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一章 翠灵山仙灵派

第十一章 翠灵山仙灵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又一日,蝶儿来传信,言明日便是顶峰三门会的召开之日,许多门派已早早抵达仙灵剑派,她的小姐让她来通知司马台笑收拾收拾,今日便随袖红雪前往翠灵山。

    司马台笑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只是换了身新衣服,背上自己的刀,领着源儿在近乡情馆的后院等着袖红雪。袖红雪准备妥当后,姗姗从房中步出。说是准备,其实哪有什么好准备的,司马台笑知道女人有个通病,那就是出门前必打扮。司马台笑看着袖红雪,心中有些不满:“打扮了这么久,与先前不是没多大变化吗。”虽然袖红雪的穿着与先前差别不大,仍然是白裙白纱,长发飘飘,但她每次都能给人一种惊艳,或许这便是天下第一美人独有的惊艳气质。

    “公子久等了,我们这便出发吧。”袖红雪歉意施礼,而后又看到旁边的源儿问道:“源儿也要去吗?”

    “在下身负要事,想在三门会后便直接离开,故源儿要跟随在下一起。”

    袖红雪闻言有些诧异:“公子究竟是何事缠身?不妨说与红雪,兴许能帮上一二。”

    “在下要去寻找失散的妻子。”司马台笑指的自然是飘雪,他一直相信飘雪也在这个世上。当然司马台笑选择离开的原因不止这个,源儿的事也要去办,仇家的事也要去查。或许袖红雪能给自己不小的帮助,但司马台笑总觉得袖红雪不简单,还是有些距离的好。

    袖红雪听到司马台笑的回答也只是笑笑便不再追问,只是对身旁的蝶儿交代:“蝶儿,你便留下顾好近乡情馆。”蝶儿瞪了司马台笑一眼应下。

    一路无话,以他们的脚程,不到半日便到了翠灵山山脚下。司马台笑放眼望去,好一座秀丽的奇峰峻山,临近顶峰处隐约看到云气缭绕间有建筑,想必那便是仙灵剑派。司马台笑三人不作停留,继续登顶。一路上遇到的人不多,大多数与会的人早已到达仙灵剑派,像袖红雪这样在三门会前一天才来的着实不多。

    一行人来到大气磅礴的仙灵剑派山门处,被一名年轻弟子拦下。那名弟子看着从司马台笑身后慢慢走出的袖红雪,一时间竟是看得呆住了,直到袖红雪拿出执武令在那弟子眼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

    那弟子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原来是袖馆主,馆主身旁的这两位是?”说着还朝司马台笑看了看。

    “这位是本馆主的侍卫,这位是本馆主的琴童。”

    那弟子有些尴尬的接过袖红雪手中的执武令,突然感到心神恍惚,噗通一声倒地不起,脸上还挂着贱笑,一脸作死的样。司马台笑摇摇头对袖红雪道:“人家不过是仰慕袖馆主天下第一的美貌,想多亲近几分而已,袖大馆主何必这样。”原来那弟子在接执武令的时候想趁机碰碰袖红雪的手,谁曾想还没得手就中了袖红雪的暗招。

    袖红雪收起不快说道:“红雪哪有什么美貌,只怕有人只觉得红雪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丑八怪呢。”

    司马台笑干咳了几声表示不懂对方在说什么,源儿闻听袖红雪之言不满道:“姐姐最美了,才不是丑八怪!”

    “源儿真乖。”

    袖红雪三人进入仙灵剑派,又有弟子上前,带领三人前往会客厅,仙灵剑派之主一蓑烟雨任平生早已等候多时。

    “袖馆主从不参与三门会,今次却赏脸光临。”

    “任掌门是不欢迎本馆主喽?”

