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萌女御仙道 > 第七十六章 继位大统

第七十六章 继位大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混蛋!放开我。”叶潇潇急的掉眼泪,她没对任何男人动过心思,可也不代表不对这方面有着同普通少女般的希冀,不管什么方式,她觉得不要这么强迫式的!

    被撕扯衣服的这一刻,叶潇潇将木熠全数的缺点都挑了出来,利用家人威胁逼迫他人的小人,专横耍滑的无赖,欺负女人的禽兽...!条条款款罗列在叶潇潇心中,一气之下,叶潇潇在他脸颊处狠狠咬了一口。

    这次是死了心的咬,想将他的皮都咬下来!可木熠没给她这个机会,将叶潇潇上下颚一掰,她就像个被人操控的皮影般没了折。

    疼痛的冲击更加引发了木熠的魔性和血性,他双眼通红,闪烁着红色的锯齿纹路,若影若线,嗜血的死盯着叶潇潇。一个猛推,将她推在地上,跟着自己俯身欺身跪下。

    叶潇潇羞愤的望着四周的仆人,就算他们什么都没做,光是这个暧昧的姿势也够她羞愤欲死了。

    “你,你要干什么。”望着木熠眼中升起的火焰,叶潇潇心中咯噔一下,心跳都感觉快要停止了。

    而木熠好像已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深邃的眼眸对视着叶潇潇的眼睛,手自然而然的解着叶潇潇一层一层的外衣。

    “不要,求你,不要这样!”叶潇潇见木熠就像走火入魔了一般,只管手上的动作和盯着她,其它什么也没到似的。

    而周围的奴仆,自觉的全都放下手中的活隐身不见了踪影。

    叶潇潇羞愤的抓着地面冒起的杂草,眼泪汪汪的被木熠按住不能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层层被剥落。

    “银铃,银铃,呜呜...”叶潇潇不知道该怎么办,银铃也没有回应她...

    “世子。”一个男声响起。

    叶潇潇扭过头去仿佛看到了曙光,“救我,救救我!”

    暗夜走过来一记击在了木熠的脖子上,木熠猛的清醒,看暗夜在旁边,连忙把衣服给叶潇潇披上。

    “你滚!”木熠拂袖一挥,暗夜被挥得大老远。没看到他在干什么吗?竟然敢打扰他,还差点让外人看到了叶潇潇的身子!

    暗夜忍住疼痛立刻爬了起来,跪在地上,“世子,魔尊今晚召见各位世子去魔域正殿...这时辰就要到了,属下许久未见到世子,只好来寻了。”

    “我知道了。”木熠站起来整了整衣服,望了满脸泪痕的叶潇潇,大步流星的走开离去。父王召见不是闹着玩的,他木熠天不怕地不怕,还真有点敬畏这个老家伙...这个逼死他母亲的人...

    叶潇潇抽泣的穿好了衣服,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药园子。

    一个飞身眨眼间,暗夜就随着木熠来到了魔域正领地。

    一路没有多话,木熠也没有问暗夜魔尊为什么邀各个世子来这,他清楚魔尊的个性,他心中决定的事没必要对任何人交代,每次都是等大家一起到齐了才宣布答案,比他还独裁的一个老家伙!

    走近正殿门,木熠的所有哥哥弟弟们都已经到齐,坐在各自的位子上。见到木熠,都望了望台上正襟危坐的魔尊,阴笑的看着他。

    “对不起父王,我有点事耽搁来晚了。”木熠走上前不紧不慢的道,罚就罚呗,他又不怕。他那些哥哥不就是等着自己失宠吗,可惜他就知道怎么搔到魔尊的养处...

    “没事,坐吧。”敢作敢当,没有找任何理由,这正是自己欣赏这个儿子的其中一点...看来今晚要宣布的决定没有错。

    “是。”木熠在大家冷冽目光的注视下大方的坐到了唯一的空位上,暗夜则站在他身后等候。

    大家各心怀鬼胎吃喝了一点桌子上的东西后,终于迎来了他们今晚想听到的声音。

    “今天叫你们来,是要宣布一件事情,”魔尊顿了顿声,所有在吃喝的人也停了下来,静静等待魔尊的下文。“据占卜师测,不久六界就会因神兽的苏醒有一场大浩劫,我必须闭关修炼我魔族的至尊秘术‘火吟诀’,或许在那场浩劫中能保我魔族躲过一劫,所以再过些时间准备好后,我就要卸下身上的重担,挑选魔界的下一任魔尊,交由他打理魔界的大小事务,我将潜心钻研修炼。”

    “父王,您还身康力健,何必交出这魔尊之位,”坐在首位的大世子木堂道:“父王要潜心修炼,让我们所有兄弟共同打理魔界就行,这魔尊之位还是不要交出的好,否则你以后出关了该怎么办呢?”木堂自然不想魔尊实施这个决策,因为他平时极不受父王灌注,这下一任魔尊定不是他,如果平摊下来那他也能享受一点权力了!

    可惜魔尊看都不看木堂一眼,依然我行我素的道:“这魔尊之位我就交给木熠,大家以后好好辅佐他。就算我以后出关了,这魔尊之位也还是他的。”

    “谢父王!”木熠没有丝毫推脱,站起身来敬了魔尊一碗酒。本担心叶潇潇的事该怎么处理,这个曾经参与盗取月灵珠,后又被自己放走的女人,若是被父王知道了,定不会饶过她。而现在,只要再等一段时间,整个魔界就是他说了算!

    他一定会快速把权力全部揽到自己手中,任是魔尊这个老家伙知道后也拿自己没办法。

    “恩,好了。献舞。”魔尊干下了一碗酒,大手一挥道。

    木堂又悻悻坐回去,这下一切都完了...而父王居然从头到尾没看过他一眼,满眼都是他的弟弟木熠!他身为嫡长子,却比这个不知比自己小了几百年的弟弟差了多远,不管是武功还是父王的宠爱,他样样都比不过。

    顿时,一阵琴音绕梁,恍若预示着天上的仙子要下凡。

    在这阵琴声的铺垫中,接下来门外又是漫天飞舞的紫色花瓣,不仅伴着视觉冲击,还传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光是这开场,就足足吊够了众人的胃口。

    一个低沉的音符落下,一卷紫纱自门外出现,从外铺里面,一位隐匿在紫色面纱后的少女抱着一把凤鸣琴踏着绸布而来。