。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越战越是惊讶。

    “此人每招每式全凭本能且毫无章法,更兼有如此深厚古怪的内力可以完全不受魔气所制,此人究竟是何来历?今日不除此人,他日恐成魔城强敌!”天魔大化一念及此,决定格杀司马台笑,“浪子!不要再玩了,速战速决!”

    话分两头。

    被“织雨”之招所伤的浪子不回头不怒反笑:“哈哈哈!本大爷许久不曾被逼入如此地步了,希望今日能尽兴!”邪气绕体紫电横生,浪子不回头脸上的兽纹竟似活物般一飞冲天,那物携雷电之势飞入浪子不回头手中化为紫色邪枪,“狱龙,是你出场的时候了!”

    任平生和段山岳看到眼前此景,心道不好,想不到这邪人竟然还身怀如此邪兵。

    “你身为人身,当为中原武林尽心,为何做那魔城的爪牙?难道你甘心身坠无间!”任平生怒道。

    “哈哈哈!身坠无间又如何?本大爷早已见过真正的无间地狱!”

    “唉,有如此修为,你不该踏差至此。”

    此时天魔大化的声音传来:“浪子!不要再玩了,速战速决!”浪子不回头轻啐一声继续道:“何为对何为错,本大爷早已不在乎,本大爷在乎的是所有阻碍本大爷的人都要死!”话语甫落,浪子不回头已是高举狱龙邪枪,霎时间八雷齐聚,“八雷共杀!”

    八条狰狞的紫电在空中如怒龙般飞舞,只待浪子不回头一声令下便可吞噬对手。任平生与段山岳尽催所剩内元,欲全力抵挡这八雷之招。

    天魔大化眼见浪子不回头要出极招,遂与月见无华交换了一个眼神。月见无华掌抵天魔背后,全力赞功。天魔大化战戟差地,尽纳演武崖魔气于魔魇,欲以此一招格杀司马台笑。

    袖红雪见状脸色微变,当即便要入场相助司马台笑,却被一旁的水木老头拦下。

    “小姑娘你是帮不了全凭本能作战的司马小朋友的。小姑娘还是专心疗伤的好,不尽除体内魔气怕是会影响到小姑娘你日后修为的进境。”

    袖红雪听到水木老头的话不再坚持,全神贯注于司马台笑的战斗,以便在必要之时出手。

    天魔大化纳气已足,怒吼一声,战戟魔魇携千魔之气斩出,声势浩大。司马台笑面色不变,执刀在面前挥圈,溢出的内力瞬间形成漩涡。

    袖红雪大惊:“他这是要将魔气纳入体内?”

    水木老头却笑了:“强行抵挡如此威力的攻击即便不死也残废,而将魔气纳入体内依靠自己特殊的内力来化解,本能是这样决定吗,司马小朋友还真有几分魄力。但是,会顺利吗?”

    二魔见司马台笑的施为亦是大为吃惊。

    司马台笑那残留的一丝意识清楚的看到,自己丹田处五颗颜色各异的内元正全力运行化纳魔气,奈何魔气竟似江流决堤凶猛异常。浩大的魔气在司马台笑体内不断暴冲,有半数之多难以尽化,司马台笑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危急之下,司马台笑再提元功,五颗内元珠运行轨迹再变,那半数难以化纳的魔气在司马台笑内力的驱赶下,渐渐向执刀之手移动。司马台笑的右手在魔气的作用下渐渐变为黑色,伤痕累累。司马台笑怒吼一声,再添三分力,魔气混合着自身内力被转移到名刀非凡上。司马台笑似乎再也坚持不住,名刀一挥,尽泄难控之气。

    却说浪子不回头极招即出,八雷之威响彻天地。忽然,浪子不回头感到一道摧枯拉朽的刀气向自己袭来。为抗来袭之招,浪子不回头一枪劈下,八雷之招迎向来犯之刀。

    轰然巨响,整个演武崖竟然裂成数块。待尘埃落定,现场一片狼藉。不少人在双招爆冲之下昏死过去,功体不支者更是当即丧命,其余之人尽皆负伤,浪子不回头也不知所踪。

    司马台笑拄刀半跪于地,突然,一道黑色身影从废墟中冲出,流星赶月般杀向司马台笑。在月见无华即将刺中司马台笑之时,一道百色丽影迅速出现在司马台笑身旁。千钧一发之际,袖红雪的飘带缠住了月见无华的魔剑。此刻司马台笑也从短暂的昏厥中转醒,一掌打在月见无华的胸口之上,月见无华带着强烈的愤怒被击退。

    “威力变弱了许多,是药效过了吗?”袖红雪看到司马台笑软弱的一掌思索着。

    “多谢袖馆主救命。”藏心丹的药效果然消失,司马台笑恢复了意识。

    袖红雪笑道:“红雪当谢公子才对。”

    司马台笑将目光集中在自己手中的非凡,看着那刀上因为难以承受巨大的魔气与自身的内力而出现的一丝细小的裂痕,不禁有些心痛。

    水木老头拉着源儿出现在司马台笑旁边,这老头带着源儿不知藏在何处,竟然丝毫没被波及到。水木老头道:“哎呀呀,差点没命,幸亏躲得快。那么,接下来便是老朽出马了。”

    天魔大化怒极,原本能杀掉三门会所有人的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一个无名之辈破坏。“好在大魔困仙阵未破,用不了多久魔气便会再生,到时便是你们身死之刻!”

    正在天魔大化思索之时,水木老头漫步来到演武崖中间,口中念念有词:“魔气不存,正是破阵之时。齐天地,造阴阳,万法归一,大魔困仙阵,破!”水木老头脚踏天地之位,手化阴阳之气,大魔困仙阵顿时遭破。

    “你!”天魔大化手捂胸口对水木老头怒目而视。

    “天魔将军,久见了。”水木老头朝着天魔大化施行一礼。

    “你是……”

    天魔大化一言未尽,演武崖上传来一阵阵刺耳的笑声。

    “嘿哈哈哈!本想只是来看个热闹,没想到却捡了个这么大的便宜!”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人面带杀字面具,一双嗜血的眼睛正盯着在场众人。司马台笑忘不了那张面具,就是那日此人率众屠灭了司马山庄。

    众人正疑惑来人是否为魔城后援时,水木老头却缓缓道:“老朽的挂算的果然不差,你终于露面了,杀旗。”

    “我果然没看错啊,天魔,同一阵被同一人破了两次,想必你也认出他了吧。”刀字面具之人虽是对天魔大化言语,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水木老头。

    天魔大化同样一眨不眨地看着水木老头答曰:“不错,他是天言洞天机。”

    此言一出,惊讶在场所有人,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齐齐锁定在水木老头身上,而水木老头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仍旧笑呵呵地立在原地。
第十五章 刀章节目录第十七章 天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