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一六二三章 寿诞法会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一六二三章 寿诞法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是夸呢还是贬?苗毅心里腻味,呵呵一笑而默。

    久仰大名?其他人闻言亦暗暗憋笑,发现这牛有德还真是臭名远扬啊!

    说久仰大名,大家相信,可‘风采不凡’这四个字一冒出来,大家基本上都当成了是对苗毅的调侃,不少人顿时对这位居士颇有好感,显然是因为看苗毅不顺眼的人太多了。

    话虽然先点到了苗毅头上,不过普兰居士也没有厚此薄彼,其他人也逐一交流了几句。

    而苗毅则保持了沉默,他后面还想在极乐界办点事情,不想得罪这边的人。

    互相交流一番,普兰居士扫了眼苗毅的反应,随后也终止了继续客套下去,“今天是蓝夜菩萨寿诞,贫僧不好再喧宾夺主,不如静待菩萨的法会安排。”

    众人纷纷称是,又陆续散去。

    走下大雄宝殿台阶时,嬴阳瞅了眼苗毅的背影,朝一旁下台阶的多力罗汉靠了过去,传音道:“罗汉觉得牛有德这人如何?”

    多力罗汉偏头愕然一眼,大概也听说过嬴家和苗毅的恩怨,淡淡笑回:“知之不多,施主似乎话里有话?”

    嬴阳:“罗汉又何必明知故问,明说吧,我不想他活着回去,他若回去,嬴某如鲠在喉,罗汉可有办法助我?”

    多力暗暗一惊,“嬴施主是在开玩笑吗?他可是寇天王的女婿,谁敢乱动他?”

    嬴阳:“天庭可左右不到极乐界来,寇天王也不敢和极乐界翻脸,想必罗汉定有妥当的办法。”

    多力:“嬴施主说笑了,贫僧听不懂嬴施主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婉拒了。

    嬴阳却不肯放弃:“条件罗汉尽管提,只要在情理范围内的都可以谈。”

    多力:“嬴施主的好意贫僧心领了,贫僧能力有限,阿弥陀佛。”

    嬴阳冷笑一声,“我听管家言,多力罗汉的能力可不一般,手下弟子众多,消耗不小,天街那边的一些产业可是操办的隐秘的很,为了帮罗汉保密,嬴家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说罢甩袖大步跨下最后一级台阶,多话不说,完全是一副你看着办的意思。

    多力罗汉眉头微微一跳,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默中……

    寿诞法会即将开始,蓝夜寺内众宾客纷纷被请到了寺外观礼。

    四周看起来和平常无异,碧海无边,座座岛屿星罗棋布点缀,苗毅有点搞不懂这是要观什么礼。

    不多久,“咚…咚…咚……”几声钟鸣响彻山巅,钟鸣声止。

    “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

    听过蓝夜菩萨说话的人都知道这声音是谁的。

    蓝夜菩萨不疾不徐地佛经吟唱声突然从蓝夜寺内嗡嗡传出,声音不大,似乎就在你耳边轻轻吟唱,却又绵密飘荡在天地之间,令人不禁四处观望,下意识想寻找这声音将欲飘往何方。

    “咯咯咯咯……”

    紧接着蓝夜寺内传来密密麻麻的木鱼敲击声,敲击声逐渐整齐,化作有节奏的韵律,回应着蓝夜菩萨的佛经吟唱。

    海面上突然也飘来一阵木鱼敲击声,从四面八方的海岛上汇集而来。

    “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

    木鱼声中忽然又传来跟随蓝夜菩萨一起吟唱的声音,四面八方海岛上的吟唱声亦汇集而来,最终节奏吻合,恍如汇聚成了一股音流在天地间回荡不息,而蓝夜菩萨的声音始终在其间独树一帜,令人清晰可辨。

    不知道有多少僧人同颂这经文,但这低吟浅唱中似乎渐渐蕴育出一股看不到也摸不到的冥冥之力,令人心神荡漾,甚至渐渐令人产生一股烦躁感,心中似乎有什么心魔要被催发的破壳而出。

    俗装打扮的宾客四处张望,皆强忍住不耐烦,而一些僧客已经是在合十闭眼,嘴唇微动,不知道在念叨什么东西。

    “咣!”

    突然一道晴天霹雳横空闪掠,震的天地嗡嗡,吓了众人一跳,也在这瞬间解除了众人心中的烦闷之情。

    众人抬头看天,上空霹雳已经消失,但是四面八方的远处天际却传来隐隐雷鸣。众人看去,只见四周天际一圈乌线合围而来,睁开法眼一看,方知是滚滚乌云席卷而来。

    乌云混合着电闪雷鸣推来,风云激荡,很快将天空骄阳给掩饰,上空仅剩的一块碧空也渐渐被淹没,照射在蓝夜寺的一道光柱亦消失不见,最终天地间漆黑一片,仿佛有什么穷凶极恶的妖魔将天地都给吞噬掉了。

