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长丰故人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长丰故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而这类侍女不仅仅是心腹,也不仅仅是侍女,往往也是枕边人,没几个主人能忍住不对身边娇滴滴的美人下手。

    贴身体己的人,有心事岂能看不出来,熊啸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蛋,沉声道:“有人欺负了你?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他熊啸有着白莲九品的修为,若不是在实力高强的杨庆手下,做一方山主的资格都有了,这次一旦事成,他一个山主的位置是跑不掉的,何况他又是杨庆的心腹手下之一,所以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春雪摇头道:“没有。”

    熊啸捏住了她的下巴,以不容回避的语气逼问,“说!”

    春雪露出一副伤心欲绝样子,咬唇半晌,才开口道:“山主…”

    “山主?”熊啸吃了一惊。

    如果真是山主杨庆动了自己女人,那自己也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

    不过立马觉得不对,山主杨庆不是那种好色之徒,听说心中早有暗暗恋慕的对象,只因身份背景天差地别无法如愿,杨庆的努力大半都是为了那位红颜,一般的女人根本看不上眼,更不可能对自己心腹手下的女人下手,莫非有别的原因?

    手松开了春雪的下巴,试着问道:“做错了什么?让山主训斥了?”

    春雪知道他会错了意,连忙摆手道:“山主哪会对我这小小丫鬟费心。”

    熊啸也认为是这样,奇怪道:“那是为何?”

    春雪一脸悲痛道:“洞主不要再追问了,那人得到山主垂青,婢子已经不想再追究,也不想连累洞主被山主责怪。”

    原来另有其人,熊啸脸一沉,杨庆麾下,除了杨庆,他还真不见得怕谁,冷冷问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吃了豹子胆的家伙,敢动我的人,说!”

    春雪见他要追究到底,貌似知道瞒不下去了,洞主威严也不容许她再瞒下去,泫然欲泣地捂面道:“苗毅!”

    “苗毅?”熊啸一愣,山主杨庆手下排得上号的,似乎没这个人,不过迅速幡然醒悟道:“是那个刚降的苗毅?他一刚降之人,敢惹到你头上?”

    他有点不太相信,那苗毅败在秦薇薇阵下,此时应该正受秦薇薇节制,哪来的机会欺负到自己侍女头上,估计连照面的机会都没有,莫不是还有同名同姓的人?

    春雪泪流满面道:“洞主忘了我那弟弟是怎么惨死的吗?当年整个长丰城遍寻不着凶手,想不到事隔十多年,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原来这个春雪不是别人,正是黄保长那个献给了仙人做侍女的女儿黄月,也就是黄成的姐姐。

    刚开始看到苗毅与这边的人殊死搏杀,她还没认出来。虽然早年的时候因为都是街坊邻居,她也见过苗毅,但是时隔多年,苗毅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郎,样貌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一时没认出来。

    直到‘苗毅’这个让她刻骨铭心的名字亲自从苗毅嘴中报出后,她才悚然一惊,唤醒了往事,从苗毅的眉目之间依稀分辨出了就是当年长丰城的街坊邻居,那个杀害了自己弟弟的凶手。

    熊啸愕然,这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当时春雪为此伤心了好久,自己还曾督促长丰城主全力缉拿,以安抚春雪,只不过当时那小子逃得快,没逮住。

    他多少有些惊疑不定道:“你确认这个苗毅就是杀害你弟弟的凶手?”

    春雪哽咽点头,“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春雪也不想再计较了,只是想起我那可怜的弟弟,春雪还是难忍心中的悲痛。”

    悲痛之际悄悄注意着洞主的反应。

    熊啸默然,如果换了平常,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他完全可以直接轰杀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这个苗毅如今已经入了山主杨庆的法眼,明显得到了山主的垂青,倒是有点不好乱来,损了杨庆的面子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此事我自有计较,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熊啸抚拍了拍她的后背,两人一起离开了水榭亭台。

    好巧不巧的是,来到大殿外时,面无表情的秦薇薇正好领了苗毅走来。

    熊啸主动向秦薇薇拱了拱手,他的修为虽然比秦薇薇高不少,可秦薇薇却是杨庆的干女儿,是杨庆早年在路边捡来的孤儿,尚在襁褓中就一直在杨庆身边抚养,秦薇薇可谓是杨庆心腹中的心腹,他熊啸也不好怠慢。

    秦薇薇回礼一下,领着苗毅登上了浮光殿的台阶,杨庆要召见苗毅。

    熊啸闪烁不定的目光在苗毅脸上转了转,又落到了咬唇不语的春雪脸上。

    苗毅也和春雪照了面,两人早年虽是街坊,他也认识早年的春雪,可春雪被送走做‘仙人’侍女的时候不过十五岁,如今的春雪已经是年近三旬,所谓女大十八变,变化可比男人大多了,苗毅哪还能认出她是谁,也不会往黄保长女儿头上去想。

    熊啸没说什么,撇下春雪,也直奔浮光大殿。

    山主议事,春雪是没资格进去的,只能去随从该呆的地方。

    大殿内,杨庆高坐在上,少太山各路洞主及蓝玉门弟子分立两旁,熊啸向杨庆行礼后,撇了眼独自站在大殿中央的苗毅,回头站在了自己该站的位置。

    “身上的伤可碍事?”

    身披甲胄高坐的杨庆,看着下站的苗毅,面带微笑地关心。

    苗毅拱起一双虎口绽裂、能见鲜肉、血迹斑斑的双手,回道:“不碍事。”

    高高在上的杨庆一笑置之,手掌一翻,中指储物戒上闪过微光,一朵九枝九叶的琼枝玉叶浮立在他掌中,点点星光浮绕,煞是漂亮。

    苗毅对这东西不陌生,正是‘星华’仙草。

    只见杨庆张口一吹,琼枝玉叶上的点点星光立刻化作两缕星云,飘向苗毅双手。

    苗毅一怔,吹来的点点星光已经附着在了虎口血肉翻开的伤口上,一阵舒爽到了骨子里的凉意从两手伤口上迅速传来,随着点点星光在伤口的慢慢渗入,两手虎口裂开的口子正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不过片刻的功夫,伤口已经愈合如初,令苗毅大感惊讶,都说星华仙草是修行界奉若至宝的疗伤圣药,没想到效果如此匪夷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