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五十一章 万亿次攻击

第五十一章 万亿次攻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如果她没有被释放生长术,如果她还生活在月妖星,她应该还在吃奶,或许会走路了,或许不会。但必定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幼儿。生长术虽好,却会变相的缩短寿命,减少生命时光,减少修炼学习时间。月妖族一般情况下也不会用在自己孩子身上。

    南宫郁开始理解为何她如此能睡。即便是人类幼儿,一天里多数时间不也是在睡?

    睡梦中的豆子忽然睁开了眼,看到南宫郁后,笑了一下,朝他怀里拱了拱,又睡着了。

    南宫郁的心猛然抽痛。这都过了半年多了,她依然没有安全感。

    “平安,去把方建打一顿。”南宫郁轻声下令。

    平安乐颠颠地回道:“干脆都打一回吧。打一个不过瘾。”

    “好。”南宫郁其实很想杀掉这些人,可又担心豆子接受不了。

    一连好几天,豆子都提不起兴致来,也没有再把录像看下去的想法。

    她整日都闷闷不乐。

    南宫郁变着花样给她做妖肉吃,她都没什么胃口。以前她看到这些食物就挪不开步。

    南宫郁带她去海边玩沙子,去雪山化雪,去花海看花,她都是蔫蔫的。以前她总是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拉着南宫郁东跑西窜,笑声不断。

    南宫郁带她回到养父母家里。豆正南夫妇也发现了豆子的异常。

    “紫馨,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二老很心疼,做了一大桌子菜来哄她。豆子也只尝了几口。

    这一日,平安说:“紫馨小姐,我把那段录像放慢后看了一次,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你想不想知道?”

    豆子兴趣缺缺。

    南宫郁说:“紫馨,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看看吧,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家乡那些强者真正的手段。”

    有些事,南宫郁本不想让豆子知道,可这几天下来,南宫郁发现或许只有激起豆子的斗志,才能让她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回到平安飞船舱体内。

    男孩平安拿起水晶球摄像仪播放了一秒钟的录像。就是装着豆子的时空穿梭器被发送出去到落到地球上的那一瞬间。

    “咦,那是谁?”豆子指着画面中突然出现的金袍男子说。

    平安和南宫郁都不敢直视那人,见豆子居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很奇怪。“紫馨小姐,你不觉得他特别可怕吗?”男孩平安缩着脖子问。

    “没有啊,感觉特别亲切呢。你就是要给我看他吗?他很厉害对吗?有这么一个人出现,我早就猜到了。我的族人只从我身上取下了一粒伴生种,而我明明有三个伴生者。所以在我被解放军叔叔发现之前还发生过一些事,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有什么好稀奇的。”

    豆子起身准备离开。这些录像让她痛苦。她宁可从来没有看过。有时候,无知是一种幸福。

    “紫馨小姐,我说的稀奇事可不是这个。你看,现在我把这一秒钟的录像放慢一百倍。”

    一百秒后,豆子和南宫郁茫然地看着男孩平安。画面中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男孩平安摇头。“不是世界不奇迹,是你没有发现奇迹的实力。”

    男孩平安把录像放慢一千倍又播放了一遍。

    豆子依然什么也没发现,但南宫郁震惊了。“平安再放慢,放慢一万倍。这里这里,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

    豆子提起了精神,睁大眼睛南宫郁所指之处。

    录像被放慢一万倍播放。

    装着豆子的时空穿梭器飞入黑洞。四周一片黑暗。这是在进行时空穿梭了。

    忽然,四周一亮,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落下,拍打在时空穿梭器上。一下、两下、三下……画面再度进入短暂黑暗,然后时空穿梭器出现在了地球。

    这么说来,时空穿梭器在时空穿梭的过程中受到了强力攻击。具体攻击了几下?豆子只看到了三下。

    南宫郁说他看到了十下。

    平安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我看到了金色手掌拍打了时空穿梭器一千次,但是我知道,远远不止这些。榕在历史上那么有名,他的生命层次是紫馨小姐的亿万倍。他和……”

    “不要再说了。”南宫郁低喝。

    “不说我也知道。”豆子眼中有泪。“在你们的历史记录中,榕死了,对吗?无视物理防御的攻击么,我懂。金……”

    南宫郁急忙捂住豆子的嘴。“不可以在谈话中提到他的名字。他太强大了,你只要提起他的名讳,他就能感知到。”

    豆子苦笑。如此强大的敌人,她该如何复仇?

    “好,不说他的名讳。他的攻击每次都会穿透盒子直接拍打在我身上,是吧?我其实被他打成了肉泥,但因为榕和我的生命链接在一起。我每死一次,就会抽走他同等的生命值来复活自己。我死一次,他受伤一次。他那么大的一棵树,一棵覆盖了半个星球的百万年古木瞬间分崩离析,而我那么小,如果不是被反复杀死亿万次,他不会死。”

    豆子的眼泪哗哗流淌,但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可是我的榕并没有死。他就在那里等着我。我们的生命是链接在一起的,我不死,他就不会死。”

    南宫郁和男孩平安都惊异了。榕没有死?

    豆子的笑容无法继续维持,她哽咽道:“我就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把树妖之泪给我,那是他的魂啊!如果他……”

    南宫郁叹息一声。“他只能那么做。如果他的树魂好好的,本体却枯萎大半,那个人必然就会知道他和某个月妖之间建立了生命链接。也必定会知道你逃了出来。那个人必定会穷追到底,到时候……”

    “以那个人的性格,若真是那样,你和榕都活不成。”男孩平安说,“这样挺好啊,在外人看来,榕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不瞒你说,在我们的历史记录里,都认为是那个人杀了他呢。”

    “现在,你和榕都活了下来。植物系本就生机强大,往往只要在根茎里保留一丁点生机,过上一些岁月就会死灰复燃。这可是他们那族独有的保命秘法。我原本看不上这样的本事,不如我们机械族只需要把记忆储存在纳米大的芯片中就行,现在看来,还是他们更强大些,连那位存在都被骗过了。只是可惜……”

    可惜后面的话,平安没有说,南宫郁明白,但他也不会对豆子说。

    其实,豆子心里懂。榕的本体是活下来了,若干年后,他必定会再次郁郁葱葱。他必定还会觉醒一个树魂。但那个魂,还是原来的榕吗?

    见豆子神色黯然,南宫郁连忙指着录像画面说:“紫馨,瞧,还有更精彩的呢。这一位,在我们的世界,也是相当了不得的人物呢。也是不能说他的名讳的那种。”

    依旧是在放慢一万倍速度的播放下,时空穿梭器从高空坠落,破空之时,空气震荡,在高倍显示下,豆子看到了壮观而奇异的景象。

    时空穿梭器落地,打开,孩子“缓慢飘”出,一个符文从小红裙上爆开来,一层蓝色光芒覆盖了孩子全身。孩子开始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