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五十三章 吻

第五十三章 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南宫郁,显然就是金袍男子口中所说的生命力提供者了。

    南宫郁忽然想起自己刚刚被赶出南宫家族时,曾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者。老者教会了他生存之法,还用一桶龙血给他强化肉身。

    他当时追问老者为何要对他好,老者说他俩有缘。他要拜老者为师,老者却又拒绝了。

    他一直很感激这位给予他莫大帮助的老人。

    现在想来,多么可笑!金袍男子和那老者分明就是同一个人。他竟然都没有改变面容,只是让自己看起来更老了一些。或许他原本就很老了,只不过是为了维持自己还在盛年的状态故作姿态用了秘法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中年人。

    豆子握着南宫郁的手,认真地说:“郁,你别听他瞎说。我就是抽他的命给你,也绝不会伤害你分毫。你放心吧。”

    南宫郁点点头。“我信你。”可是我还是恨,我恨这个老混蛋。是他害了我。一切都是他设计的。

    老东西为何不去设计他的那些老属下,他的那些属下中生命力强大的比比皆是。是了,他的那些属下只怕都知道他要死了,恐怕不会轻易上当。纵然上当,恐怕也会有许多手段来对付小月妖,没准会挑拨着小月妖掉头对付老东西自己。

    只有自己这种天赋极佳有巨大发展潜力却又懵懂无知的小子,才会轻易上当,又好控制。

    如果不是豆子碰巧有难需要帮手,如果不是他正好有一个有财力又豪爽的朋友楚枫,南宫郁相信自己会傻乎乎地整日修炼修炼再修炼,一直不会来见豆子。

    豆子必定在对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在某个适合的时候,在老东西的挑拨下,将他的命抽给那老东西。

    想到这里,南宫郁不禁冷汗森森。

    豆子知道自己的保证毫无可信度,毕竟事实就是南宫郁的小命掌握在她手里。

    想了想,豆子将探进衣服内,按向了胸膛,不一会儿,她取出了一粒伴生种。“郁,你把它收着吧。”

    “这不是你的……”南宫郁迟疑着接过了这个蠕动着的小茧子。金袍男子称其为姻缘种,是因为在元气宇宙所有人都认为与月妖建立了这种关系的男子都是月妖的情夫。但南宫郁更愿意跟着豆子称其为伴生种。

    “是的。它是我的伴生种。可不是什么姻缘种。你不要多想,我才不会喜欢那么老的老头子呢。”豆子说道。“你收着它。你将来想要给自己找个伴,若对方也同意,你就可以把这个给他吃。但只有雄性才可以,女的吃了会无效。你若不想给任何人,你就藏好它。”

    “我总共只有八个伴生种。你若藏起来一个,即便我将来真的糊涂了,傻掉了,想要杀死你。可杀死你就会同时失去两个伴生者,这对我的损失将非常大非常大。嗯,要是你觉得一个还不够,我再给你一个好了。”豆子将手再次探进衣服内。

    南宫郁连忙制止了她。“不用。一个就够了。我想,或许我将来真的会需要一个帮手。”金袍男子的出现,让南宫郁意识到以后的情况会越来越复杂,多一手准备总是好的。

    南宫郁拿着伴生种,找来找去不知道该放哪里好。“这个要怎么保存?放进储物空间会不会有问题?”

    “这个应该是要吃血维持生存的,你得把它放在血瓶里。”豆子在自己传承记忆里找了一圈后回答道。

    南宫郁把左手衣袖往上一拉,手指间弹出一道冰刃,将自己的手腕划破,在豆子目瞪口呆中将种子塞进了自己手腕皮肤下,再翻出一块止血绷带三下两下缠好手腕,就结束了伴生种的储放工作。

    豆子不禁打了个寒战。这都是什么人啊,在自己的手腕上埋东西跟种豆似的轻松。不痛么?血淋淋的,不恶心么?

    “不是让你藏起来么?”豆子忍不住说道。

    “我信你。”南宫郁把衣袖拉下来盖住伤口。

    豆子看着南宫郁,南宫郁也看着豆子。四目相对……

    豆子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她经常会很痴迷地看着南宫郁。谁叫他长得那么好看!不过南宫郁一般会无视她,假装不知道她在看他。可这一次南宫郁没躲闪,他的目光居然也有些灼热。

    豆子脑子很奇怪地就冒出了许多电视里有过的镜头,貌似这种情况都是要接吻的节奏?于是,豆子毫不犹豫就吻了上去。

    她吻得那么自然,吻那么大方。吧唧一下就把南宫郁的唇亲得结结实实。亲完了自己觉得很得意,望着南宫郁呵呵地傻笑。

    南宫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给整得懵了,如遭重击,全身上下都一通麻软,热浪从下面冲到头顶,红晕一下从脖颈蔓延到脸上。

    等他听到豆子呵呵的傻笑再看到她纯净地毫无异样情绪的眼眸,南宫郁才知道自己多想。对于眼前这只月妖,这样的吻大概和吻父兄的额头一样,仅仅只是表示亲昵。

    “对了,女王陛下说给了我一张可以传送回海露娜小世界的传送卷轴,你们见着了吗?我昨天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豆子忽然说。

    南宫郁更加确定她刚才的举动并不真的是表达某种他以为的情感,不禁失落起来。随即他又自嘲地笑了。怎么会失落呢?自己本来就不希望和她有那种关系。

    再说了,就算用了生长术,她也才一百多岁,距离月妖的五百岁成年期,还差得远。纵然她早熟些,大概也要三百多岁,也就是一百多年以后才会真正动情yu。那时候,他都是个老头子了。

    一股强烈的悲伤情绪一下就涌了上来,南宫郁忽然觉得悲痛得不能自已。原来我和她……原来我们中间隔着一百多年的距离……

    我正风华,卿自幼;卿初长成,我已老。

    “郁,你怎么了?”豆子慌乱了。她第一次见到南宫郁如此神伤。“你没看到就没看到嘛,我又没有怪你。该不会是因为我亲了你吧?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看电视里都那么演的……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豆子急得要哭了。

    “你是错了。我是担心你以后不会再亲我,我才难过。对不起,我不会哄女孩子。”南宫郁抬手将豆子拥入怀中,紧紧抱住。

    豆子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高兴。他这么说,是在表白么?别看她整日瞌睡多,但以前读书的时候没少在课堂上偷看言情小说。谁叫她记性好呢,老师讲一次,她就都会了。

    上班后,因为工作的关系,她也没少躲在田间地头用手机看韩国偶像剧。谁赖烦整日瞅着菜苗?偷懒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