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七章 妖血

第七章 妖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的眼眸也变成了天蓝色,散发出异样的荧光。

    淡蓝色的妖力在豆子双手间集聚。豆子手指一弹,右手食指指尖应声而破,鲜红的血液涌出。紧随着,一滴蓝色的液体从鲜血中挤出。

    这蓝色液体才是蕴含豆子月妖能量的妖之血。以豆子童年期月妖的身份,这样的妖血总量不会超过一升。平素都潜藏在妖脉之中,只随豆子心意而动。

    豆子将这滴妖血滴入养父口中,又逼出第二滴妖血,滴入养母口中。随后,她手指一撮,指尖伤口便恢复如初。这点小伤,她都不需要抽取伴生者的生命力即可恢复。

    豆子手间妖力不减。她将一手放在养母心口,一手放在养父心口。

    若有旁人在,就能看到两团小小的淡蓝色光华迅速没入二老体内,但这光华又在很短的时间内急速萎缩,倏地消失。然而四周悄无一人。乡村本来少有人口留守。此时天才刚蒙蒙亮,自是无人经过。

    “活过来!你们必须活过来!啊——”豆子嘶喊。

    然而,她的头发和眼眸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无论豆子如何努力,都在没有任何妖力被激发出来。

    空中弥散的妖气也随之失去了根源,迅速消散。

    “啊——”豆子痛苦大叫。作为未成年小妖,她的妖力实在有限至极,才坚持了几秒钟就被消耗一空。

    情急之下,豆子按住心口,准确地找到了一块莲花癍。“我命令你,到我身边来!立即!马上!”

    同时,一个小小光点从豆子头顶飞出,直飞上天,在半空中闪烁不断。

    这是豆子的一点灵魂印记。它会给她的伴生者指明方向,引领伴生者准确找到豆子。

    老树和岩浆里的神秘生物显然都没有行动能力。豆子命令的是那个杀人如麻的小子。豆子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可是,慌乱无助之下,豆子能想到的能拯救养父母的人,也只有他了。

    他,有元力!

    元力,可以治疗!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豆子瞪大眼睛望着天空。那小子却并没有出现。

    “我知道你能御剑飞行,一瞬千里!我要你马上出现在我身边!马上!”豆子再次按下了联通那小子的莲花癍。“否则,我杀了你!”

    天空中的灵魂印记闪烁了十几秒后倏地不见。下一刻,它出现在太空之中,再次闪烁几下后,发出了一段讯息,而后消散。那段讯息却以月妖独有的神秘代码形式冲向宇宙深处。

    豆子没有等到伴生者的出现,几分钟后,急救车赶了过来,医生提着急救箱冲到伤者身边。

    “伤者心跳微弱,颅骨骨折……”医生一边检查一遍说。

    豆子紧绷的神经一松,昏了过去。养父母总算是活过来了。

    豆子昏睡了两天两夜才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在病床上,医生显然把她也当着伤患给抢救了。

    守着豆子的是公司雇佣的一个农民大妈,姓吴。豆子养父母都没有兄弟姐妹。虽有些亲戚朋友,但别人各有各的家庭,能来探望已是仁至义尽。

    陈鹏作为豆子的公司领导自觉地担当了监护义务,垫了豆子一家人的医药费用,派了员工轮班日夜守护。

    用吴大妈的话说就是都是公司的安排,在哪里干活都一样领钱,豆子无需感激。

    可豆子不能不感激。

    豆子身上并没有伤。

    医生认为豆子是受到巨大精神刺激故而昏迷,虽说昏迷时间长了一点,但也并非没有前例;村里人都认为豆子晚上就住在养父母家里,一两分钟内赶到现场很是正常,倒也没有人起疑。

    倒是豆子养父母的生还成了奇迹,上了新闻。

    二老全身多处骨折,大量失血,尤其养母陈玉华的一根肋骨折断后刺破了心脏,养父豆正南的脊椎断裂成了三截,颅骨碎裂。一般人根本活不了,可二老以六十五六岁的高龄在手术完成后一天,骨骼就开始再生愈合。医生推测,二老的骨骼很有可能会在一个月后恢复如初。

    医院希望二老能配合他们做一些研究,在他们身上提取了一些血液和毛发作为科学研究,以期能找出促使他们骨骼再生的元素,造福人类。

    作为代价,医院免除了豆子一家三口几万元医疗费,可豆子依旧还需要支付医院十几万。这部分钱都由陈鹏垫付了。

    豆子意识到她不能坐等四百年再成富豪了。她能等,父母不能等。

    伴生者没有依令出现,豆子只能靠自己。她没有再去联系那小子,他不愿意来帮她就算了,以后自己若是受伤就抽这小子的生命力弥补好了,嗯,就把他当着另一条命来使吧。

    守在养父母病床前,豆子思虑了一个晚上,总算想到了一个即安全又实用的致富办法。

    月妖族特有的灵魂讯息代码严格遵守着豆子的指引,穿过星际,落入一颗碧绿的生命行星之中。

    这颗碧绿的生命行星在自己的轨道上匀速转动。在它的四周包裹着一层生机盎然的氤氲之气。这层气犹如一层薄膜将星球上的一切物质与宇宙隔离开来,使星球生态自成一体。

    居住在这颗星球上的生命一抬头就能看到一片绿莹莹的天空。

    天空中,无数的飞行物来往穿梭,看似混乱,实则秩序井然。

    各种类型的生物驾驶着各式各样的飞行机器,似舟的,似碟的,似球的,圆的方的扁的,不一而足。甚至有巨型的堡垒飘来荡去。

    有的坐在布皮飞绫上把酒言欢;飞绫四周自然形成一层透明薄膜,为绫上之人遮风挡雨。

    有的骑坐飞禽背上,飞驰之中,不时塞点吃食进飞禽口中,说上两句话,好像两个好朋友一般。

    大多数人形生物脚下轻踏着或长或短的兵器形飞行器急匆匆赶路。其中,又以剑形飞行物居多。

    这些生物身上的衣物或者头饰上光华自然流转,挡开破空飞行形成的气流和轰鸣,保证他们的头发丝都不会被拂起。美女们的裙裾更是纹丝不动。

    “啊!”几位人类女孩突然尖叫起来。原来她们因为欣赏旁边飞剑上的绝美人类少年,一时看得痴了,以至于忘了控制身下的方形飞毯。飞毯突然下坠,女孩们性命在千钧一发之间。

    那绝美少年冷漠地瞟了一眼急速下坠的女孩们,便看向前方,速度不减,绝尘而去。

    “王八蛋,别让我逮到你!”一个身材魁梧的兽人冲绝美男子的背影骂了一句,脚下舟形飞行器放下一变,垂直而下,险险地在女孩们坠地之前,抓住了她们。

    “他对你们做了什么?”兽人愤愤不平。

    “他好帅啊!”女孩双手捧心,双眼迷离。

    “他的眼睛好像极地的冰山,我全身都要被冻结了。”这个女孩边说边急速颤抖身子,不像被冻结了,倒像是被电得不轻。

    “大叔你认识他吗?可以介绍给我们吗?人家好喜欢啊!”

    兽人无语。这些女孩没救了。
第六章 危难章节目录第八章 外星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