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五十六章 搬个家

第五十六章 搬个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先用秘钥把传送阵封闭,它现在呈开启状态,容易触发自毁装置。”动手前,平安说。

    “这么复杂?”豆子惊讶了。

    “不然呢?这种高级传送阵,外人只能破坏,偷不走的。”平安鄙视道。

    “怎么叫偷呢?我只是给它搬个家而已。”

    挖地的工作,豆子本来要参加,但被平安嫌弃她毛毛躁躁,怕损坏传送阵,只能闲立一边旁观。

    平安和南宫郁没敢动用任何能量,只是用蛮力一点点的挖出一道圆形壕沟出来。等壕沟挖到五米深后,这才由平安射出一道筷子粗细的光波,从地下五米深的地方平行地切割过去。

    这个传送阵就这样连带着周遭一大片土地一起给挖了出来。

    平安原本要收进自己的仓库将传送阵带走,豆子却自告奋勇要用自己的体内空间来收取。“不要折腾来折腾去,我瞧这土不是很结实,可别倒腾来倒腾去地给弄坏了。我直接给搬到月妖星去。”

    南宫郁知道豆子心急想去看看榕,便道:“嗯,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不用,现在还不知道这东西搬家后好使不好使呢。我体内的传送阵传送范围很小,还不知道能不能传送两个人。等我弄好了,你们再过去。”豆子不是很放心这个搬迁过程的安全性。

    豆子让平安在旁边切割了一块同等大小的土地练习了一翻,觉得十拿九稳了,才释放出妖力,包裹住挖出来的传送阵和它基座下的土地,收进体内空间内。

    从体内空间的杂物架上,豆子拿出了前往月妖星的传送卷轴。她是问了平安这种定位传送阵卷轴大概的模样,花了好几天的功夫,才把它找出来的。谁让她体内空间里的东西太多了呢。

    平安确认了豆子手中的传送卷轴确实是一张固定了目的地的定向传送阵卷轴,南宫郁才允许豆子启用。

    传送卷轴的用法很简单,将自己的妖力注入到传送卷轴中,待充能完成即可启动。以豆子的妖力,用了十几秒钟才注入了足够的妖力。

    定向传送阵启动,豆子原地消失不见。

    南宫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知道豆子是不是真的被传送到了月妖星,也不知道豆子是否身处危险之中。这半年多来,豆子总是在他的安全警戒线内,从未脱离过他的保护。

    她突然之间从他视线中消失了,去到他够不到地方,南宫郁整个人都不好了。焦急、担忧、烦躁!

    “怎么还没回来?”

    “这都多久了?会不会出了什么变故?”

    不出五分钟,南宫郁就问了七八次。平安相当无语。

    豆子触目所及的,全是焦土。满地的枯木桩,轻轻一碰就化作飞灰。地上都是这种木灰。一脚踩上去,地下立即出现一个半尺深的坑。行走其上,比踩在松软的雪地里更艰难。

    这些枯木桩原来并非是砍伐之后形成,而是上面的树冠树枝都化作木灰自行坠落了而已。

    这方空间的空气十分稀薄,豆子没有感受到南宫郁所说的元气。重力比地球要强上一倍左右。奇异的是,无论豆子跑来跳去,都无法带起一点灰尘,即使是又细又轻的木灰,都如同铁砂一般,沉在那里,一动不动。

    天上没有日月星辰,却有温暖的光从天空中散落下来,犹如雨幕一般。

    “榕——”豆子发出一声凄凉的呐喊。

    她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没有回声,更没有回应。豆子循着自己和榕最终剩下的两片绿叶间的生命感应一路追寻过去。在这颗寂寞荒芜的星球上留下了一串半尺深的足印。

    她变身成了月妖,动用了妖力,全速奔跑,跑了整整三个多小时,累得气喘吁吁,体内妖力几要耗尽,才终于看到了那一抹思念已久的绿。

    这两片叶子那样细小,还没有豆子小手指头大。它突兀地,坚强地,从一截木桩底侧,从厚厚的木灰之中伸展出来。

    豆子小心翼翼地扒开四周的木灰,看到了它犹如豆芽一般细细的根茎。她连忙扒开木灰,找到泥土,将泥土挖出,拍散搓细,一抔一抔的捧过来,围着根茎轻轻堆放。

    以嫩芽为中心,豆子扫出了一片约有四五平米的空地。她弄破了自己的手指,逼出妖血,开始在地上绘制月妖秘法——生长符。

    如果南宫郁在这里,又要苦笑了。那天有南宫郁在,她害怕弄破自己会痛。现在只有她自己,她就变得格外坚强和勇敢。

    地球上有个段子是这么说的:小时候,我们摔倒,向四周看看,有人就哭,没人就爬起来;后来,我们失败,向四周看看,有人就爬起来,没人就哭。

    豆子看来的确是个孩子。

    豆子画符画得很仔细,妖血用了许多。这半年多的妖肉滋补,她的妖血增长了不少,妖力也强了许多。这个生长符又比当初给陈鹏的那个大了十几倍,使用的妖血多了几十倍。效果自然是数十倍的提升。

    生长符才刚刚布下,地上的嫩叶就像撑开的伞,缓缓舒展开来。

    “榕,这样你会舒服点。也能长得更快些。这里的土壤太瘦,下回我从地球上给你带点肥土来。”

    她又在四周搜寻了一翻,把许多焦木桩弄出了木灰,也没有再找到哪怕一小节残留那么一丁点生机的木头。

    或许这两片嫩芽的确已是榕仅剩的全部了。

    豆子忍不住哭了。

    她的泪水落在嫩芽下的土壤里,没入土壤之中。“这里的土也太干了。很久都没有下过雨了吗?”豆子起身望了望,没有发现水源。

    细细一想,自己一路跑过来,都没有看到过任何水源。

    看来只有把平安弄过来探测了。如果这里真的没有水,就不得不从地球上弄些过来。平安一定有办法把海水变成淡水。

    豆子寻了一个距离榕的嫩芽两百多米的地方,仔细将四周的木灰扫开后,这才将带来的传送阵从体内空间里释放出来。这一次,她特别小心,慢慢地将传送阵放到地上。

    取自己心口莲花癍里的血时,她一点都没犹豫。只是她没有南宫郁做得好,南宫郁取血时都没有弄疼她,说一滴就一滴,豆子却不小心弄出了一条大口子,血流不止。痛得豆子龇牙咧嘴。

    她暗自庆幸,幸好中心这个传送阵只有第一次启用时需要滴血认主,以后就可以凭证生命印记开启传送了。不然,可真是传送不起。

    豆子画出糖画龙形密钥,滴入混有熔岩中生物的鲜血,一气呵成,重新开启了这座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