    “咣咣”作响的霹雳电蛇不断在翻滚乌云中穿梭,闪电照亮了观礼宾客们的脸庞。

    不知情者譬如苗毅,心中很是吃惊,不知这是何等厉害的神通法术,竟然能掌控天地法相。

    很显然,这天地法相的剧变不是自然形成,明显是人为造成的。

    就在这时,噼里啪啦的雨点从天空砸落,转瞬化作倾盆大雨,众宾客身上立刻涌出护体罡气,抵御大雨。

    很快,在大雨的冲刷下,山顶道道水流化作激流喷射滚冲下山,天降大雨似乎在冲洗整个蓝夜寺一般。

    大雨持续了一段时,众人身后突有霞光出现,皆回头看去,只见一道霞光灿灿的莲花宝座托着闭目诵经法相庄严的蓝夜菩萨不疾不徐地升向乌云滚滚的天空。

    “六品法宝!”苗毅心中嘀咕了一声,目光盯上了蓝夜菩萨的莲花宝座。

    霞光宝座的上空,乌云破开一洞,又空出一圈碧空,闭目诵经盘坐在莲花宝座上的蓝夜菩萨被上空照射而下的光柱笼罩,四周却是乌云滚滚电闪雷鸣,蓝夜菩萨恍如来自光明世界冲破黑暗的救星,那份神奇且圣洁的异景令人下意识有想膜拜的冲动。

    而蓝夜菩萨法驾凌空的吟唱声越发恢弘,凌驾于下方滚滚汇聚的所有吟唱声。

    此时,大雨渐疏、渐小,直至彻底消失,天空上的电闪雷鸣也渐渐偃息,碧空从蓝夜菩萨四周开始扩散,似乎不敢亵渎于她,又像是迫于她降妖除魔的压力,乌云滚滚而退,似乎来自哪又要归去哪。

    天空扩大的光柱再次笼罩蓝夜寺,扩散到整座山,光圈扩大扫向整个海面。

    直到乌云散尽,天空再次晴朗,下方星罗棋布的海岛上突然出现一道道彩虹,以可见的速度神奇地出现,由远及近,一道硕大如天桥的巨大彩虹突兀出现在上空,弧线囊括在蓝夜寺上空。

    而蓝夜菩萨就仿佛盘膝打坐在那道彩虹之上,法相壮美,圣洁到让人莫名感动,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暗暗惊叹的众人忽又陆续回头看向下方的海面,只见海面到处溅起水花。法眼看去,一条条鱼儿跃出水面,弹跳不止,小鱼扑腾,大鱼哗啦冲出水面腾空好远又哗啦溅开水花砸下。

    整个海面热闹沸腾,就像是煮沸的开水一般,各种大大小小的鱼类仿佛在欢呼雀跃庆祝一般,似乎在庆祝蓝夜菩萨还于了他们光明,感谢蓝夜菩萨驱散了笼罩天地的恶魔。

    加之道道彩虹盛景,给人天地焕然一新的感觉,所有人心神仿佛都受到了洗涤,人人皆渐渐品味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玄妙感。

    “阿弥陀佛!”盘坐在彩虹之上合十闭眼的蓝夜菩萨突然宣了声佛号,声音回荡天地间。

    “咚…咚…咚……”蓝夜寺内悠扬钟声回荡。

    木鱼敲击声停歇,经文朗诵声停歇。

    四周忽然一片清净,风声和海面的浪涛声骤然入耳,是如此的清晰可闻,众人皆有一种错觉,似乎有落英缤纷的花香沁入肺腑,令人神清气爽,加之眼前处处的彩虹妙景,那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有劳诸位远道而来观礼,贫僧在此谢过,阿弥陀佛!”蓝夜菩萨在空合十向下给礼。

    众人不管僧俗,皆合十还礼,目睹莲花宝座载着蓝夜菩萨降落回了寺内。

    没有酒宴上的美酒飘香,一场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法会就此结束,也意味着蓝夜菩萨的寿诞庆祝结束了,不过仍让不少人回味无穷,毕竟这种法会场景不是什么人都能经常看到的,实在是别开生面令人回味无穷,没见识过的都算是长了回见识。

    有人开始辞行告别,有人也依然像苗毅这般叹为观止,直到海面上的鱼跃盛况渐渐消失,不少人才渐渐从那妙境中回过神来,再看四周,道道彩虹依然横亘不散。

    “牛总镇,一起回吗?”身后有寇系人员问道。

    苗毅转身笑道:“我准备在极乐界走走看看,你们先回吧。”

    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这边的多力罗汉闻言淡淡瞥了眼苗毅,慢慢转身而去。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先告辞了。”一帮寇系人马拱手拜别。

    “不送!”苗毅拱手一笑。

    这边刚送走几人,曹凤池又走了过来笑问道:“总镇大人要一起回鬼市吗?”

    “我准备留下来见识一下。”苗毅挥手指了指四周的彩虹,笑道:“今天真是大开眼界,未曾想到蓝夜菩萨佛法竟然高深到如此地步,竟能操控天地法相。”

    曹凤池淡淡一笑,看了看四周,换成了传音道:“雕虫小技罢了,汇聚了万众愿力催出来的而已,真正的佛法高深那是仅凭一人之力就能让天地色变,蓝夜菩萨还远达不到这境界。当然了,今天蓝夜菩萨也展现了上下的合力,蓝夜寺上下若不能众志成城齐心合力施愿,也展现不出这奇观,这就是佛法的魅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