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一六二四章 恰似故人来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一六二四章 恰似故人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苗毅偏头看着她,这女人,这话,再次让他意外了一把,虽说只是揭穿了真相,可此时此地未免有诋毁蓝夜菩萨的嫌疑。换而言之,这种话一般不会在这个时侯这个地方对外人说,他苗毅自认和这女人没什么交情,是示好还是有什么企图?

    搞不清这女人是什么目的,不过从见这女人第一面时的善意他能感受到,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他当然不会认为这女人是对自己一见钟情,自己还不至于魅力大到这个地步,因此也让他费思量。

    心中所想没表达出来,表面恍然大悟道:“愿力?原来这令天地色变的是愿力!看来这愿力还真不简单,不仅仅是利于修行,深不可测啊!”

    曹凤池笑道:“愿力就是人心,谓之心愿,不但能召集天地灵气,也能掀起天地风云。还有一句话说的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至诚至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心诚则灵嘛。同样还有一句话,人心难测,不就是总镇大人所谓的深不可测么?佛法修心,对这方面的奥妙的确比一般修行中人掌握的更多。”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倒是通透。”苗毅点头受教的样子。

    “既然总镇大人还要留下见识一二,凤池就此告辞,先行一步,来日鬼市再见。”曹凤池稍作欠身,告别转身。

    谁知她口中的‘凤池’二字似乎突然触动了苗毅什么,苗毅突然喊道:“慢着!”

    曹凤池停步转身,笑道:“不知总镇大人还有何吩咐?”

    苗毅眯眼盯着她问道:“你是夏侯家的什么人?”

    曹凤池笑而不语,再次转身而行。

    “夏侯龙城,夏侯虎城,曹凤池,夏侯凤池,龙城,虎城,凤池,龙城凤池,夏侯龙城是你什么人?是你兄长?”苗毅一连串的名字脱口而出,追问。

    “总镇大人想多了。”背对而行的曹凤池头也不回,轻飘飘回了句,旋即飘然而去。

    “龙城凤池…”苗毅盯着她离去的身影嘴中依然在嘀咕念叨,越念叨越觉得有可能,再联想到夏侯虎城对自己的友善态度,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正确。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夏侯龙城就算是两人的兄长,和这两人对自己友善又有什么关联。

    盖因他不清楚夏侯龙城为人虽然混账,但是对凤池和虎城的意义却不一样,别人眼里的混账却是两人眼中无法取代的存在,夏侯龙城的逝去成了两人心中永远难以磨灭的伤痛,苗大官人是夏侯龙城唯一的朋友。

    “大人!”从山下上来的阎修出现在了苗毅身旁,问:“可以动身了吗?”

    苗毅看了看四周,“妙存怎么还没来?”

    尽管他手上有星图,可他毕竟是外人,寇天王的女婿也不便在极乐界地盘上到处乱跑,还是有个佛门中人开路通关比较好。

    阎修闻听立刻摸出了星铃联系妙存。

    苗毅见他手上星铃摇晃许久,皱眉问道:“怎么了?”

    阎修:“没有回复。”

    “哦!”苗毅看向蓝夜寺,“毕竟来客众多,可能有什么事,稍等一会儿再联系吧。”

    两人遂等在了原地,足足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四处客人都走光了,还不见妙存出来,期间阎修数次联系,妙存依旧是没有回应,这让两人不经担心起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然就在这时,蓝夜寺内出来了一行人,为首正是佛家天女装扮的普兰居士,面带微笑带着一众随从朝这边走了过来。

    近前,双方见礼,普兰居士微笑道:“牛总镇可是在等妙存。”

    对方的身份能知道妙存,让苗毅愣了一下,点头道:“正是!居士这是要回去吗?”

    普兰居士:“听妙存说,牛总镇初来极乐界,想在极乐界到处走走看看,正好贫僧也要四处游历,遂做主帮总镇退下了妙存,贫僧为牛总镇引路共游可好?”

    苗毅感觉对方之前在大殿的话在讽刺他,所以心中有些排斥这女人,随口婉拒道:“居士身份高贵,何况男女有别,不敢有劳。”

    普兰居士笑道:“难道牛总镇的身份又能比贫僧差了?至于男女有别,莫非牛总镇没看出妙存是女儿身?”

