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一六二九章 南波师门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一六二九章 南波师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几乎在此同时,苗毅的传音传来,“抓活的!”

    阎修一怔,凭他的修为追上对方的可能性不大,抓死的都困难,还想抓活的?难道大人真的认为凭一张五品破法弓就能撂倒对方?

    然而苗毅的口气笃定,神态傲然,确切事说是傲慢,轻蔑地看着急逃的允明,完全是不把允明给放在眼里的感觉,单臂擒弓,压根没有任何追上去的意思。

    夺了五龙法宝急逃的允明匆匆抹去法宝内允照的法印,烙下了自己的印记,还来不及揣摩驾驭之法,已被身后异常动静给惊的再回头。

    破法弓!他也一眼认了出来,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还是头回见到流星箭上附着有朦胧雾气。

    破法弓的威力他自然是清楚,区区一张五品破法弓就想把他这个彩莲修士给怎么样的话未免太过了。当然,不做任何防御被射中了也必死无疑,破法弓可是天庭那边的大杀器,攻击威力惊人。

    流光射来的速度太快,允明第一反应就是防御,躲是躲不掉的,这玩意能追杀,一只盾牌捞出,拼尽法力挡在了身前,流光瞬间撞中。

    轰!

    冲压之下,流光现形,附着粉红氤氲的流星箭现形,狠狠撞击在了盾牌上,一声巨响当空震撼,箭身上的粉红氤氲惯性冲袭,一片红雾连同盾牌和盾牌后面的人一起给淹没。

    这一瞬间,允明感受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这红雾竟然是近乎实质化的杀气,得多强烈的杀气才能凝聚现形?流星箭上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杀气?

    更令允明心惊肉跳的是,他的护体法罡竟然无法抵御,这玩意竟然类似七情六欲。

    撞击之下冲击而来的粉红氤氲将其淹没的瞬间,允明又再次从粉红雾气中弹出,被流星箭的强大攻击力给震飞了出去,凌空翻滚,却迟迟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

    不是他不想稳住,而是那恐怖的杀气侵蚀入体后,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体表肌肤更是裂开了数不清的口子,鲜血直流,宛若被无数锋利刀片给割开了一般,疼的他浑身发抖,正拼命祛除侵入体内的杀气。

    轰一声之后,流星箭凌空翻滚而回。

    阎修快速追上了一脸痛苦不堪的允明,亦暗暗心惊,有点搞不明苗毅发射出的流星箭上究竟附着了什么东西,居然把允明给弄成了这样。

    眼见阎修杀来,允明拼死自卫,挥刀乱劈,奈何身不由己,已是方寸大乱。

    森幽爪影缭乱一闪,“啊!”允明一声惨叫,一只拿着五龙法宝的手腕已经爆血断开,落在了阎修的手上,持刀那只胳膊更是连肩膀一起被阎修给挠了下来。闪身到其身后的阎修花白头发飘扬,看也不看一眼,森冷,冷酷,反手一爪插进了允明的后背,直接血淋淋扣住了允明的脊椎骨,令其不能动弹,嗖一声,提了人返回到苗毅跟前。

    收了破法弓的苗毅冷冷扫了眼痛苦颤抖且皮肤还在不断撕裂的允明,两手其出,搭在了阎修和允明的肩膀上,迅速施展星火诀祛除两人体内的异物。

    好一会儿,阎修才长舒了一口气出来,几乎一直低垂的脑袋终于正常抬了起来,橙欲对他的影响还是挺大的,令他也有些难以自控,否则刚才最佳的办法就是直接击杀允照,而不会钻入允照体内借机诱杀另两位浪费时间。

    他深知刚才的失误差点惹出麻烦来,若不是在苗毅打不烂能量被击溃前解决了允照,苗毅怕是要自己被打不烂给锁死,只怕一时间也难以从打不烂内脱身,也无法一箭制服允明,而他也无法凭速度追上允明,一旦允明掌控住了五龙法宝再回头,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属下差点酿成大错。”阎修汗颜低头。

    苗毅也不糊涂,心里明白,摇头道:“怪不得你,受到七情六欲影响还能得手,已经是难得。”又看向了阎修手中的允明,冷冷道:“为何对我下毒手?”

    体内强烈杀气已被化解的允明抬起了血糊糊的脸,渐渐露出惨笑,“传言牛有德是天庭悍将,这样都超度不了你,盛名之下无虚士,果真是名不虚传。贫僧自知这回想不死都难,给个痛快吧!”

