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四十章 吻

第四十章 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南宫郁道:“我收到你要求过来的消息就准备出发了。本来预计需要上百年的。不过,我们那里的星域之间有空间跃迁站,就是和传送阵差不多一样的东西。我进行了很多次传送,才到了距离你们这片星域最近的地方。”

    “即便如此,原本我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飞到你这里。”南宫郁接着把遗弃之地外的特殊情况对豆子说了一遍,又提到了遗弃之地的传说。

    “我当时根本就找不到进入你们这片星域的路径。直到你又一次联系我,我和平安就被直接摄取了进来。我想是先祖们离开这片星空时给这片星空设下的防护。只有得到星空内部生命的邀请或者许可,外面的生命才会被传送进来。”

    “我们被直接传送到了这片星空的中部。平安用了它的最大速度,不停进行空间跃迁,最终也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抵达这里。”

    豆子震惊了。她知道宇宙很大很大,但她依旧想象不出来南宫郁的家乡距离自己到底有多远。

    南宫郁又说:“其实我还不清楚离开时是否有什么特殊要求,或许我们根本无法离开这片星空。”

    “若是节约一点,平安仓库里储存的物资大概够我们用两百年……”

    豆子眨巴着眼睛,没明白话题为何突然转到仓库里的物资上去了。

    南宫郁静等了半分钟,见豆子没反应,补充道:“这片星空几乎没有元气,基本没可能找到可以补充元力的物资……”他停下来,看着豆子。

    豆子正在面前的妖肉较劲,吃得正香。

    南宫郁继续说,“而我们都是元力生命……”

    豆子狠狠喝了一大口汤。“就是说,如果两百年内我们还滞留在这片星空里,你和我都会被饿死,是吗?”豆子知道自己肯定会活过两百年,她要五百岁才成年呢。理所当然的,豆子认为南宫郁会和她一样寿元绵长。

    “我会,你或许不会。”南宫郁道。“你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并没有吃过任何元气食品,可你依旧没事。若不是你因为失去妖血过多,你根本不会晕倒。”

    “可是我这二十年都很饿。”说起过去二十年的生活,豆子这眼泪就大把大把的。“很饿很饿……饿得……恨不得把全天下能吃的都统统吃掉!”豆子咬牙切齿。

    南宫郁道:“所以,我们必须离开。”

    豆子大口大口地吃着妖肉,嚼得很是用力,好像这些肉得罪了她似的。

    过了几分钟,豆子忽然丢开了筷子,抹干净罪,大步走到南宫郁面前,双手按在南宫郁双肩上,很认真地说:“谢谢你!”

    南宫郁不明所以。

    “感谢你不远万里来这里,不,是万万里,无数无数个万万里;感谢你为了我冒着被饿死异域他乡的风险;感谢你救了我;感谢你对我的呵护和照顾。总之非常非常感谢!”

    南宫郁汗颜。若不是生命受到威胁,他绝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曾经无数次祈求一生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豆子用力拍了拍南宫郁的肩膀。“放心!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绝不会辜负你。我保证,两百年内一定会带你回到你的家乡。”说完,豆子在南宫郁面颊上重重地吧唧了一口。

    南宫郁雪白的脸腾地变成了嫣红色。他这是被非礼了吗?

    她亲吻过的地方火辣辣地,好像她的唇就烙在那里。他的心脏猛然加速跳动,全身都僵硬得无法动弹。

    豆子大步离开了。她决定要好好规划下今后的生活。

    该如何安顿养父母?豆子可舍不得养父母在百年内就离开人世,只要她一直供给他们妖血,他们的寿命应该会达到两百岁,直到他们的身体对妖血的抗性达到顶点,妖血对他们的身躯再不能发生作用。

    如果能在离开之后还能快速返回就好了。豆子想起自己的传承记忆中似乎有这方面的记载。她以前因为担心使用妖力被发现就没好好研究过月妖的传承。

    现在是该好好学学的时候了。

    男孩平安出现在南宫郁面前,捅了捅南宫郁的腰眼。南宫郁却没有反应。

    “哈哈,主人你被电到了!”

    南宫郁这才转头看他。

    “地球词汇,意思就是你被她吸引、打动……你动心了……你爱上她了……”

    “胡说什么。”南宫郁站起身来收拾碗筷,捡起筷子却没拿稳,筷子从他指尖滑落,坠落到地板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发出一串轻响。

    “我可没胡说。《探秘人类的爱情与繁殖》一书中就是这么说的,人类对特定的异性出现心跳加速、肌肉僵硬或发软,荷蒙激素分泌瞬间达到极高的水准,身体完成交.配的准备……”

    “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书!”南宫郁的脸红得发烫。

    “这可是我们机械族人类学专家爱德华前辈最著名的著作。”一扇光幕弹出,光幕上出现了一本厚度超过一尺的书。书名赫然就是《探秘人类的爱情与繁殖》。

    南宫郁丢下碗筷,径直离开。

    在飞船内部,想要摆脱平安根本不可能。男孩平安又出现在南宫郁面前。“努力吧,少年!若是你娶了她,就成功完成了从奴隶到奴隶主夫君的完美逆袭。你再也不用担心……”

    “平安,我命令你闭嘴。”南宫郁愤然。他走了两步,又说道,“我命令你!平安,禁言二十小时!”

    男孩平安的脸一下垮了下去,苦闷了。

    豆子对于自己亲吻南宫郁的事,并没有太在意。她经常会这样亲吻自己的养父母,偶尔也亲吻自己的小伙伴们,但这是亲情和友情。

    方家人中不少人已经精神崩溃了,或倒在亲人怀里或无力靠墙半躺半坐,眼里满是绝望。昨晚突然出现的光形态攻击摧残了他们的肉体,也摧毁了他们的精神,吓破了他们的胆。

    方建和方家的几个修为高深的老人虽还能勉强支撑,但饥饿令他们头晕眼花,也是无力站立,只能勉强坐直身躯,极力维持着这一大家人的心神。他们知道若是他们这些主心骨也倒下了,全家就没希望了。

    高墙上,几块墙砖无声无息的凸出来,犹如被拉开的抽屉。豆子站在上面,俯视着下面这些人。

    此时豆子的心情没有臆想中的耀武扬威和趾高气扬,竟然也没有多少得意,反而升起一阵悲凉。这和豆子当初被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来时预想的报复快感完全不一样。

    在外星球的强大能力面前,即便方建这样的地球强者也只能是待宰的羔羊。

    真不知道当初先祖们将地球封印在此处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豆子拂了一把刘海,把这些纷乱的思绪赶开。

    等了好一阵,俘虏们也没有注意到豆子的出现。豆子只得干咳两声提醒他们。

    这下可不得了了。下面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认出了豆子。这些都受过极好教育和培养的人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们原本就认为这一切已经超越了地球的力量,再见到豆子,立即就想到了月妖之祖。

    月妖之祖,这位强大的妖物终于向他们发起了报复!

    他们却没有了反抗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