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二二六章 大势已去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二二六章 大势已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感觉。

    触及这种感觉后,尽管感受到了八戒的离去,苗毅心中的不舍却渐渐放下。

    不少人伸手去迎接这飘零稀疏落雪般的温暖萤光,连青、佛二人也不例外,任谁都能感受到这萤光中的祥和和无害,不会担心其中有诈,放心敞开心扉伸出手掌去迎接。

    触及萤光的刹那,舍悟迷离,各有滋味涌上心头。

    一点暖光没入掌心,玉罗刹承接的手掌慢慢屈指握紧,却什么也抓不住,目光茫然。

    二位守护玄女伸手迎接住点点暖光后,双双闭目不语,却面泛微笑神色。

    盯着一点暖光没入掌心,白主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一点暖光没入巫行者肩头,闭目感受了一会儿后,巫行者徐徐睁眼轻叹了声,“算歪了,谁能想到,有大气运的居然是不靠谱、最不可能的那个,果真是天机难测。”

    飘零,飘零,星空中的暖光皆消散于冥冥中,轻轻的,悄悄的,再也不见。

    小世界,一处烟波浩渺的湖畔,一座吊脚楼,盘膝而坐的张心湖面色平静,缓缓睁开了双眼,目光清澈,抬头看向了上空。

    一点飘零暖光从天而降,像鸽子身上脱落的一朵洁白羽毛,飘然而来,无声无息地轻轻落在了湖面,在澄清湖面溅起涟漪,一个人影像是溅起的浪花,从湖水中升起,月白僧袍,合十踏波而立,身上笼罩着朦胧光晕,正是八戒。

    张心湖虽然不止一次地见过八戒,但并不知道自己和八戒之间的关系,而八戒那如神如圣的气质亦让他心生敬意,张心湖徐徐站了起来,合十躬身给礼。

    而张心湖从小就是个安静的人,是个看不出七情六欲的人,一向平静待人待事,脸上神色永远都那么安宁,此刻也如此,不知是不是从小受到佛法熏陶的原因。

    一个站在吊脚楼上安静看着八戒,眼神纯净安宁。

    笼罩在光晕中的八戒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父子两个一句话都不说,都凝视着对方的眼神,似乎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什么。

    远处山腰的一座寺庙门口,一道月白身影现身,正是穿着宽大僧袍的血妖,法眼看到了浮立在湖面烟波氤氲中如仙佛般圣洁的八戒,多少有些诧异,不知八戒为何会突然驾临。

    血妖闪身而出,轻飘飘落在了八戒跟前,合十给礼道:“师兄!”

    八戒回头对着她微微一笑,一阵湖面飘荡而来的氤氲遮掩而过,令八戒的模样变得模糊。

    血妖不知是不是错觉,隐见八戒如波晃动了一下,咚一声,化作了一团水球落在了湖面,溅起清波涟漪,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血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迅速挥袖扫开氤氲,的确不见了八戒的人影,但眼前荡漾的波浪又证明不是自己的错觉。

    血妖迅速施法搜查四周,边喊道:“师兄!”

    吊脚楼上,站在栏杆内合十而立的张心湖平静道:“他走了!”

    连声招呼都不跟我打,就这样走了?血妖回头看向他,有点茫然。

    张心湖又心平气和地缓缓盘膝坐下了,波澜不惊地合十,嘴中轻轻念念有词……

    天外天,偌大个地方冷冷清清,只有三三两两的女婢打理。

    九天宫内,月瑶盘膝而坐修炼,一股异样波动让她收功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点暖光似乎随风而来,飘飘荡荡至宫门外,暖光膨胀,化作八戒落地,朦胧光晕中的八戒一脸圣洁笑容看着她。

    “二哥?”月瑶惊讶惊喜,瞬间蹦了起来,裙袂飘飘地提着长裙跑了过去,赤着双足,长发无束飘来。

    若不是顾忌男女有别,再加上知道这二哥特坏,爱动手动脚吃她豆腐,还喜欢说些下流话,下流事也没少干,若非如此,她真的差点高兴的扑上去拥抱。及时收步,站在了八戒面前,保持了点安全距离,防止八戒乱抱她。

    “二哥,你怎么来了?”月瑶瞬间变成了小女孩般,两手背在了身后,噘了噘嘴撒娇模样。

    虽然这个二哥不靠谱,但是从某种程度来说,无赖般的二哥让人感觉更温暖,二哥对她的疼爱从来都毫不掩饰,能让你一清二楚的明白,是属于那种谁敢欺负我家老三立马能高声喊着杀你全家的人,不像大哥老是装什么老成,把一切感情都放在心里,太硬!

    八戒面带圣洁笑意,发出直击人灵魂和肺腑的问话,“苦不苦?”

