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三章 顶峰三门会

第十三章 顶峰三门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翠灵山山顶演武崖,该处是仙灵派供上千弟子们习武演练的地方,此次的顶峰三门会便是在此处召开。

    初阳渐升,演武崖上旌旗猎猎,各大门派依次落座。居于首位的便是中原三大门派,中为仙灵派,左为撼天经纬,右为拳宗。随着鼓声擂动,顶峰三门会正式开始。

    司马台笑带着源儿站在袖红雪的身后,看着这浩大的场面,心潮也随之澎湃。司马台笑看了看坐在自己前面的袖红雪,不禁有些尴尬,袖红雪这女人丝毫不为此刻场面所动,正兴致勃勃的把玩着手中的茶盏,口中还念念有词:“这茶盏上的花纹挺别致的,回去让蝶儿依样置办些。”司马台笑一脸黑线,心中吐槽道:“怎么说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盛会,给我装作认真点!”司马台笑看向沙通那边,沙漫天与仇恩明正襟而坐,只有身后的沙通仿佛兴致缺缺,还不时的打哈欠。

    一个儒雅的身姿起身,举手示意鼓声停止,正是仙灵派之主任平生。“中原各派,本应同气连枝,然仍有居心叵测之人为一己之私扰乱中原武林安宁,另更有外族窥伺,企图染指中原。为护我中原安乐,故每三年召开顶峰三门会,以我三门为仲裁,主持武林公道,以我三门为首,共抗外敌。各门派诸君有何嫌隙,可于此说来,我三门可调解诸君矛盾,诸君亦可以武论高下,事后当不得报复。”

    “哈,说得倒是慷慨激昂,还不是将整个武林掌控在三门手中。不过江湖本就是强者胜,三门强于他派,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司马台笑撇撇嘴。

    任平生说完,场上竟然无人站出,司马台笑纳闷,不科学啊,难道武林真的很和平,没有矛盾?司马台笑正纳闷间,一人飞身落到中间空地,不是他人,正是拳宗之主烽火不动段山岳。其人身长八尺有余,虎背熊腰,一双圆目犹如猛兽,立在正中俨然一副不动如山的姿态。司马台笑心中暗道:“好一个烽火不动段山岳。”

    “哈哈哈,看来这次也是老段我先请了。”段山岳望向撼天经纬道,“齐帮主,如何?”

    “江湖中人都知道拳宗段山岳是个武痴,一生最喜挑战,曾挑战任平生胜出一招,从而拳宗跻身中原第二。而后段山岳又数次挑战撼天经纬齐天疆,可惜尽皆落败。之后每逢三门会,段山岳都会第一个站出来挑战齐天疆。”司马台笑听着袖红雪的介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大家和平没矛盾,而是都知道段山岳会第一个跳出来挑战撼天经纬的齐天疆,都乐得先看个热闹。

    任平生见此情景无奈的叹了口气。顶峰三门会是任平生提议组建的,本意为让各派在三派的调解下和平共处,而段山岳每次都会演这么一出,从不听任平生劝告,这岂非起到了错误的示范作用。连三门中的一门都不屑调解而选武斗,如何让其他门派放弃武斗。

    齐天疆起身,颇有睥睨群雄之资,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步,却在眨眼间来到段山岳对面。

    “哈哈,齐帮主,看来修为又有精进。”

    “段宗主亦是,那么进招吧。”

    “爽快!”

    段山岳提真元,甫出招便是气势恢宏的一拳。齐天疆挥手赞出一掌,抵消了对方的攻击。段山岳再起手便是连番的快攻,齐天疆专心应对,或闪或挡,尽是防守之招。二人在场中激斗,瞬间已是十余招。

    “只是一味的防守可是要吃亏的!”只见段山岳再提真元,一拳向地:“八极怒开山!”

    猛烈的拳劲暗藏地下奔袭齐天疆,齐天疆看不到暗藏地下的攻击路线,只得凝神戒备。突然齐天疆感到脚下气劲冲出,急忙闪躲,整个地面被这开山的一拳轰击的碎裂开来,而齐天疆也只是堪堪躲过。一招刚完,一招又至,原来适才一招乃是诱招,真正的实招是在齐天疆躲闪后不及反应的瞬间。

    “八极镇山河!”