    苗毅没有跟他啰嗦,这里不是废话的地方,他无法确定慧林星和这事之间有什么纠葛,朝阎修微微偏头,“此地不宜久留,收拾一下走人。”

    阎修立刻收了允明,五龙法宝给了苗毅后,回头迅速清理现场,该捡的东西不好错过。

    苗毅手持五龙金属法球,抹去了其中的法印,打上了自己的,一番细细揣摩后,领悟了其中的驾驭之法。

    只见他单掌托了五龙球在掌心,球体猛然爆出霞光,五条龙立刻如小蛇一般活了过来,渐渐变大,齐齐蜿蜒冲天而起,化作五条大龙绕他快速盘旋飞舞,紧接着飞龙身上再次拖曳上了五色光华。

    欣赏了一会儿后,苗毅再次亮出一只手掌平摊,五条盘旋飞龙立刻一溜风似的窜向他的掌心,扑来的同时,迅速由大变小,再次盘成了栩栩如生的雕龙金属球。

    “六品法宝!”把玩着五龙球的苗毅嘀咕一声,微微一笑,这可是他获得的第一件六品法宝,修为到了彩莲境界刚好也能驾驭,稍作欣赏收入囊中。

    没多久阎修回来,两人迅速冲破苍穹而去,飞速遁离慧林星。

    途中易容后的二人急速横渡茫茫星空,这次没有放出妙存带路,也没有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蓝夜星,蓝夜寺下的一座海岛上,惊涛拍岸,站在海边礁石上的多力罗汉神色黯然,微微抬头,无语望苍天。

    已经两天了,两天时间都没有得到派出弟子的回应,正常情况下派出弟子每天都会和他至少联系一次禀报情况。他自然也联系过,星铃全部断了联系,五名弟子无一再能联系上,预示着死亡。

    可他仍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是其他可能,可是两天过去了,他又旁敲侧问了一下怀玉罗汉其弟子妙存如何,结果怀玉罗汉也正纳闷这事,说联系倒是能联系上妙存,可是妙存没任何回应,也不知跑去了哪里。

    多力罗汉一听,心凉了,五名弟子将牛有德给困住时,就传讯告知了他,说已经将牛有德等人困住了。告知他的意思是汇报说,要将妙存给灭口,他默许了。

    可如今妙存还活着,五名弟子却失去了联系,自然是失手了。

    他有点想不通,五龙珠是他的成名法宝,威力有多大他很清楚,对付一个牛有德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何况已经将牛有德给困住了,怎么还会失手?

    哗啦!一个巨浪拍来,冰凉水雾扑面,令多力罗汉缓过了神来,看着手中紧握的星铃,不禁无奈苦笑一声。

    刚和嬴家那边联系过了,表示自己这边已经失手了,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想求得嬴家的帮助,帮他在天庭那边寻找一个藏身之所。

    谁知嬴家一听如此,立马翻脸不认账了,表示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随后便断了和他的联系。

    很显然,嬴家压根不怕他乱说什么,你说什么人家都能不认账,无凭无证的,凭什么说是我嬴家指使的?如果牛有德死了,他多力捅出这事来,那就是大事了,无论哪一方面都不会放过。可牛有德没死,哪怕大家猜到是嬴家指使的,嬴家死不承认,谁也不能拿嬴家怎么样,现在收留了多力一旦被人发现了那才真是授人以柄。

    可对多力来说则不一样,被嬴家盯上后就没得选择,不成功便成仁,你哪怕恨嬴家恨得要死也没用,你没资格和嬴家那样的庞然大物掰手腕,你就算拼死也伤不了嬴家的皮毛,也没资格和寇家掰手腕,事情一暴露,极乐界要给寇天王一个交代,他只有死路一条。

    “哎!”叹了口气的多力闪身掠空而去,穿破苍穹,不辞而别,遁入茫茫星海深处……

    数日后,一颗云波诡谲的星球出现在苗毅和阎修的眼前,静浮空中的二人暂停观看。

    这颗星球的体积不小,而且是相当的庞大,放眼看去明显有气罩保护,但内里却是阴云密布的样子。

    看了看星图的阎修又回头看向苗毅,“大人,要在这毒星藏身吗?”

    苗毅盯着眼前星球道:“许久以前,在星图还未盛行的时候,这毒星另有一个名字,名叫南无星,乃是佛法昌盛的佛门圣地之一,是一颗钟灵毓秀、洞天福地般的存在,后来南无门收了一个叫南波的弟子,修行中发现这弟子乃异类,将这弟子打成了重伤还是没捉住,让他跑了,南无门遂在名义上将其逐出了师门,斥责那弟子为妖僧,并通报给同道中人帮忙缉拿。”

    “妖僧?南波?”阎修顿了顿,忽诧异:“难道是传说中的星空第一高手妖僧南波?”他在大世界呆了这么多年,隐约也听说过这个人物。

    “没错,就是他,这里曾是他的师门。”苗毅颔首,盯着眼前阴霾流转的星球道:“当妖僧南波再次光临南无星时,南无门的浩劫便来了,也不知南无门当年究竟对妖僧南波做过什么,妖僧南波不但将南无门给血洗,杀了个片甲不留,还将南无星给毁了,打穿地壳,让地火滔天,更在地火中投毒,生生把一颗美丽的星球给弄成了毒星,把美丽变成了丑陋,令南无门再也没有在南无星重建的可能,此后多年更是号令天下四处缉拿南无门恰逢遇劫不在的弟子,可见这妖僧南波简直是把南无门给恨到了骨子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