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五章 刀

第十五章 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战局双分,且不说袖红雪此处的扣人心弦,另一处的战况更是惊心动魄。

    任平生与段山岳联手一战邪人浪子不回头。激战数回合,任平生与段山岳已渐趋下风。原本就耗费颇多的段山岳,经过魔气侵体又再度激战已然有些力不从心,身受内伤。而身为主攻的任平生虽然伤势不重也是多处见红。

    “若论平时,本大爷独对你二人联手恐怕会在百招后而败,但是如今的情况只能怪你二人命运不佳,死期将至!”

    “废话少说,朗朗乾坤下岂容邪魔肆虐!”任平生怒斥一声,举手而化,一柄通体湛蓝的宝剑赫然出现在手中,正是仙灵派镇派名剑烟雨江南。烟雨江南在握,天气似有所感,竟是下起了淅沥小雨。

    “我说任掌门,早不拿出你这把剑?”段山岳抱怨道。

    “段兄,此人功体特殊,功力深厚,就算拿出烟雨江南恐怕也难有作为,只能一搏了。”

    “哈,老段我何惧!”段山岳高呼,不顾伤势强提真元。“任掌门,换手了!”段山岳发起进攻,此刻由段山岳主攻。

    内力外显,段山岳浑身散发淡黄色光芒,一拳入地:“八极破方圆!”威势万钧的一拳为演武崖再添新伤。以段山岳为中心,四周地表尽皆破裂。

    地面破碎,浪子不回头脚下立身不稳,只得一跃而起,欲跳出段山岳此招范围。就在浪子不回头刚一离地,身下地面竟是化为条条利锥朝着空中的浪子不回头飞去。浪子不回头大惊,在空中强行扭身,堪堪避过锥身之招。

    “好身法!”段山岳赞叹一声道:“但是还没完!一式山河破天关!”

    段山岳在浪子不回头刚刚着地之时再出极招,威猛无匹的拳劲破开残破的地表直捣浪子不回头。浪子不回头急忙应招,高呼:“来得好!”双手紧握,紫电缠绕,朝着来袭之招打去。

    匆忙应招难尽全功,浪子不回头被击退数步,嘴角溢出血色。

    “哈哈,看来你也非是如看上去的那般强不可撼!”段山岳见攻击奏效,面露嘲讽之色。

    浪子不回头擦去嘴角鲜血,忽听耳边破空之声不绝。

    “织雨。”

    只见数不清的细如牛毫般的剑气竟在雨滴之间来回折射,速度之快让人产生数不清的细线将雨滴织在一起的错觉。剑气本就多到难以数清,在雨滴之间不停折射更是让人难以捉摸,但唯一不变的是这些牛毫般的剑气纷纷杀向浪子不回头。

    剑气入体,浪子不回头再添新伤,身上的轻甲瞬间伤痕累累,更有血丝溢出。

    另一方面,袖红雪一战月见无华。一者琴音不绝,一者剑气四射,不同的武学不同的武器,交织成一场惊险的战斗,一旁冷眼寻找机会的天魔大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然来到袖红雪身后。天魔大化暗自运功于掌中,就待袖红雪不及反应的一刻。

    司马台笑眼看天魔大化的动作,心道不好。即便是袖红雪这般的高手在一心三用下也不免露出破绽,何况对手是四魔将的其中两位。果然,袖红雪在察觉天魔大化移动到自己身后时,心惊之下已然慢了半拍。月见无华见状,速度竟是再快三分。袖红雪在躲过快剑的攻击后,已是失了躲过身后攻击的机会。天魔大化暗掌偷袭,黑色的掌气生生打在袖红雪后背之上。袖红雪顿时吐出一口鲜血,印红了面上白纱。

    “袖红雪!”司马台笑大叫。

    袖红雪身体被打飞,却不料在被击飞的空中,袖红雪以发拨琴,瞬间就是数道犀利的攻击射向天魔大化。饶是天魔大化也是始料未及,在躲过大部分攻击后还是被击中,身上黑甲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司马台笑接住袖红雪道:“袖红雪,你没事吧?”

    “公子还是挺关心红雪的,是不是考虑留在红雪身边保护红雪?”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源儿都快被你吓哭了。”

    “源儿乖,姐姐没事。”袖红雪看到一旁一脸关切的源儿,开口安慰道。

    月见无华来到天魔大化身旁:“大哥?”