    从地下暴冲而上的拳劲竟然包裹住破碎纷飞的碎石形成两块巨石,左右拍向齐天疆。

    在场众人尽皆哗然,都为齐天疆捏了把汗。

    齐天疆眼见此招是躲不过了,全身气劲爆发,挥手便是石破天惊的一掌:“破元掌!”宏大的掌气不是击向来袭巨石,而是直奔段山岳而去。

    段山岳见状唯有回元纳气,生生接下了齐天疆的破元掌,两块巨石失去了段山岳的内力控制,轰然掉落。

    司马台笑看的分明,换作他人未必能以此法躲过段山岳的这招。在巨石压扁自己之前自己的一掌不仅要先打到对方身上,同时还要有足够威胁对方的威力,由此可见齐天疆的内功修为之深厚。

    “哈,终于不再防守了。”段山岳道。

    “再来。”

    齐天疆不多言,主动发起攻势。二人再次战到一处,各自攻防,一者掌风赫赫一者拳势威威,一时间竟是不分高下,难分胜负。

    “你觉得谁会胜出?”司马台笑看的入神,不觉间在袖红雪耳边问道。袖红雪嗔怪的看了司马台笑一眼:“谁胜出都与红雪无关。”

    “招式上段山岳沉稳,每一拳皆有开山裂石之威,齐天疆虽灵活多变,但内力修为比之段山岳恐怕更为精进,我觉得齐天疆会胜出。”司马台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公子倒是颇有见解。”

    司马台笑与袖红雪言语间,场中二人再度拉开距离,只见齐天疆负手而立,一派自然:“段宗主,不使出你最强的一招恐怕败我不得。”

    “齐帮主不也未尽全力?也罢,一招定胜负吧!”

    “求之不得!”

    司马台笑听到二人要将胜负赌在最后一招,心下了然,果然齐天疆引段山岳与自己比拼内力。虽然齐天疆有取巧的嫌疑,但这也是一种战斗方式,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何况招式与内力的结合才叫武学。

    “一式山河破天关!”段山岳内元饱提之下竟是再赞三分功,强悍的内力在场上翻滚。段山岳一拳打出,竟是摧枯拉朽,让破败的场地更是残破不堪。

    齐天疆面对这威势万千的一拳,竟也心下惊讶:“想不到段山岳进步如斯!”齐天疆收敛心神,气游八脉,霎时间气贯长虹。

    “万气定一!”刚刚还是气冲云霄,此刻竟是全部凝于齐天疆一指,一指点出,结果竟是以点破面,段山岳的一招遭破。

    “我输了!”就在在场众人看齐天疆破掉段山岳极招后如何败敌时,段山岳此时却一语认输。

    “段宗主客气了,此战当不分胜负。”齐天疆道。

    “最强的一招被你破了便是输了!”段山岳痛快非常。

    “看来段山岳也是明白齐天疆方才的意图,但段山岳也知道,不在内力上胜过齐天疆便不会赢过他。虽然此战至此确实不分胜负,但对段山岳来说再战下去以失了意义。而且齐天疆并非单纯的在内力上强于段山岳,他选择以点破面的方式来破招显出其临阵的冷静。看来胜负不止靠以力拼力,要巧力结合才行。”司马台笑看了一场高手的对决,心中动荡不已,自己需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

    就在此时,人群中一道紫电身影疾奔而出,一掌印在齐天疆胸口。威力浩大的一掌携带电流,齐天疆顿时气血翻滚。紫色身影脚步不止,将齐天疆逼到演武崖的边缘。眼见齐天疆就要在紫色身影的突袭之下掉入万丈悬崖,齐天疆全身气劲爆发,生生止住了身形。那紫色身形不依不饶,抬手再赞一掌,齐天疆难以抵抗,掉下了演武崖。

    在场众人无不惊惧万分,虽说是偷袭在先,但能两掌将齐天疆打下演武崖,其人修为至少不在齐天疆之下。众人正要齐攻来人,却发现整个演武崖笼罩在黑气当中,黑气还有侵体的趋势,众人纷纷盘膝而坐运功抵抗。

    “是魔气!”任平生高呼。

    “终于来了,原来是戮世魔城的人。借沙漫天三人的身体隐藏了自身的魔气与邪气而混了进来吗?”那出手偷袭之人正是沙通。司马台笑将源儿护在身后,却没有发现自己和源儿竟然丝毫不为魔气所扰。
第十二章 夜探章节目录第十四章 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