    不知为何,月瑶瞬间理解了八戒在问自己什么,愣住了,眼眶里渐渐泛起泪珠,渐渐泪流满面。

    八戒伸出手指在她眉心轻轻一点,一滴温暖淌入她心田,舍悟迷离分外清晰。

    泪眼模糊的视线中,八戒犹如随风拔去,飘然腾空而起,渐渐消散于虚空之中。

    抬袖抹了把眼泪,月瑶抬头仰望人影消散的空中,摇头痛哭,伤心欲绝道:“二哥,不要走,二哥,不要扔下老三……”

    “快走!”搀扶着嬴月的左儿对同伴传音招呼一声,趁着众人还没缓过神来,迅速折返而去。

    不逃都不行,妖僧南波没了,凭他们根本无法和眼前大军叫板,想找死还差不多。意气风发而来,仓惶逃窜而去。

    被妖僧南波打成重伤的白娘子放下合十双手,默默眺望了一会儿星空后,又手抚胸口呛了口血出来,继而转身向幽冥龙船方向飘去。

    落到船上,见她似乎伤的很重,吴长、火真君和阴二郎都靠了过来,搀扶的搀扶,拿出星华仙草的则帮忙疗伤。

    突兀出现的妖僧南波又突兀消失,就好像是局外人,不该乱入此场。

    而白娘子又被妖僧南波打成了重伤,似乎也无力再改变眼前什么,一切像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无论是八戒和白娘子,还是妖僧南波,陆续登场,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随着白娘子也重伤退场,双方大军对峙的气氛又渐渐升腾了上来。

    青、佛二人的注意力不在苗毅身上,而在幽冥龙船的白主身上,两人也注意到了白主正冷冷盯着他们二人。

    白主给二人的压力很大,原本打算就算大军战败他们也能顺利退场,如今这份把握却有了不小的难度,没想到白主能这么快从灵山那边赶来,实在是出乎二人意料。然而现在已是骑虎难下,扔下眼前人马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战败和临阵脱逃是两码事,若选择了后者,必然人心尽失,将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那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到了二人这种地步,不到山穷水尽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杀!”

    眼前的局势,八戒的事暂时被苗毅抛掷了脑后,率先挥手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撕毁了眼前短暂的平和。

    “杀!”

    青、佛亦同时下达了进攻命令。

    双方大军立刻爆发出数不清的流光,狂射向对方,刹那轰鸣激战声震撼星空。

    什么佛法祥和,什么如来妙法,什么舍悟迷离,只要七情六欲尚在,只要六根不断,一切都难改。

    苗毅麾下七十亿大军一面正对进攻,另兵分几路包抄合围,围攻青佛十亿人马。

    十万邪灵悄悄再现,借着大军的掩护,抵达攻击前沿,随着一声令下,三箭齐发。无数带着缭绕邪气的流光狂攻一个点,以对付曲长天的方式,快速攻破青、佛大军一个点的防御,盾甲锥龙趁机杀入,直接撕破了敌军的防御。

    顿时杀声冲天,双方大军冲撞在了一起,青、佛大军的防御圈很快全面崩溃,合围人马从四面八方杀入,短兵相接,厮杀进入白热化,血腥惨烈,夹杂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玉罗刹和两位守护玄女已经到了苗毅身边护卫。

    双方中军中的苗毅和青、佛二人目光对视,都积蓄着杀气。

    青、佛二人迟迟不敢妄动,有因为守护玄女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因为幽冥龙船上的白主在虎视眈眈。

    站在船楼上的白主冷眼旁观,似乎在静静等着青、佛二人覆灭,似乎要眼睁睁看着二人自尝当年种下的恶果。

    环顾四周厮杀的大军,青、佛二人心中渐生悲凉,面对敌方绝对优势兵力的围攻,渐渐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大势已去,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步,哪怕在之前追逐苗毅大军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这种末路心境,还有翻盘的雄心壮志。

    两人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终于下定了决心亲自动手,双双提了刀剑联袂杀出中军,一路刀剑砍翻苗毅所部人马,所到之处无人能挡。

    “你不想动手报仇?”船楼上的高冠偏头问了声。

    白主淡然道:“只要结果是一样的,谁动手没区别…不想跟他抢什么。”

    眼见青、佛二人杀入这边,一路劈波斩浪般杀来,没人能挡住,明显是冲中军中的苗毅来的。二位守护玄女正要上前做阻击准备,苗毅却伸手一拦,阻止了二位玄女。

    一旁的杨庆眉头一皱,担心他又要逞匹夫之勇,到了这个地步若再出现什么意外未免也太不值了,赶紧劝阻道:“陛下,不宜轻易涉险!”

    苗毅没理会他,偏头对负责指挥的青月嘱咐了一番。

    青月点头领命。

    苗毅随后招呼了一小部高手护卫,迅速从中军撤出,从一侧脱离了大军的保护。

    青、佛二人果然改变去向,向苗毅所去之地追杀而去。

    PS:看到不少读者留言,我写到这里也心软软的,不想让飞天太早说拜拜,我尽量让剧情详细完结,多写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