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第十章 一卦成真

第十章 一卦成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司马台笑如何烦闷,另一处的沙漫天一行人经过在富春城的一日休整,今日再次启程前往仙灵剑派。

    沙漫天和仇恩明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后面跟着一脸不乐意的沙通和十几名弟子。沙通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似乎在抱怨着什么,被父亲沙漫天瞪一眼后,立即不敢再出声。一行人来到一片荒野,仇恩明突然示意队伍停下。

    “门主,此地似乎有些不对。”

    沙漫天也察觉有异,冷眼观察四周,身后的弟子们也各自戒备。突然四周阴风骤起,邪氛环绕,沙漫天顿时知道来者不善,忙向身后打了个手势。十几名弟子得令,迅速将一脸惊恐的沙通围在中间,摆出防御姿态。

    “哈哈哈,终于来了,让本大爷一番好等!”随着一声狂妄不羁的笑声,从漫天邪氛中步出一条紫色身影。其人一身紫色轻甲,一条紫色凶兽纹印从左脸蔓延至被轻甲遮挡的胸口处。

    随着来人的一声轻喝,漫天的邪气似有所感,纷纷涌进十几名弟子体内。那十几名弟子顿时痛苦万分,苦苦哀嚎,难以抵挡入体的混混邪力,不多时便纷纷爆体而亡,只留下沙通一人抱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如此手段让沙漫天和仇恩明大惊,此人一身不凡邪功,能控制雄浑的至邪内力外放侵入他人体内,可见其修为之高。沙漫天与仇恩明心知独身难敌来犯之敌,心下默契,齐齐挥剑杀向来人。

    那邪人见沙漫天与仇恩明联手攻来,笑声更加狂妄:“哈哈哈哈!来得好!”

    只见那邪人虽然负手而立,一双紫眸竟早已看清来犯之招,一个错身便闪过沙漫天二人的利剑。沙漫天与仇恩明似乎也早已预料到敌人的动作,早已各自暗运内力于掌中,双双迅速回身一掌打出。那邪人亦举双掌相抗,就在四掌交接的瞬间,沙漫天与仇恩明二人竟是不敌那邪人,双双被击退十几步才堪堪止住。

    就是这一个交锋,沙漫天与仇恩明便明白对手的强悍,恐怕合二人之力也难以抗衡。仇恩明长舒了口气,淡然道:“门主,还记得昨日那老头所言吗?若遇凶险,当往东而行,或可得救。门主快快带着少门主往东逃吧,这里就交给仇恩明吧。”

    沙漫天看着一脸平淡的仇恩明,心知这是抱有必死之心的人才有的那份平静。沙漫天大怒:“仇兄,你以为沙漫天是临阵置战友于不顾之人吗!”

    “爹,我们快逃吧!”沙通哭喊着。

    沙漫天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沙通一眼,心中悲凉万份,这个人就是万般不是,终归是自己的儿子。一方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一方被自己视为手足至交,沙漫天不知如何抉择。

    “救命之恩,仇恩明铭记于心,但门主对仇恩明的交心之情更让仇恩明倍感心暖。仇恩明何以相报,唯有以此残躯!”话音甫落,仇恩明竟是自毁内元。内元破碎,源源不断的内力从丹田涌出,遍游周身经脉。

    沙漫天见仇恩明如此作为湿润了双眼。自毁内元虽然在一段时间能得到平时数倍的力量,但即便最后得胜也是死路一条。沙漫天无奈,长叹一声,只得带着沙通往东而逃。

    “值得吗?”一声询问,却是来自敌人。

    仇恩明回顾自己一生,曾经为仇而杀,被人视为外道,不曾有半个朋友。后更被仇人背后势力追杀,身受重伤,这个孤苦一生的可怜人却在生命即将结束时遇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肯与自己交心的人。

    “值与不值只自知。”

    “哈哈哈,说得好!可敬的对手,浪子不回头当尽全力以全你之志!”

    “哈,自名浪子不回头,看来阁下亦是惯看风雨之人。请!”

    仇恩明自知自己所剩时间不多,拖延已无意义,遂剑指东天,尽纳周身气劲,霎时间剑气冲霄,纵横方圆,竟是倾尽毕生之能的一招。

    浪子不回头站在原地不动,任由交错的剑气从身上划过,在紫色轻甲上留下了条条痕迹。浪子不回头知道,对手堵上了自身最强的一招,这四散的剑气不过是前奏,而真正的杀招即将到来。

    浪子不回头高呼一声:“痛快!”

