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遇劫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遇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男孩平安弱弱地说:“如果你想请我为你提供此项服务的话,服务费一千。”见豆子有暴走的趋势,他立即改口道,“五百。只要五百!”

    “滚!”

    就这样,豆子终于名正言顺地成为了豆子。豆紫馨这个大名彻底被扔入了废纸篓。

    “我恨死我的那些小伙伴了!”豆子哀嚎,就是因为总是被人叫豆子,她都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的名字就是豆子了。才会造成在用宇宙通用文字输入时的错误。

    “一万多星币而已,要不改过来。这钱我帮你出。”南宫郁劝慰道。

    “不。我还没有享受过服务呢,凭什么让他们白赚我的钱?”豆子嘴硬。她心里已准备出血挽回自己的错误了。

    男孩平安补刀说:“就算改了名,也会在曾用名一栏显示现在的名字。”

    那还改个毛线啊。豆子彻底郁闷了。

    “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无所谓。我知道你是紫馨就行了。”南宫郁安慰道。

    平安号在遗弃之地外游弋了两圈后,启程返回蛮荒之地的孤漠星。南宫郁见识过那里的混乱,但孤漠星却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座有星际空间跃迁站的星球。除它之外的另一座有星际空间跃迁站的星球,平安号至少要飞三年才能抵达。

    豆子对于孤漠星的理解就是三不管的边境地带。人族、妖族、魔族都不管。各族人口混居,黑势力猖獗。

    “我们进入星球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星际空间跃迁站,立即离开这里。”南宫郁说。他很紧张。平安号不能直接降落到星际空间跃迁站上空,那样会被视为挑衅,会遭到守卫攻击。

    若是他自己,他不会这么担忧,但带着豆子,情况就不一样了。他被抓了顶多就是被切盘做菜,区别就在于是生吃还是红烧。女孩被抓了有多凄惨,他不是没见过。

    人类女性,不是特别强大的女子,若没有人护卫,纵然食不果腹,宁愿去做伎女也不会选择进入战斗区域。而孤漠星比战斗区域不会好多少。

    “紫馨,你记住,一旦有危难,立即启动你身上的传送阵,回地球去。”南宫郁再三叮嘱。

    “你怎么办?”豆子道。

    “不是你不死我就不会死么?你不会让我死的,对吗?紫馨。所以,为了我,你一定要逃走。”南宫郁道。

    “万一他们把你大卸八块煮熟吃了,我想救你也救不了啊。”豆子道。她的生命链接又不是万能的。

    “不会的,我一定能逃得掉。”南宫郁道。

    “你们说得好像我是空气?我平安有那么没用吗?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你们的。”男孩平安拍着胸脯说。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就突兀想起。“我想,他们确实得考虑自身安全了。”

    一个彪形大汉带着他的一身横肉突兀地出现在舱体内,立在豆子和南宫郁面前。

    南宫郁立即将豆子拉到自己身后,单膝跪下,垂首朗声道:“晚辈南宫郁恭迎前辈。”

    “不错,还算有点眼力。”彪形大汉微微点头。“若是你对我不敬,我便可以当场以不敬之罪格杀你,你的这艘飞船就自然成了我战利品,归我所有。嘶……你现在这么乖,你让我如何抢夺这艘飞船呢?”

    南宫郁沉默。能够在平安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突破平安的防御强行进入船舱内,眼前这人的修为至少比平安高出五个位阶。在此人面前,他和平安都没有还手之力。

    在这样荒凉的地方,遇到这种高手,这几率……实在是倒霉之极。

    男孩平安上前恭敬地给彪形大汉行了单膝跪礼。“平安号拜见前辈。禀告前辈,这是我第一次为人类服役。这次服役不是合约制,而是完全隶属。我自当为我的主人力战到死。”

    “哦。原来如此,难怪这小子如此淡定。”彪形大汉手轻轻一挥,南宫郁就被提了起来,悬浮半空。

    豆子单膝跪在地上,死死捂住了嘴巴,才没让自己尖叫出声。联邦宇宙生存指南第3条:见到比自己修为更高势力更强的前辈必须执晚辈礼,不得有所不敬,否则前辈有权予以惩戒,惩戒的方式随意,不排除灭杀。但前辈选择以杀戮方式惩戒的,需要交纳惩戒税。

    惩戒税的多少是根据被杀之人的实力以及双方的实力悬殊程度来确定的。被杀的人修为越低,税收越少;双方实力悬殊越大,税收越高。

    豆子悲哀的发现,她和南宫郁的命都很不值钱。她猜,这个大汉杀了他们之后只需缴纳不到一万星币的费用就能逍遥法外。还不如一次改名费贵。

    男孩平安站起身来,说道:“前辈,请放下我主人。否则我将视为您对我的主人进行了攻击,我将开始反击。”

    彪形大汉手一松,南宫郁就重重地摔落地上,但南宫郁就地一滚就起了身,重新单膝跪下,垂首听命,行动利落恭敬,毫无瑕疵。

    “不错,很有教养。不亏是我们炼器宗的人。”彪形大汉赞赏道。

    南宫郁连忙解释道:“晚辈并非炼器宗之人。不过,这飞船是贵宗门辰海星域分宗南宫星分部的弟子楚枫赠送给我所有,所以飞船外才印有贵宗标志。”他不敢冒充宗门弟子,那是死罪。

    “原来楚枫师弟之物。你,”大汉指着南宫郁,“速速将飞船的控制权交还给我。”

    豆子忍不住插口道:“平安号原本是楚枫师兄之物,但他送给了南宫郁师兄,就是南宫郁师兄的了。前辈,您要去哪里,我们送您去便是了。”

    大汉好像才注意都豆子似的,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我自己的飞船出了点故障,的确很需要一艘飞船送我去某个地方。可惜,那个地方不是你们这些小东西能去的。所以呢,小子,把飞船的控制权交给我。”

    南宫郁不卑不亢道:“晚辈不是舍不得这艘飞船,只是担心那样做了会有损前辈的尊荣。以前辈的身份拿走小辈之物,怕会落人话柄。”

    大汉沉默了一阵,发现自己理屈词穷,说不过这俩小年轻,顿时暴怒道:“老子懒得和你磨牙。我说要这艘飞船,你就必须给。否则,我杀了你,再灭掉这艘飞船之魂,老子把这机器拆了卸下有用的零件修补我的那艘便是。”

    男孩平安被吓了一大跳,惊恐地望了望大汉,又转头向南宫郁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