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小妖养成记 > 第二十九章 醒来

第二十九章 醒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男孩平安跑到南宫郁面前,仰着小脸,一脸严肃。“主人,我不是吓唬你的,是真的。她太能吃了。你想想看,如果她真的如你所说是一只月妖的话,那么她就会遵循妖的成长法则,一日比一日长大,从一只小妖变成一头大妖……她现在就能吃十人份……”

    南宫郁被震住了。

    人类需要不停的自我修炼才能提升实力;一旦停止修炼,修为就会不升反退。也就是说,人类的修炼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魔的修炼是靠吞噬同类,走的是合并路线,小船变大船。

    妖的修炼只需要时间。除此之外,大部分妖还需要食物,一部分妖食物都不需要。也就是说,只要一只妖不死,经过若干年后,他必然会成为一头大妖。妖的修炼是随波逐流,水到渠成。

    这只月妖目前战力菜得可怜,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妖、婴儿妖。若是经过若干年,她成为一头大妖,那一顿该要吃多少东西?按照妖的成长法则,每提升一阶,食物需求量翻倍。

    下一阶,她每顿需要吃二十人份;再下一阶段,她每顿需要吃四十人份;再再下一阶,她每顿需要吃八十份的……

    如此下去,南宫郁忽然觉得头皮发麻。他很清楚,联邦对战力等级划分目前就超过三十多个等阶……

    这哪里是一只月妖,分明就是一头饕餮!

    南宫郁仿佛看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只食物搬运工,每天疲于搬运肉山……

    过一会儿,南宫郁看向小男孩平安,幽幽说道:“你需要向我服役到多长时间?服役期间,我的命令你都会执行,对吗?”

    小男孩平安连连点头。“两百年。因为机械族始祖生命是人类所赐予的,所以每个机械族新生命诞生后必须要卖身给一个人类服役至少服役两百年。服役完成,我们才会获得自由身,才会成为机械族真正认可的族人。”

    “在服役期间,主人的命令我们必须严格执行,但会导致我们生命终结的命令除外。”

    “那么,我的小奴隶,喂饱我主人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南宫郁拍拍小男孩平安的肩膀。

    “嗷——”小男孩平安惨叫倒地,不停抽搐。“我死了——”

    南宫郁极其难得轻笑了一下,尽管笑意很浅,但平安还是捕捉到了。

    “主人,你居然笑了。”

    南宫郁心情相当不错。平安的仓库里存放有足够多的食物,足够他和这只月妖食用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他们在这个期间内离开遗弃之地。以平安的战力,进入战斗区后,必定是大杀四方,还用愁食物问题吗?

    既然她需要他为她获取食物,大概就不需要用他做其他的事了吧,比如说那些令人恶心的……那类事。

    “主人,你想不想讨好你的主人?”小男孩平安凑过来踮起脚尖对南宫郁说,尽管他完全可以飞到南宫郁耳边。

    南宫郁斜眼看他。

    小男孩平安手指头绞来绞去,“你若惹你的主人不开心,你的主人就会惩罚你,而你作为我的主人一定会把这个惩罚转嫁到我身上。对吧?”

    南宫郁不说话,只看着他。

    “作为奴隶的奴隶,我必定是那个最倒霉最倒霉的出气筒。对吧?”

    “所以,我认为很有必要让主人的主人天天开心,这样我的主人就会高枕无忧。我的主人高枕无忧,我自然就能落个自在轻松。”

    南宫郁冲小男孩平安竖起拇指。

    “所以呢,我认为主人你现在必须学习厨艺!”小男孩平安认真说。

    南宫郁抬手打平安,平安躲了过去。

    “学习发艺化妆之类……嗯,就是怎样给一个女孩梳洗打扮,你最好还会唱歌,会跳舞……”

    南宫郁这次拳脚并用,小男孩平安飘来荡去全都闪避了过去。

    “我检索过你的主人的电脑和手机。种种迹象表明,她很在乎吃。她对她那一头长发总是表示无力,她喜欢听歌,喜欢看帅哥跳舞……她喜欢睡觉,嗯,这是个好习惯。主人你只需要准备一张好床就行了。”

    “主人,你看,她每天有十五个小时在睡觉。原本她还需要工作八个小时,现在你来了,她肯定不工作了。不工作做什么,肯定是折磨你呗。你总不能每天带她去杀人吧?顺便说一下,这个世界好像没有战斗区,不管在哪里,杀人都是犯法的。”

    “你必须得会点什么,好哄她开心,对不对?”

    南宫郁停下来站定,指着平安说:“你负责哄她开心。”

    小男孩平安倏地消失,小飞船也从陀螺大小迅速变成桌子那般道。一个毫无感情地机械声音传来:“主人,您输入了无效命令。请重新下达命令。”

    南宫郁用力捶了几下平安,发出邦邦的金属声响。平安明显是在学习这个星球的低智能机器人。

    “好吧,我学。”南宫郁扭揉着手腕,反正技多不压身。

    豆子模糊中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终于吃了一顿饱饭,胃部那种饱饱的感觉舒服极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片朦胧蓝。蓝色轻纱窗帘、蓝色的柔软被子、蓝色的蒙蒙灯光。

    蓝色,是豆子最喜欢的颜色。

    屋子还是她生活了二十年的老屋子,可这蓝色的窗帘和吊灯是怎么回事?

    豆子缓缓坐起身,迷糊地揉着脑袋。手指穿过头发。好奇怪,今天的头发似乎格外顺滑,好像刚刚做过营养发膜护理似的。

    门开了,走进来一位身材颀长的俊美男子。

    黑发黑眼,黑衣黑靴。

    黑发被高高扎成马尾,用一个小小剑形金箍箍着。

    黑眼明亮却清冷。

    这一袭黑衣黑靴很有魔幻风或者说像是游戏人物装扮。修身却不显得紧绷,两排金色滚花纹犹如两条拉链从下巴处笔直向下到衣摆末端。腰间紧扣一条手掌宽的镶金边腰带,衣摆在左右腰侧三寸下开叉,一直垂到膝盖,与长靴就隔了五寸的距离。

    他明明一身漆黑立在门口。豆子却好像看到了一座雪亮的冰山。

    而且,是距离很远的那种。

    因为距离远,感觉不到冷;心里却清楚的明白,它的寒意足以令人冰冻至死。

    好像登上青藏高原的人,遥望雪山,内心立即强烈的升起想要拥抱它的欲望,却又不得不生生止住脚步。

    豆子现在便是如此。

    “你……”豆子不知道是该说“你好”,还是说该说“你来了”。

    她知道他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