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梦起1885 > 第七章 财源广进

第七章 财源广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好官吴大澂开始调用他自己的私人关系,向各地各处邀请人才。他在吉林建厂出师不利,之后曾经描述当时的处境述说道:“臣心焦灼万分,有寡助之憾。幸同知宋春鳌等数员,经臣往复函商,情词恳切,该员等谅臣之苦衷,不惮跋涉,航海而来,其情可感,其志亦可嘉,此调员之难也。”清末时期的大清还是有好人的,只是太少。

    华夏民族历来重气节、重人格,一名学者,一名官员,如果不为民族,不为祖国,就丧失了学者官者的气节;学问的价值是为民、为社会,为国家,为人类服务的;官员的价值也是等同。

    一名学者或一名官员,都必须要剔除自己身上顽固私心,使自己的人格得到应有的表现,国难之时先为国,后为家,再为已;国难之时国如破,家何在,民焉存。

    一个民族为国为民的人多,那这个民族一定很强;一个民族自私自利的人多,那这个民族一定很弱。华夏民族多一些吴大澂,多一些宋春鳌,八国疯狗大小野猪何敢咬,发国妹国倭国何敢侵,清奸傻猪哈巴狗谁敢当,全部给他们弄死,清奸猪也弄死。

    1881年宋春鳌来吉后,不负好官吴大澂所望。如果说好官吴大澂是吉林机器局的创办者,那么,任总办长达15年的宋春鳌,则是吉林局最有功劳的经办人。他在吉林局的历史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要员的确定,使得好官吴大澂能想的更多更远。

    好官吴大澂考虑道:“一厂之中,以匠头为最要。众厂之中,以机器为最要。安设锅炉,非熟手不可,装配机器,非良工不就。教授学徒,钩心斗角,规划图样,置范成模,皆匠头之是赖。该匠头等久在津局沪局,资格尤深,工食亦厚。调赴吉林苦寒之地,视为畏途,人人裹足。或来一两月即托病而归,诸多掣肘。现在局中不乏良材,皆宋春鳌等设法招徕,苦心孤诣,此选匠之难也”。

    据1884年统计,吉林局创建之初合计431人,到1898年合计828人,如此规模,吉林局无疑是当时东北最大的近现代化工厂。为吸引工匠来吉,好官吴大澂采取了高级差和工种差的较高薪酬政策。初期厂局级负责人员月银30两;匠目月银20至30两;工匠月银10两,是徒工的5倍,差额较大。关键部位和危险部位1.3到1.5两日,其他为6到9钱,而非重要岗位工匠日只有3钱多。实行如此高级差和工种差较高薪酬,对于招收稳定外省工匠起到了一定作用。

    然而用高薪就要有财源,就要财源广进,吉林有金有银,好官吴大澂招抚的悍小国矿霸金矿区就产金产银产铜,因此他率先进行高效的机铸银元,在1882年建局初期试铸成足色纹银厂平1两银质样币,后又铸成“吉林厂平银元”1两7钱5钱3钱1钱银币,正铸“厂平X两(钱)”,背铸“吉林机器官局监制”字样,共制5000两而罢,吉林厂平银元是我国采用正规机器铸造银元之始祖。

    “吉林厂平银元”真品存世稀少,为现今银币收藏界十大珍币之一。2007年拍出厂平1元币,达到近万元成交价,百多年升值近万倍;而在2013年网上报价,厂平1元币要到了20万的天价!

    为救钱荒,好官吴大澂又奏请鼓铸制钱“光绪通宝”设四炉,炉日铸制钱9万枚,又仿“龙洋”制银元“光绪元宝”称吉小洋,后增制铜元。期间共铸1元币近475万枚,5角币近772万枚,2角币近2251万枚,1角币近94万枚,总值达近1820万银元,真可为巨额之财。这只是可查之数,无法查之数总共多少?已经没人能知道了。吉林光绪元宝银元”因银色较逊,当时只在东三省通用。

    但是这在当时的吉林,还不能算是钱多的,钱最多的就是“悍小国”矿霸金匪,他们霸占了夹皮沟至王家店一带40多公里的富金矿带,共有大中小采金矿数十处。夹皮沟曾是我国第一大金矿,以盛产优质黄金闻名于世,有“中国黄金第一矿”的美誉,被称为我国有色金属工业摇篮。

    后据统计:从1845年夹皮沟金矿带土法开采岩金,到1940年累计产金3.6万吨,这样的产量是什么概念啊!过去黄金1斤是16两,3.6万吨这是多少啊!还有文献记载:咸丰九年后(1859年)吉林夹皮沟黄金日产量达500余两。那么日产500余两黄金,在当时的年代又是什么样的概念呢?

    咸丰年间白银大量外流,致金银贵铜贱金银价猛涨,最高时达到1两黄金可兑换白银20-24两,1两银兑换1.4-2块银元,1银元兑1200一1600文铜钱,1两银子兑换2200一2500文铜钱(银元成色90%为7钱2分,银元和白银当时民间兑换铜钱数量比较混乱,银和元兑换铜钱数量不对等)。

    在看看当时每天黄金500余两是多少钱?按1两黄金只兑换白银20两最少数算:每天是1万两白银!再按1两银子兑换1.5银元数算:每天1万5千银元!每月高达45万银元左右,每年就是近547万银元的巨额财富!而光绪十二年(1886)清廷的全年财政收入是8千万两银子,全国都要用,可悍小国只是东北边地的很小很小的矿霸金匪,却已拥有如此巨财,却只为自己之私用建私宅扩私院,养私匪卫千余,贿赂官兵占矿争地,成为当时吉林最大的私人势力,误国毁国害民极其严重。

    如此财富不能为国为民为军实在可惜,可叹可恨。悍小国金匪矿霸为祸吉林,数剿不灭,占吉林对岸江南地区自设拘留所、用看守刑具,随时升堂问案,严厉处置各种不听话不服他管之人,杀人都不用走文书,操生杀,行徭役,课赋税,以一人之害为祸数百里之地,握数千户民众之生死,俨然一个游离官府统治之外的独立小王国,外人又称之为“悍小国”。曾几何时,吉林江南百姓只知有悍氏家族,却不知外有国家官府,其为祸之巨可见之惨!一群山货野猪,祸害人的畜生……
第六章 添练各军章节目录第八章 调离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