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五章 伴生者

第五章 伴生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溜回实验棚,豆子开始担忧起来。他会不会报警告我敲诈?会不会立即开除我?完了完了,这回玩大发了。我居然勒索了我的老板!

    豆子捂脸。“算了,大不了去工地上搬砖糊口。”

    释然的豆子撑开衣领,低下头。没有发育过的胸脯,雪白,平坦,根本没有肉瘤。

    豆子心念一动,心口的雪肌一阵涌动,五个小指头粗细小肉瘤从肌肤下缓慢升起,片刻之后,犹如五只小红蚕茧安静地趴在她胸口。五只小蚕茧的旁边还有三块莲花花瓣状的浅色红癍。

    三块莲花状红斑和五只小蚕茧攒在一起,形成一朵花状。可以预见,当所有的小蚕茧都变成莲花花瓣状红斑时,她的心口将会出现一朵红莲。

    这些蚕茧可不是瘤子,而是月妖与生俱来的伴生物。每个蚕茧里都包裹着一粒种子——月妖的伴生种。

    吞下月妖的伴生种,就会成为月妖的伴生者。实质上,算是奴隶,生死由月妖掌控。强大的月妖甚至弄像控制提线木偶般控制她的伴生种。

    当然,成为月妖的伴生种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

    从觉醒得少得可怜的月妖传承记忆里,豆子知道,不同月妖的伴生种有不同的作用。

    有的月妖的伴生种是战斗属性的,一旦成为她的伴生者战斗值就会立即飙升数倍到数十倍。

    有的伴生种是强化属性的,她的伴生者所有属性包括力量、体魄、基因等等都会得到数倍到数十倍的提升,废柴也会变成天才。这是最强大的伴生种。有这种伴生种的月妖往往会成为月妖族的王者。

    更多的强化属性伴生种只能强化某一种单一属性,可一样强大。比如,单纯之强化生命属性的伴生种至少能让普通人永葆青春上万年之久。

    说起来,豆子的伴生种给她的半生者带来的既得利益就少得可怜了。

    豆子的伴生种属性是生命链接,不提升战力,也不改善体质。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一缕保命的生命值。只要豆子还活着,只要豆子没有要她的伴生者生命的想法,她的伴生者无论受到多严重的创伤都能保有一口气。

    当然,如果被打成渣、化成灰就另当别论了。

    相对应的,不管伴生者愿意不愿意,都会与豆子共享生命,甚至不以豆子本身的意志为转移。

    就是说,如果豆子受到伤害,小到擦破点皮,大到脑袋破碎,豆子的身躯都会不自觉地吸取伴生者的生命力量来弥补她的损失,使她迅速恢复。

    作为伴生种的主人,豆子只能选择吸取哪个伴生者的命来补自己的命,而不能选择不吸。

    如果豆子不作选择,她的躯体会自动按份从每个伴生者身上抽取等量的生命力量来弥补自身,除非其中某些伴生者的生命值已到了最低值。

    如果豆子只有一个伴生生命,而且这个伴生生命的生命力和她相差无几,她一旦受到致命伤,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的身躯都会立即抽空伴生者的生命力。她活,伴生者死。

    正是这个鸡肋的属性,让豆子从月妖的大劫难中存活了下来。

    虽然豆子没有看见,但她想得到。

    在最后的危机时刻,她的某个亲人用了某种强大的秘法催熟了她的伴生种,通常情况下,月妖的伴生种要在月妖成熟后才会瓜熟蒂落。

    有一个生命力极其强悍的存在吞下了豆子的伴生种,用他的命救了豆子的命。

    豆子把手放在胸口,手指轻轻的按在其中一瓣莲花状癍块上。她闭上眼睛,一阵晕眩感后,她的大脑就像手机接通了视频电话,她“看到”了一片焦土。

    这片焦土曾经繁盛一世。它就是月妖族的集聚地,月妖之星。

    如今,它一片死寂。

    一棵棵枯木桩犹如一张张巨型圆桌纵横交错地插在烧焦的土地上,尚未完全腐烂的树干杂乱无章地倒在木桩之间,时不时地脱落下一大块朽木。朽木落地就摔成粉末。

    通过伴生种的生命链接,豆子很清楚地知道,这方圆数百万公里枯木桩都属于同一棵树。一棵生存了百万年的巨大榕树,它的气根从树干上倒垂下来插入土壤,越长越粗大,数百年后就形如大树。无数气根连绵不断,数百年后,就成了占地数百万公里成天蔽日的一大片森林。

    很难想象吧,大半个地球那么大的一片森林,其实是一棵树。

    他就是在最后关头吞下豆子的伴生种,用自己浩瀚无尽的生命挽救了豆子的存在。

    如果她的生命力是一单位,这棵老树的生命力必定是亿亿万单位。豆子不敢想象自己当时受到了多大的伤害。想来必定是破碎了又破碎,反反复复承受了亿万次死亡,才会迅速抽干了老树的生命力。

    豆子很容易就在枯木桩中找到了一点翠绿。那是两片细小的榕树叶子,蔫蔫地,却坚强地舒展开来。

    豆子抽空了他的生命力,同时,也反哺了他。豆子最终活下来,她的伴生者也因此保留了一缕微弱的生命。

    无论老树曾经多么强大,现在,他都脆弱之极。或许只需要一场风雨,这两片绿叶就会凋零。

    或许他曾经是一只强悍的树妖,会化形为人,会跑会跳,或许他也曾深爱过某人,有自己的情仇爱恨,现在,他只剩下死的沉寂和生的挣扎。

    两行清泪从豆子脸上滑落下来。自从苏醒月妖记忆以来,豆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看”这棵树。每一次,都忍不住要哭。

    或许,整个月妖星,就只剩下她和这两片绿叶了。

    或许,整个月妖族,就只剩下他和她了。

    豆子擦了一把泪水,手指从这块莲花癍上移开,挪到了第二块上。

    豆子立即感应到了一阵灼热。

    是灼热的岩浆,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岩浆之下,某个神秘存在沉睡着,他与老树一样虚弱。

    但他与老树又不同。

    他是在八年前才吞服下豆子遗失在外的两颗伴生种之一的存在。他吞下伴生种的那一刻,豆子的感觉就好像心口被狠狠捅了一剑,生命被强行开了一个大豁口,生命力像流水一般冲入虚空。

    豆子吓坏了,差点就要掐断与这颗伴生种的联系。幸好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秒钟,对方就沉寂了下去。即便如下,豆子也虚弱大半年,似乎半条命都去了,全身乏力,又饿又困。

    豆子对这个神秘存在给予了很大希望,他苏醒之后必定能帮她赚很多很多的钱。据说钻石就是在熔岩里诞生的,豆子一直在幻想这个神秘的伴生者从熔岩里给她捞出一堆又一堆的大钻石。

    到时候,她一定想吃多少肉就吃多少肉。

    到时候,一天杀两头牛,吃一头扔一头。

    最后一个莲花癍,豆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手指放了上去,只不过她的手指有点颤抖。
第四章 绝症章节目录第六章 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