    “岂敢,袖馆主能来,弊派蓬荜生辉。”

    袖红雪兴致缺缺,似乎不愿多说,便施礼告退,任平生便命人将三人带到客房休息。

    一路上,司马台笑感叹不愧是江湖大派,气派就是不一样,虽然他根本没见过其他门派的样子。

    司马台笑正兴致勃勃的欣赏沿路风景,被对面来人撞了一下。司马台笑看着那人,嘿,又是熟人,正是那沙畏门少主沙通。沙通一脸嚣张,迎着司马台笑的目光看来。

    司马台笑心中惊异,这还是那个沙通吗,虽然嚣张不减,但为何让人有一种心颤的感觉?司马台笑并非怕事之人,那种感觉一闪即逝,见沙通那一脸欠揍的样子,当下发作。司马台笑一脚迅速踢向沙通,沙通轻松避过。司马台笑有些意外,照理说以沙通那个脓包不可能躲得过去。沙通躲过司马台笑的这一脚后竟然反身出掌,司马台笑不料对方不仅躲过自己一招后还送自己一掌,遂连忙抬掌相抗,顿时被击退几步,同时掌心传来电击的灼热之感。司马台笑待要再战,这时被一个声音叫住:“少侠,犬子与在下刚发生了些争吵,故此多有失礼,还望见谅。”

    司马台笑闻言望去,正是沙漫天与仇恩明二人。那仇恩明仍然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只是身上的冷漠与先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沙漫天虽然言辞有礼,却少了些平日里的亲和,反而更加有威严。司马台笑只觉这三人似乎改变了许多,虽然有些不解,但毕竟与这三人不熟,兴许是自己的错觉。

    “无妨。”司马台笑答道。

    “这位想必是袖馆主吧,小儿那日多有得罪,在下在此给袖馆主赔礼了。”沙漫天又对袖红雪拱手道歉。

    “沙门主还是要好生教导令郎才好。”

    “是是。”

    “沙门主,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司马台笑感觉沙漫天三人透着些古怪,不愿多有交谈,于是便继续跟着领路弟子朝客房走去。

    待司马台笑几人离开,仇恩明开口道:“大哥,那个叫司马台笑的好像有所察觉,而且那晚我与袖红雪相斗时便是此人躲在暗处观看,要不要我去结果了他。”

    “无妨,先不要轻举妄动。”

    来到客房,司马台笑仍在想着刚才的事,眉头渐渐拧在了一起。

    “哥哥,是不是在想刚才的三人,源儿总觉得他们变得不一样了。”经过几天的相处,司马台笑看着源儿就想起前世与父母一起死于车祸的年幼的弟弟,于是便让源儿叫自己哥哥。

    司马台笑闻言道:“源儿你也觉得他们不一样了?”源儿点点头。

    司马台笑迅速来到隔壁袖红雪的房外,急切切的开门而入。从里屋屏风后面传来袖红雪略带怒气的声音:“公子不知‘敲门’二字吗?”同时伴随着淅淅的水声。司马台笑连忙出去合上房门,一颗心急跳不已,只觉自己活腻了。

    司马台笑听闻源儿也觉得那三人古怪,总觉得有些事要发生,于是便急忙找袖红雪问问有没有看出什么。没想到袖红雪刚到客房就洗澡,一时间忘记敲门司马台笑就推门而入,难怪袖红雪言中带怒,没一掌把司马台笑拍出去就谢天谢地了。

    过不久,司马台笑听到房内传来袖红雪的声音:“公子请进。”司马台笑闻言有些忐忑的开门而入。袖红雪长发湿漉,水渍沾湿了薄衫,肌肤隐约可见。司马台笑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香气,看着白纱遮面的秀姿,心中直呼阿弥陀佛。

    “公子这么急着找红雪何事?”

    司马台笑想起此来的目的道:“是这样的,对于方才所见的沙通,袖馆主有何看法?”

    “身材矮小,长相猥琐。”

    “呃,我不是问这个,难道袖馆主不觉得沙通和仇恩明与先前被你教训时相比有些不一样吗?不止他们俩,沙漫天也怪怪的。”

    “公子原来是说这个啊,确实有些不同,以今天沙通与公子对招的表现来看,与那日在近乡情馆相比判若两人,怎么了?”

    “我说美女,你不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不好,难道你就没闻到阴谋的味道吗?”

    “公子当真认为红雪很美么?”袖红雪摆出羞答答的样子,司马台笑看了有些抓狂:“你天下第一美好吗!重点在‘阴谋’好吗!袖大美人,你就不要再耍我了好吗!”

    袖红雪收敛起玩笑认真道:“阴谋又如何?与红雪何干?这个江湖本就是骗人人骗,杀人人杀。”
第十章 一卦成真章节目录第十二章 夜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