    一声“痛快”,却见浪子不回头周身紫电缭绕,左脸上的凶兽纹印似是活物,竟然怒吼一声腾空而起。浪子不回头一把抓住空中怒舞的凶兽,顿时八雷齐聚,那狰狞凶兽化为一柄邪枪。肆虐的紫电与纵横的剑气两相抵抗,一时间不分高下。

    纳气已足,仇恩明高举的黑泽携千钧之势斩下,恢宏的剑气自天而降。浪子不回头全身紫电爆发,亦是高举邪枪,而后一枪刺出,怒射的紫雷迎向奔腾的剑气。极招相对,激起荒野阵阵尘浪。待尘埃落定,方看清,剑断了,人败了。

    浪子不回头高声道:“刺激!”

    仇恩明手执断剑,半跪于地,血流不止。大仇易报,恩情难偿,仇恩明回顾自己一生,慢慢闭上了双眼:“值……了……”浪子不回头随手一挥,仇恩明的尸体消失不见。

    荒野之上,沙漫天带着沙通急急而奔。一道宏大掌气自背后而来,沙漫天有感,迅速回身接掌,却是被震退数步,嘴角泛红。

    沙漫天心惊,难道这么快就追上来了?“不对,和先前的邪气不同,这是,魔气!”

    又是一掌自远处袭来,沙漫天堪堪避过,并一掌将沙通向东远远送出,让他独自奔逃。沙漫天看清来人,一者身材魁梧,黑甲罩身,额生独角,一脸威严;一者体态轻盈,身材窈窕,宛若皓月。那魔女不是别人,正是那晚与袖红雪一战的月见无华。

    “想不到沉寂了五百年,魔城终于开始行动了。近几年来有些门派的掌门被杀,从现场残留的邪气来看,应是先前那位所为吧。”沙漫天出言道。见对方并不言语,继续道:“沙漫天还真是荣幸啊,竟然劳魔城之人亲自动手,那些被暗杀的掌门恐怕也只是由先前的那位邪人出手。”沙漫天有心拖延,继续道:“不说话便是默认了,二位的名字是什么?不妨告知即将身亡的沙某。”

    “哼,毫无意义的拖延!”厚重的声音从独角魔人口中发出。“三妹,逃走的那小子交你,此人交由本座。”月见无华闻言便消失原地,沙漫天有心一阻,却是难觅其身,而自己又被眼前的魔人盯住,只得为自己的儿子默默祈祷。

    “你们魔族究竟有何目的?功体不全竟然还如此猖狂!”

    “哼,废话连篇,杀你足矣!”

    独角魔人不愿多言,雷利出手,甫出掌便是攻敌要害。沙漫天挥剑防守,却是防的险象环生。沙漫天惊讶于魔人战力之强悍,唯有以命相搏,以伤换伤。

    独角魔人一掌攻来,沙漫天不闪不躲,硬生生扛了下来,而后迅速挥剑斩向魔人。魔人明了沙漫天的企图,冷声道:“愚蠢!”森森魔气四散,将沙漫天震开,沙漫天再添新伤。就在沙漫天回气不足,苦苦支撑时,那独角魔人再赞一掌,沙漫天瞬时经脉尽断,魂归黄泉。那魔人大手一挥,沙漫天的尸体便消失不见。

    沙通被沙漫天送出后只得独自奔逃,终于逃到一处山岗。沙通爬上山岗,远远的看到山岗下有两队人马走过,为首的两人自己也曾经见过,正是撼天经纬之主撼天手齐天疆与拳宗之主烽火不动段山岳。沙通大喜过望,正要高呼求救时,却感到一道锋利的光芒从脖子上一扫而过,沙通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便倒下了。月见无华亦是一挥手将沙通的尸体处理了后便离开了。

    武林中不知何处的一个角落,一个叫魔迹乱窟的地方,此时三道身影降临,正是浪子不回头与那一男一女两个魔人。

    “哼!浪子,为何要放跑沙漫天父子而独对仇恩明?以你之能就是一招将此三人齐杀也不在话下!”独角男子似乎很生气,厉声质问浪子不回头。

    “哈,本大爷需要向你解释吗?本大爷又不是你的手下!”浪子不回头言语之中猖狂更甚。

    “别忘了是谁救了你并给了你如今的力量!”

    “哈哈哈!当初曾有约在先,你助本大爷获得力量,而本大爷在获得力量后相助于你们,此本属合作,你现在是在携恩望报吗!”

    独角魔人听到浪子不回头言语中的讥讽之意,心下大怒,月见无华连忙相劝:“大哥,好在此番任务达成,还是先炼体吧。”

    独角魔人冷哼一声,一挥大手,沙漫天的尸体出现在面前。月见无华与浪子不回头亦是如此施为,将沙通与仇恩明的尸体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