    “无碍。”天魔大化挥挥手表示没有受伤,然后看向袖红雪道:“袖馆主果然不凡,即便是本座在全盛时亦不能轻易胜出。”

    “魔主龙辛座下魔将的能为红雪倒是见识了。”

    天魔大化对袖红雪的讽刺丝毫不怒:“兵不厌诈。”暗袭之计已然奏效,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齐齐攻向袖红雪。

    袖红雪从司马台笑怀中站起,推开司马台笑与源儿,以一敌二迎上二魔。没有了顾虑,袖红雪尽催内元,十根玉指与纷飞的长发快速拨弄着幽谷寒涧:“妙音伏神响·蝶乱狂花!”神响再出,袖红雪周身开出朵朵优美的鲜花。花朵绽放,从其中飞出的却是只只美丽的蝴蝶,红的,黄的,蓝的各色都有,一瞬间竟是开出了几十上百只。它们在袖红雪身旁飞舞,随后就像是锁定了猎物一般,各自极速飞向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

    司马台笑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心中感慨,或许只有袖红雪才能打出如此华丽的战斗。不过在下一刻司马台笑则是吓了一跳,那飞驰的蝴蝶不像外表那么柔弱,极速飞行的它们能把地表削下厚厚一层。司马台笑相信,这玩意绝对能将人削成肉片。

    天魔大化与月见无华不敢大意,全心抵挡。

    “如此高频率的攻击,袖馆主你能坚持多久!”

    身上有伤,魔气干扰,还要使出如此耗费内力的招数,袖红雪恐怕确实有些吃力,但二魔的处境亦是不佳,高频率的攻击使他们分身乏术。

    司马台笑看着场上那抹白色倩影的眼中透漏着坚强与不惧,而自己却只能在一旁傻站着不能帮上一点忙,司马台笑感到自己的无能。

    “怎么能让女人战斗在最前线而自己躲在后方?即便自己不能帮上忙也不应该袖手旁观。”司马台笑下定决心,右手攀上了背后的刀柄。

    “年轻人担心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司马台笑耳边响起。司马台笑回头望去,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见过一面的水木老头。“水木老头怎么在这里?”司马台笑疑惑着。

    “水木老先生为何在此?”

    源儿看到了自己的爷爷,欢乐的抱住了水木老头的腿。水木老头慈爱的拍了拍源儿的头。“爷爷,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姐姐吧。”

    水木老头看着司马台笑道:“老朽一直混在人群中,不出所料,魔人果然来袭,可惜了沙漫天等人啊。”司马台笑闻言心中惊讶,心道这老头当真如此神算,不仅算到了沙漫天等人的死劫,还算到了三门会上的魔人的袭击?

    “先生既然能算到此事,又混入三门会,想必先生定有方法可解此局。”司马台笑看了看场中惊险的袖红雪急切的向水木老头问道。

    水木老头看了看袖红雪又看了看司马台笑,颇有些意味的说道:“天下第一美人啊,年轻果然好眼光,老朽看好你哦。”

    司马台笑听到水木老头的话心中暗道:“你个老不正经,都什么时候还开玩笑。”那老头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在司马台笑眼前晃了晃继续道:“年轻人莫急,此丹曰藏心丹,或许对你有帮助。”

    司马台笑听这老头的意思是让自己吃了这粒丹药然后上去拼命,不禁心中有些犯嘀咕:“这什么藏心丹黑不溜秋的,怎么看怎么像过期食品,吃下去没事吧?”

    水木老头见司马台笑有些犹豫,遂玩味道:“哇哇,天下第一美人有些坚持不住了。”

    司马台笑抢过藏心丹道:“死就死了!”

    丹药入腹,司马台笑只觉自己意识渐渐有些模糊,最后竟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此时的司马台笑因为药丹的原因,只残留一丝意识,但是身体却因本能自发地行动。那残留的意识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丹田处原本浑浊的内元,此刻竟然化为五颗颜色各异的珠子在丹田之处运转着,雄浑的内力在经脉中流淌,司马台笑能感到自己从没调动过如此浑厚的内力。

    场中激战再起变化。天魔大化见袖红雪渐渐不支,攻击的频率变慢了不少,遂示意月见无华一人独挡。得闲的天魔大化一挥手,手中便多了一柄通体漆黑的长戟:“袖馆主,战戟魔魇将送你入黄泉!”天魔大化周身瞬间魔气爆冲,月见无华顺势闪到一边。天魔大化高举魔魇,层层魔气汇入战戟当中,随后一戟斩下,爆冲的魔气势如破竹,层层攻向对面的袖红雪。

    袖红雪眼见这极具威胁的一招,心中无奈道:“难道只能用那最不想用的一招了吗?”不及细思,夺命之招已在眼前,袖红雪道:“真正的地狱黄泉,红雪早已见过,就不知天魔将军可曾见过!”

    只见袖红雪高挑琴弦,意欲使出其最不愿使出的一招。却在这时,一条宽阔的臂膀挽住了袖红雪的柳腰,另以只手快速抽出背后名刀,简单的一个下劈却有开山裂石的威力。刀气魔气相冲,竟是不分高低。
第十四章 魔章节目录第十六章 天言 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