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章 万丈红尘(一)
    “别跑!姓苗的,你跑不掉的,给老子站住!”

    三个少年郎,手提长刀,一路奔跑在漆黑一片、异常古怪的山峦之间,不时挥刀恐吓前面逃跑的人停下。

    恐吓没用,前面的人不停,反而跑得更快。

    手里握了把杀猪刀的少年,压根不听招呼,边跑边回头吼了一声,“疯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脑子有病!”

    他能停下才怪了,停下就可能丢了小命,继续狂奔,脚下‘咔嚓’声不断,踩过的地方,黑色的草化作飞灰。

    四周,草是黑色的,树木也是黑色的,所有的植株也都是黑色的。

    不是被染成了黑色,也不是天生的黑色,是全部被碳化成了黑色,十万年前是什么样,十万年后还是什么样,时间在这里似乎已经停止,一切植被如同栩栩如生的黑色雕塑,笼罩在幽迷白雾之中。

    这个宛若幽冥世界的地方名曰‘万丈红尘’,传说十万年前有十万天兵天将横跨浩瀚星空而来,追杀一大魔头至此,奈何大魔头太过厉害,十万天兵天将遂布下这座绝杀大阵,和那大魔头同归于尽在此。

    十万年来,眼前的白雾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诡谲恐怖的血红色,可怕的血雾似乎能吞噬一切,无论是人,还是鬼,或是神,都不敢擅闯此地一步,让一切生灵止步。

    不过每隔一千年,这座绝杀大阵都会网开一面,当血雾变成白雾的时候,普通凡人便能进来一窥神秘,可妖魔鬼怪及其它众生还是无法擅入一步,否则必被这诡异迷雾化作黑水一滩,似乎再强的修士也无法抵御这迷雾的侵蚀,诡异之极,没人能搞懂原因。

    可这里是仙魔最后葬身之所,可想而知仙魔随身携带的东西也定随同仙魔一起埋葬于此,不知引得多少修行中人觊觎。同时这里还盛产一种名为‘星华’的仙草,是修行中人奉若至宝的疗伤圣药。

    每当‘万丈红尘’千年开启一次的时刻来临,便是修行中人蠢蠢欲动的时候,奈何修行中人无法进来,于是利诱凡人进来搜集,不管是谁,只要能找到仙魔遗物和‘星华’仙草,便会将其无条件收入仙门。

    可这里还有一种怪物,传说是给仙魔守陵的怪物,嗜血,杀人如草芥。

    所以不是走投无路之人或者是亡命之徒,谁会跑这里来冒险?成仙也得有命享受啊!

    苗毅不是走投无路的人,也不是亡命之徒,他只有十七岁,年纪不大,可也不小了,当地在他这个年纪娶妻生娃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相中了自家杀猪摊对面豆腐店老李家的漂亮女儿,找了媒婆去提亲,豆腐店老李搞清楚状况后,直接把媒婆轰了出来,两家就隔条街住对面,谁不知道谁啊,一个杀猪小子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还有两个小累赘要养,还想娶自己女儿?

    媒婆能把死人说活也没用,老李婆娘骂了半天街,一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的话免不了。

    不提亲还好,一提亲对面老李家立刻防苗毅如同防贼一样,不让从小和苗毅光屁股玩大的女儿再和苗毅见面,怕被苗毅给拐走了,两家算是彻底断了来往,邻里之间翻脸就是这么快。

    苗毅也谈不上多喜欢老李家的女儿,只因家境没那心思谈情说爱,只是随当地风俗而已,不成就算了,也没当回事,不过这事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早已过世的养父母生前待苗毅不薄,留下了一对儿女,苗毅不想让弟弟妹妹步自己后尘,恰好‘万丈红尘’开启,他想进来给弟弟妹妹拼一个前程。

    谁想啊,刚跑进来没多久,便被老冤家黄成和其狗腿子赵氏兄弟给盯上了,啥事也没干,光顾着逃跑开骂了。

    四周迷雾轻绕,迷雾中零零散散来冒险的人们陆续回头看向你追我赶的四人,多少一愣,似乎没想到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敢跑到如此凶险的地方打闹。

    “这小子属狗的,真能跑。老大,跑不动了,歇歇吧!”

    赵氏兄弟中的老二赵行梧气喘吁吁一声。

    其兄赵行魁也对黄成喊道:“是啊,老大,歇歇吧。”

    黄成自己也跑不动了,伸手撑住一块石头,大口喘气。赵氏兄弟也停在了一旁。

    苗毅也累得够呛,见后面的人不追了,也伸手撑住一块大石头,扭身一屁股坐下了,咧着喘气的嘴巴,指着三人直摇头道:“黄成,你有病没病,想找事也不看看地方,都活得不耐烦了?”