    这话近乎戏谑调侃,让苗毅心中越发腻味,这么明显了,傻子也能看出自己是在找托辞婉拒,谁想对方压根不当回事,倒是搞的他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至少普兰居士是这样认为的,回头对身后诸人道:“无需这么多人跟着,你们先回去吧,我与牛总镇一见如故,一起游历。”

    可她身后随从似乎有些担心,一人合十道:“居士,还是带两个人在身边吧?”倒不是担心普兰居士在极乐界的安全,在极乐界还没人敢乱动普兰居士,只是目光瞥了眼苗毅,似有所指,似乎对苗毅不太放心。

    普兰居士也不遮掩,直言不讳道:“你们多心了,牛总镇是世知英雄,宵小之事不屑为之,去吧。”

    一群佛家天女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合十退开,最终腾空而去。

    苗毅看着空中离去的人影,自我调侃道:“世知英雄?居士未免也太高看了牛某,牛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天庭那边可是人尽皆知,骂我的人可不少,难道居士真的一点都没听说过?”

    谁知普兰居士毫不犹豫的坚定道:“世人多妄言,众口铄金未必是真相,至少贫僧对总镇大人是有信心的。”

    “哦!”苗毅有点诧异,一回头就对上了她清脆而坚定的目光,很是意外道:“居士对牛某为何如此有信心?”

    普兰居士偏头看了眼阎修,已有暗示的意味,然苗毅却一副没看懂的样子,并未让阎修退下。

    普兰居士稍作沉默,估计判断出了阎修是苗毅的绝对心腹,这才盯着苗毅双眼徐徐平静道:“贫僧出自无相星,说来早年和牛总镇还有一面之缘。那时的总镇大人悲天悯人、风骨侠义、卓尔不群,贫僧当时就认定牛总镇是非常人,之后再闻大人威名,果然成就非凡,如今一见,容颜不改,风采却是更甚往昔!”她脸上的表情是那种追忆当年颇为感慨的样子。

    认识?阎修那张死人脸也明显愣怔住了,看向苗毅。

    苗毅亦瞠目结舌,他之前还胡乱猜测过自己在无相星的时候不知道这女人在不在,没想到竟然认识。

    后退一步,眉头皱了起来,上下打量起了普兰居士,然后有些失礼地盯着普兰的端庄容颜左看右看了下,搜肠刮肚,想了又想,想遍了自己在无相星的经历,真的没任何印象,真的想不起在哪见过这女人。不禁试着问道:“居士的意思是,我们认识?”

    普兰居士含笑点头确认。

    苗毅又摸着下巴嘀咕思索了一会儿,略带干笑道:“我这人粗心,不知居士能否提点一下咱们是在哪见过面?”碰上这种见过的,人家认识你,你却不认识人家,有点失礼,加之对方身份,不免有点尴尬。

    普兰居士也没说他贵人多忘事,淡淡摇头一笑,“记不得是情理之中的,也可见总镇当初施恩并未怀有图报的心思,根本没放在心上。有些事情再提起的话,对总镇或对贫僧也的确都未必是好事。总镇只需知道,若无总镇当年厚恩,也就没有贫僧的今天,贫僧对牛总镇并无歹意。”

    苗毅脸上表情越发精彩了,摸着下巴稍咧着嘴,一副牙疼的样子。

    还受过自己的恩?无相星有什么受过自己恩的人吗?正气门的人?若是正气门的人自己应该有印象才对,何况正气门的人也不可能跑到极乐界出家弄出这背景来。还没有自己就没她的今天?开玩笑吧,自己从未塞过什么人进佛门,也不可能帮什么人到佛门弄到这地位,自己压根没和这边佛门的人打过什么交道。

    他感觉这佛女在瞎扯,可是看对方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何况人家也没必要拿这种事来涮自己,究竟什么情况啊!苗毅有点抓狂,真想不起干过什么无故施恩的事情,不过以前的自己还是挺热血青年的,现在不会干的事情,以前还真有可能会干,他苦笑道:“居士这胃口吊的,不妨再提醒一二。”

    普兰居士淡淡一笑,无意再说这事,话锋一转,“不知牛总镇要去哪游走,贫僧愿为带路。”

    苗毅无奈地抚了抚额头,对方不想说,他也不好逼迫,略带调侃地回敬了一把,“想去灵山看看,不知居士能带路否?”这就好比要去天宫逛逛,当然,天宫的情况和灵山不一样,最次的比方也是要去御园逛逛,问能不能安排一下,御园是谁都能去的吗?

    “灵山!”普兰居士怔住,沉吟中徐徐道:“这个怕是不太方便,不过总镇的背景在这里,要去灵山也不是不行,但可能要容贫僧沟通一番,不能确认以前,贫僧也不敢给总镇这个许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