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正文 第六章 书生(二)

正文 第六章 书生(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个盆地似乎是冥螳螂的老巢,几乎到处是体型大大小小的冥螳螂,密密麻麻,而琴声带着苗毅恰好避开了大量的冥螳螂。

    很显然,苗毅如果不是听到琴音而来,如果是误闯进来的,早就被冥螳螂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琴声停止的时候,他来到了一座寒烟笼罩的湖泊旁,湖水平静,而在湖水之滨,一山峰坐落,琴声突然没了。

    琴声的确停了,因为‘书生’已经停止了弹琴,站在了山崖边,那件朴素的青色披风又回到了他的肩头。

    苗毅没看到他,但是他已经看到了山脚下满头雾水小心东张西望的苗毅。

    书生负手垂视着山下的苗毅,启唇平静道:“无福者无运,入此万丈红尘不死于非命亦空手而归,难近此二十里盆地;非智勇双全者,难近此二十里盆地;非意志坚定者,到此一月之期过半定急归去,何德见我?入此二十里盆地非与我心意相通者难知我音,擅闯定不得善终。十万年弹指逝去,知音既来,为何蹉跎,还不快快上来见我!”

    话音一落,远处的迷雾立刻滚滚而来,站在山顶居高临下能隐约看到的密密麻麻冥螳螂被周围迅速飘来的浓雾给掩盖。

    山下的苗毅是没有听见他说什么,还在小心翼翼地东顾西盼,琴声去哪了?

    看到山脚竟然有人工开凿的石阶,似乎是通向山上的,提着杀猪刀走近,一脚脚慢慢踩了上去。

    一踏上山顶,立刻被一座巨石给吸引,巨石上刻画着一个轻盈舒臂曼妙飞天的女子,尽管是雕像,但是雕刻传神,美丽动人,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仙侠有路缘未尽,血海无涯白骨舟!’

    两竖犹如旁白的血红大字在女子刻像旁,血气森然,气势非凡,不知道在意喻什么。

    飞天女子的容貌很吸引人,不过身处此地的苗毅现在没那个雅兴慢慢欣赏,握紧了杀猪刀继续向前走去。

    前行了十几米,一个负手站立在山崖边的背影让苗毅脚步一停,有点紧张地提着杀猪刀问道:“是你在弹琴?”

    ‘书生’缓缓转身,目光落在了苗毅的身上,审视中。

    一看到对方的容貌,苗毅瞬间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那气质如坐云端,审视他的目光如同在九天之上俯视凡尘俗子。

    “仙人?”苗毅紧张问道。

    书生摇头。

    苗毅又问道:“妖怪?”

    书生再次摇头。

    苗毅突然抬手一拍额头,忍不住笑了起来,发现自己有点想多了,无论是神仙还是妖魔鬼怪,此时的万丈红尘除了凡人,谁都进不来,否则外面那些仙人早就进来了。

    苗毅笑道:“大叔,你长得真好看。”

    书生微微点头一笑,貌似在说谢谢夸奖。

    看到书生身上没有带武器,苗毅稍稍放心不少,问道:“刚才是你在弹琴?”

    “我被琴声吸引而来。”书生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异常平静,挥手指向了不远处石台上的古琴,“只见琴,不见人,不知是谁在弹琴。”

    “呃……”苗毅目光落在了石台上,有点无语,如果不是对方指点,他还真没注意到那么巨大的家伙竟然是琴,走近一看,立刻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不是因为琴的巨大,而是一靠近这具琴就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似乎多看两眼都心惊肉跳。

    “这真的是琴?”苗毅情不自禁地问道。

    书生静静回道:“应该是。”

    “这么大的琴……”苗毅忽然目光一闪,不知想到了什么,左右看看没有其他人,突然张开双臂抱住琴,趴琴上哼哼唧唧半晌,憋得一脸通红。

    书生目露诧异,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看了半晌,大概看明白了,不禁莞尔一笑。

    他没猜错,苗毅已经猜到了这是宝物,因为凡人不可能用这么大的琴,遂起了抢夺的心思,见四周没有其他人,书生看起来也不像是能打架的样子,而且手上又没有武器,自己手上可是有刀的,所以想趁机抢了这具古琴就跑。

    然而让苗毅郁闷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难撼动这具古琴分毫,重得像座山一样。

    实在是搞不动,最终撒手松开了古琴,呵呵笑道:“我试试他的分量,还挺沉的…大叔贵姓?”

    “叫我老白就好。”书生笑了笑,看着古琴问道:“你想把它带出去?”

    苗毅鄙夷道:“难道你不想把它带出去?”

    书生说道:“我也搬不动。”

    苗毅试着问道:“准备回去找人一起抬出去?”

    书生微微摇头道:“我建议你出去不要说这只琴的事,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苗毅表示怀疑道:“为什么?”

    书生轻笑道:“你一路来到这里,没发现很危险吗?如果外面的仙人知道了,就算派人来帮助你抬出去,也一定会让你进来带路。所以我出去后不会提起这只琴,因为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苗毅稍一思索,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先不说大阵即将封闭的曰期,这里面的危险程度自己已经领教过,能走到这里已经算是侥幸,如果被仙人给逼进来带路,能不能活着回去的确是个问题。

    想通了只能暂时把琴的事放一边,瞅着书生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身上狐疑道:“你刚才真的没看见谁在弹琴?”

    “如果你是说刚才,我刚才倒是随手撩拨了两下。”书生走到琴旁,伸出手指拨弄起了琴弦,叮叮咚咚如流水般的琴音再次响起。

    琴音响起的同时,苗毅浑身一颤,瞬间如同魔怔了一样,痴痴呆呆地看着微微颤动的琴弦。

    “你年纪轻轻,为何来这里冒险?”书生头也不回,盯着自己弹琴的五指淡淡问道。

    苗毅则是恍然如梦,人家问什么,自己呆呆傻傻地老实回答。

    把自己想知道的问了个清清楚楚后,‘咚’书生食指一勾琴弦,苗毅立刻从精神恍惚中醒来。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书生掌中已经摊出了一串挂饰,送到了他的面前。

    一根绳子上串着一颗墨绿色的珠子,貌似是挂在脖子上的项链,看着简单,入眼却赏心悦目。

    苗毅愕然道:“送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