    黄成手中长刀在石头上‘铛铛’敲了两下,指向苗毅,“要怪就怪你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杀猪的屠夫,也想成仙?也想踩到我黄家头上来?爷今天是来以绝后患的!”

    他老爹是长丰城城主手下的保长之一,大名鼎鼎的黄保长,分管的辖区就包括苗毅家。他从小就和苗毅不对头,老是在苗毅手上吃亏,奈何这是小孩子打架,就算是他老爹也不好仗势欺人,否则街坊邻居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你。

    这次获悉苗毅要来‘万丈红尘’冒险,立刻惊得蹦了起来,家里有背景都吃不住苗毅,要是让苗毅成了仙人还得了?

    打死他也不愿意让苗毅踩他头上,于是纠结上两个狗腿子来了,想下毒手!

    苗毅瞅了瞅三人手上明晃晃的长刀,喘着粗气问道:“你们真的想杀我?”

    三人相视诡笑,黄成看看四周,阴阳怪气道:“这里不是城里,死个把人很正常,谁知道是谁干的?”

    苗毅震惊了,双方从小打架,顶多打个头破血流,双方还从来没有弄到过要宰了对方的地步,毕竟律法不是摆设。

    “**有病吧?敢跑到这里来追杀老子,还用得着怕老子成仙?”苗毅难以置信地指向四周。

    言下之意很简单,你们敢跑这里来冒险,自己找到宝物交给仙人自己就成了仙,还用怕他成仙?

    “切!”黄成不屑一声,看看四周,貌似不甘。

    他不知天高地厚倒是想这样干,可他那个被老爹找关系送到仙人身边做侍女的姐姐不知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严厉警告他不准蹚这浑水,至于为什么则不肯透露。

    他家也正是因为有个姐姐在仙人身边做侍女,他老爹才混上了保长的位置。

    “乖!别闹了,快回家吧。”苗毅摆摆手,提着杀猪刀站起,转身而去。

    黄成一怔,瞬间怒了,把自己当小孩了,挥刀喝道:“给我站住!”

    “追得上我尽管追,这里面有多危险你们也知道,只要你们不怕死。”

    苗毅扔下一句话,继续走自己的,懒得理。

    黄成看看四周,貌似才反应过来几人已经跑得很深入了,再深入下去的确很危险。

    他们本来尾随苗毅进入此地是想偷袭的,奈何这鬼地方的草都被碳化了,走路‘咔嚓’响,还没靠近就被苗毅给发现了,结果一不小心跑了这么远。

    “行,你跑,姓苗的,你有种尽管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反正你家里还有两个小的,回头收拾他们也一样。”

    黄成不敢再往里跑,却一副流氓样,在那耍无赖威胁。

    此话一出,苗毅脚步一停,缓缓转过了身来,对方说的没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万一自己真的回不去,到时候这几个畜生肯定要欺负家里的老二和老三。

    见威胁有效果,赵行魁立刻一脸猥琐地对黄成火上浇油道:“他那小妹是个美人胚子,皮肉水嫩,剥光了……”

    “闭嘴!”

    对方越说越下流,还配上了不堪入目的动作,苗毅怒了,挥刀指向三人,咬牙切齿道:“找死!”

    黄成一脸戏谑地向苗毅招手,“有种别跑,来呀!我站在这里等你。我就是来找死的,来呀,来杀我呀!”

    苗毅憋住了怒火,面无表情地盯着三人,没有做出冲上去拼命的举动,嘴唇绷得紧紧的。

    放平常,他从小杀猪也有把力气,一个人打他们三个的事情不是没干过。可如今三人手上都拿着刀,自己没有刀枪不入的本事,被捅上一刀不是开玩笑的,把命陪在这三个畜生的手里不值得。

    见他没反应,三人顿时嘘声连连,喝倒彩,骂苗毅窝囊废,什么玩意吓唬人。

    苗毅却把目光投向了三人身后陆续赶来的其他冒险人,其中一个手持长刀的虬须大汉虎背熊腰、鹰视狼顾透着一股狠劲,一看就不是善茬。

    苗毅嘴角勾了勾,泛起冷笑,等到那些人靠近后,他突然挥刀大喝一声,“把仙草交出来!”

    黄成三人一愣,以为苗毅吃错了药,随即发现不对,发现左右到来的那些人都迅速停了下来,一个个目光叵测地盯着三人,那一双双古怪的眼神让三人心里发寒。

    见三人都是毛头小子,年纪都不大,有人开始挪动脚步,向三人靠了过来,不管真假,准备先搞清楚了再说。

    “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没有仙草,我们是来找他算账的,不是来采仙草的。”黄成慌忙解释。

    可这话也得要有人信呐,跑到这丢命的地方找人算账,开什么玩笑,几个毛孩子当大家都是白痴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